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吴一龙教授:中国人领衔的重磅研究,易瑞沙或可用于肺癌早期

作者:小D|2017年11月23日| 浏览:9592

 

这一次,来自中国的声音刷爆了世界肿瘤临床医生的朋友圈。

这一次,发声者是中国临床肿瘤医学的骄傲,IASLC杰出科学奖获得者,吴一龙教授。

这一次,吴一龙教授花了7年时间,把他亲手带入中国的肺癌靶向药——易瑞沙运用到了术后早期肺癌患者身上,让早期肺癌患者也可以受益于精准医学的进步

这一次,让我们为吴一龙教授喝彩,为精准医学的进步喝彩。

11月21号,权威临床杂志《The LANCET Oncology》全文刊登了一篇临床研究报告:ADJUVANT研究(CTONG1104)。在报告中相信各位咚友都看到了熟悉的医生名字。

事实上,ADJUVANT研究是由中国肺癌界领军人物吴一龙教授牵头、联合全国27家中心共同参加、历时8年完成的大型Ⅲ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

这个临床研究的结果可以说是肺癌治疗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开创了EGFR靶向药物用于完全切除的肺癌患者术后治疗的先河,也就是说,有EGFR突变的早期肺癌患者,手术之后使用靶向药易瑞沙比使用传统的化疗药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

这对早期术后的肺癌患者意义是重大的。大家都知道肺癌患者病情发现的越早越好,早期肺癌患者经过病灶完全切除后,也就意味着藏在体内的定时炸弹暂时被清除了,病情暂时缓解。

但即使病灶完全切除后,并不意味着术后的肺癌患者可以高枕无忧了。仅有分期为1期或2A期的患者在病灶完全切除后复发概率较低,其余术后患者都有可能在术后5年内发生肿瘤复发。

因此,手术后医生会根据患者情况进行辅助治疗,防止复发。通常情况下这类辅助治疗为短期的全身化疗,为的就是彻底除掉隐患,赶尽杀绝。这种手术之后给予的治疗手段称之为辅助治疗。

对于肺癌来说,标准的辅助治疗手段是含铂双药化疗。不过,毕竟化疗的副作用很大,影响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现在,吴一龙教授的临床结果为肺癌精准医学的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EGFR突变的早期肺癌患者,使用EGFR靶向药易瑞沙相比化疗更合适!

有趣的是,2002年起,正是在吴一龙教授的努力下,易瑞沙得以进入中国,帮助了数百万肺癌患者。如今,吴一龙教授的临床试验证实:易瑞沙或将成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术后辅助治疗的一个重要选择。

 

临床设计:

招募了222位2-3A期的肺癌患者,都有EGFR敏感突变(19外显子缺失或者L858R)。然后,这222位患者平均分成两组,一组直接使用易瑞沙治疗,每天250mg,使用两年;另外一组使用化疗药(顺铂+长春瑞滨),三周一次,一共使用四次。

 

临床结果:

经过长达36个月的随访,研究人员发现:

对于易瑞沙治疗组,中位无病生存期(mDFS)高达28.7个月,意味着50%的患者在28.7个月的时候肿瘤没有复发。

对于化疗组,中位无病生存期(mDFS)只有18个月,意味着50%的患者在18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复发。

两组数据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具体数据如下图:

 

副作用:

使用易瑞沙治疗的患者,发生三级以上严重副作用的比例只有12%,而化疗组高达48%,易瑞沙也相对安全。

所以,这个临床数据提示:对于早期有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使用易瑞沙进行辅助治疗,肿瘤更不容易复发,副作用也更小。对于2-3A期EGFR敏感突变的早期肺癌患者,这个临床试验,在全世界范围内,首次证明易瑞沙比化疗在延缓肿瘤复发方面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

作为肺癌大咖,吴一龙教授一直走在肺癌临床和科研的做前沿,前段时间也给出了全球首例,利用一代和三代EGFR TKI联合治疗AZD9291耐药的肺癌患者的病例,详情参考:吴一龙:全球首例,一代和三代EGFR TKI联合治疗AZD9291耐药肺癌患者

期待,更多来自中国的临床试验数据,更多的造福中国患者。


参考文献:
Wen-Zhao Zhong, et al., Geftinib versus vinorelbine plus cisplatin as adjuvant treatment for stage  II–IIIA (N1–N2) EGFR-mutant NSCLC (ADJUVANT/CTONG1104):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3 study. Lancet Oncol, DOI: 10.1016/S1470-2045(17)3072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HDACi再立新功:晚期癌症中位生存超5年
上一篇

HDACi再立新功:晚期癌症中位生存超5年

MDT会诊:上万病例,生存率提高10%
下一篇

MDT会诊:上万病例,生存率提高10%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