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话题

首页 - PD-1话题 - 双靶向,连环杀:肿瘤完全缓解,患者长期生存

双靶向,连环杀:肿瘤完全缓解,患者长期生存

LensNews

作者:萝卜

有时候,萝卜医生觉得非常无奈,因为很多观点我已经反反复复、颠来倒去讲过好多遍,但是病友还是喜欢盲目攀比、喜新厌旧——比如说,最近又遇到好几个病友明摆着有基因突变,而且有合适的靶向药可以用,但是他们偏偏不听,一定要换成PD-1抗体。

一个EGFR突变的肺癌病友,易瑞沙、特罗凯、凯美钠、阿法替尼、9291都可以用,他偏不,一定要先试一试PD-1抗体:“靶向药容易耐药”——好吧,难道PD-1抗体就不会耐药么?!

一个KRAS野生型的免疫组化和基因检测都提示为MSS的肠癌病友,爱必妥联合化疗或者贝伐联合化疗,都挺好的;PD-1抗体的有效率几乎为零,但他偏要用PD-1抗体:“化疗副作用大“——好吧,难道PD-1抗体一点副作用都没有;实话告诉你,萝卜医生手上用PD-1抗体的病友,截至目前,因为副作用已经死了3个!

一个HER2扩增的乳腺癌病友,赫赛汀、帕妥珠、T-DM1、拉帕提尼都可以用,他偏不,而且已经买好了一冰箱的K药、O药和T药,问我先试哪一个:“PD-1抗体能长期生存“——好吧,难道靶向药就一定不能长期生存?!

今天,萝卜医生要用一个具体的例子和一个国际多中心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告诉大家:选对靶向药,照样可以疾病缓解、长期生存。

这是一个HER2扩增的晚期乳腺癌的病友,靶向药治疗前后的片子。这个54岁的阿姨诊断的时候就合并了巨大的肝转移(左图中红圈内都是肿瘤),已经没有手术机会。但是,这个阿姨非常遵医嘱,听从医生的建议用了两种靶向药(赫赛汀+帕妥珠)以及一种化疗药(多西他赛),三种药物一起用,结果非常好:乳腺部位的肿瘤完全消失,肝脏的肿瘤片子上看已经缩小了75%以上,剩余的部分,看着也没啥活性了。

接下来,她的主管医生安排了一次“激进“的外科手术:原发灶的乳腺切除(虽然已经没有肿瘤了,还是切掉放心)+看着似乎还有肿瘤的左侧肝脏切除:结果令人喜出望外——不管是乳腺还是肝脏,都已经看不到癌细胞,肿瘤完全缓解!截止作者发表论文的时候,该患者已经健康生存了好多年(右图是患者术后3个月拍的片子,肝脏非常干净,看不到一点肿瘤的痕迹)。

双靶向药+化疗,连环出击,精准打击,肿瘤完全消失。有的病友会说了,这个方案或许就让这一个病人获得了长期生存,只是个案,纯属偶然,有啥好吹牛的。那么,让萝卜医生告诉你一个有808名患者入组、全球多中心参与、三期随机临床对照、平均随访时间为49.5个月、结果发表在最顶尖医学杂志NEJM、成果被欧美国家指南推荐的重磅研究。

这项研究,就是对比“帕妥珠+赫赛汀+多西他赛“和”赫赛汀+多西他赛“治疗晚期乳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是压倒性的:双靶向药+化疗,总生存时间是56.5个月;而单靶向药+化疗,总生存时间是40.8个月……双靶向药+化疗,延长了14.7个月,一年多呢!

而且,从上面的曲线图中可以看出来,到5年的时候,双靶向药+化疗这一组依然有接近45%的患者是活着的;甚至可以预期,有一部分病人将长期生存……

晚期的、全身转移的癌症病人,接近一半活过了5年,难道你还要说靶向药是没有用的么!

 

参考文献:

[1]Schoellhammer HF, Hsu F, Vito C, Chu P, Park J, Waisman J, Kim J. Complete pathologic response of HER2-positive breast cancer liver metastasis with dual anti-HER2 antagonism. BMC Cancer. 2014 Apr 4;14:242
[2]Swain SM, Baselga J, Kim SB, et al. Pertuzumab, trastuzumab, and docetaxel in HER2-positive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 2015;372(8):724-34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