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NEJM:阿司匹林或能防肝癌!分析5万名乙肝丙肝患者数据发现,服用阿司匹林与肝癌风险降低31%,肝脏相关死亡风险降低27%有关

作者:小D|2020年07月01日| 浏览:756

一代神药阿司匹林似乎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身为药物界的不死之柳,它可不会就此沉沦。

近日,哈佛大学的Tracey Simon和Jonas Ludvigsson等人分析瑞典50275名乙肝或丙肝患者的数据发现,服用低剂量的阿司匹林与肝癌风险降低31%,肝脏相关死亡风险降低27%相关。该研究发表在NEJM上[1]。

而相比于此前在中国台湾地区进行的研究,该研究进一步明确了服用阿司匹林的时间越长,与病毒性肝炎患者肝癌风险越低相关。相比仅短期服用3~12个月阿司匹林的病毒性肝炎患者,服用3~5年和5年以上阿司匹林与肝癌风险降低34%和43%相关

论文通讯作者Jonas Ludvigsson(来自wikimedia.org)

阿司匹林抗癌这事并不稀奇。此前在中国香港进行的研究就发现,每日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与多种癌症发生率降低相关。机制上,阿司匹林可以通过调节生物活性脂质等许多途径预防癌症[2],还能阻止血小板帮游离癌细胞抱团,降低肿瘤的转移能力

在各种癌症中,肝癌可能是与阿司匹林关系最密切的癌症之一了。肝癌中,星形细胞过表达COX-2,产生炎性的肿瘤微环境,促进了肿瘤的形成和生长[3],这正是阿司匹林抑制的靶点之一。此外,阿司匹林还可以通过抑制肝内血小板激活脱颗粒,预防肝纤维化和肝癌

不少流行病学研究也显示,阿司匹林与肝癌发生率降低相关[5-8]。不过这些研究,大多都没有统计一些关键的肝癌风险因素,比如肝硬化、抗病毒药物的使用等等。

(来自pixabay.com)

这次,研究人员利用瑞典传染病监测登记局等处的数据,对服用阿司匹林和病毒性肝炎患者肝癌风险的关系,进行了更为严谨的研究。

在排除了同时患有艾滋病或已经得了肝癌的患者后,研究一共纳入了50275名成年人,平均年龄42.7岁,有33.8%为女性。这些人中,13276人是乙肝患者,36999人是丙肝患者,14205人服用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的每日剂量为75mg或160mg,服用者都持续服用了至少3个月。其中7955人患有冠心病,12358人至少有一种心血管风险因素,比如糖尿病、血脂异常、肥胖和高血压。总的来说,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相对年龄更大,男性更多。

(来自wikimedia.org)

在中位7.9年的随访中,有1612人被诊断为肝细胞癌,5017人因肝脏相关的原因死亡。

研究人员分析数据发现,服用阿司匹林的人,10年累计的肝癌发生率为4.0%,而不服用阿司匹林的人为8.3%,差异十分明显在排除其它肝癌风险因素的影响后,阿司匹林服用者的肝癌风险比不服用阿司匹林者低了31%

服用阿司匹林的人肝癌发生率低

相似的,阿司匹林服用者的10年累计肝脏相关死亡率为11.0%,不服用阿司匹林的人为17.9%服用阿司匹林的人肝脏相关死亡风险也比不服用的人低了27%

而且,阿司匹林的使用时间也跟肝癌风险密切相关。相比仅短期服用3~12个月阿司匹林的患者,服用3~5年和5年以上阿司匹林与肝癌风险降低34%和43%相关在随访期间停止服用阿司匹林的人,肝癌风险和肝脏相关死亡风险也比持续服用的人高了22%和31%

服用阿司匹林时间越长的人,肝癌和肝相关死亡风险越低

不过,要服用阿司匹林来预防肝癌,还得看看它会带来多大的风险,比如阿司匹林最常见的副作用——消化道出血。特别是,肝病患者本身凝血功能就比较差,再加上阿司匹林的抗血小板作用,可别没得肝癌就先大出血死了。

好在,根据研究人员的分析,服用阿司匹林的人和不服用阿司匹林的人,10年累计消化道出血率分别为7.8%和6.9%,并没有显著的差异。而且,即使是发展到了肝硬化代偿期的患者,服用阿司匹林也没有表现出额外的出血风险。可以说是很安全了。

但出于严谨考虑,研究人员还是建议,在把阿司匹林纳入肝癌预防指南之前,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估它在整个肝病谱系中的潜在风险。

 

参考文献:

1. SIMON T G, DUBERG A-S, ALEMAN S, et al. 2020. Association of Aspirin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d Liver-Related Mortality.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J], 382: 1018-1028.

2. Beloribi-Djefaflia S, Vasseur S, Guillaumond F. Lipid metabolic reprogramming in cancer cells[J]. Oncogenesis, 2016, 5(1): e189-e189.

3. FODERÀ D, D’ALESSANDRO N, CUSIMANO A, et al. Induction of apoptosis and inhibition of cell growth in huma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ells by COX‐2 inhibitors[J].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2004, 1028(1): 440-449.

4. Malehmir M, Pfister D, Gallage S, et al. Platelet GPIbα is a mediator and potential interventional target for NASH and subsequent liver cancer[J]. Nature medicine, 2019, 25(4): 641-655.

5. Petrick J L, Sahasrabuddhe V V, Chan A T, et al. NSAID use and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d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the liver cancer pooling project[J]. Cancer Prevention Research, 2015, 8(12): 1156-1162.

6. Sahasrabuddhe V V, Gunja M Z, Graubard B I, et al.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use, chronic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2, 104(23): 1808-1814.

7. Simon T G, Ma Y, Ludvigsson J F,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aspirin use and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 JAMA oncology, 2018, 4(12): 1683-1690.

8. Lee T Y, Hsu Y C, Tseng H C, et al. Association of daily aspirin therapy with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J]. 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19, 179(5): 633-640.

 

头图来自wikimedia.org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奇点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柳叶刀》子刊:少壮不减肥,老大易患癌!230万人数据显示,青少年时期肥胖与中年癌症风险上升26-27%有关 | 临床大发现
上一篇

《柳叶刀》子刊:少壮不减肥,老大易患癌!230万人数据显示,青少年时期肥胖与中年癌症风险上升26-27%有关 | 临床大发现

根治性化放疗后的III期肺癌患者从PD-L1单药维持治疗中持续获益
下一篇

根治性化放疗后的III期肺癌患者从PD-L1单药维持治疗中持续获益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