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100多年前很少见的肺癌,怎么就成了中国第一大癌症?

作者:半夏|2021年11月19日| 浏览:792
目前肺癌,是全球公认的头号癌症杀手。
但其实,在大概150年前,肺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
1878年,德国的科学家发现,在所有的癌症中,肺癌只占1%;但到1927年,也就是大概30年后,肺癌的患病率上升到14%。
据统计,2018年中国新确诊肺癌人数约78.7万,这意味着,中国每5个新确诊的癌症患者中就有1个是肺癌。
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是怎么修炼成“大魔头”的?

图片

图片来源:123RF

一切,还要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说起。
那时候,吸烟开始流行。将军们常说 :“打赢这场战争需要什么?烟草和子弹!”
1918年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业气体和粉尘、汽车尾气和汽油、煤炭燃烧、焦油路面扬灰、吸烟等问题飞速增加。
1929年,德国科学家发了一篇论文,证明吸烟对肺癌的影响。然后,他还在德国开始了一场反吸烟的运动。
1930年,有科学家认为空气污染是肺癌的又一种可能诱因。
还有人认为,某些职业的人在工作中接触的化学物质也可能导致肺癌。比如葡萄酒中的含砷化合物,石棉、矿山和冶炼厂中的镍和铬。
1940年,当人们意识到烟草的危害时,肺癌已经成了死亡人数排名第二的癌症!
而那些喜欢吸烟的人早就成瘾了,就算相信吸烟有害健康,也不想戒烟。
甚至还有医生和一部分人坚持认为“吸烟不是肺癌的病因”。所以,吸烟的人还是越来越多。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45年后),美国和欧洲的吸烟率达到了顶峰。在某些烟草广告中,甚至还能看到医生提倡吸烟。
1950年,英国科学家发文指出,在短短的25年里,肺癌的死亡病例增长了14倍!
科学家还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肺癌的分型也发生了变化。
在早期,主要的肺癌分型是鳞状细胞癌,主要起源于上皮细胞;1961年首次发现了腺癌。
于是,科学家开始研究香烟中的致癌物质,焦油、尼古丁、亚硝胺等走进大众的视线。
肺癌的死亡率这么高,我们该怎么办?

图片

图片来源:123RF

中国肺癌发病率及病死率都居恶性肿瘤之首, 5年生存率只有19.7%(也就是,只有五分之一的患者能活过5年以上)。
怎么才能逃脱肺癌的魔爪?最重要的还是预防和早期发现。
肺癌的筛查是从1950年开始的。1970年后,研究人员开始用胸部X光片和痰细胞学检查筛查肺癌。
20世纪90年代,有科学家首次提出肺癌筛查的新方法:低剂量螺旋CT(LDCT)。
1992年,美国早期肺癌行动计划(ELCAP)启动。研究人员找了1000名无症状的高危人群,每年给他们做胸部X线筛查和低剂量螺旋CT筛查。
最后发现,低剂量螺旋CT检出肺癌的灵敏度比胸部X线高,而且查出来大多是早期。
随后,美国肺癌筛查公布,筛查可以降低肺癌死亡率,给早诊早治带来了希望,世界各国也开始考虑推荐用低剂量螺旋CT来做肺癌筛查。
中国也开展了不同类型的低剂量螺旋CT肺癌筛查项目。
2009年,中国将肺癌纳入了“农村癌症早诊早治项目”,启动了中国肺癌高危人群筛查工作;
2012年启动的“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里,肺癌也是筛查项目之一。
因为大部分肺癌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所以《中国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指南(2021,北京)》建议:
  • 50-74岁人群,应该每年做一次低剂量螺旋CT筛查;

  • 肺癌高风险人群应进行肺癌筛查。

肺癌高风险人群指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人群:
(A)吸烟,吸烟包年数(每天吸烟的包数[每包20支]×吸烟年数)≥30包年,包括曾经吸烟包年数≥30包年,但戒烟不足15年;
(B)被动吸烟,与吸烟者共同生活或同室工作≥20年;
(C)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D)有职业暴露史(石棉、氡、铍、铬、镉、镍、硅、煤烟和煤烟尘)至少1年;
(E)有一级亲属确诊肺癌。
除了早期筛查以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图片

图片来源:123RF

《中国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指南(2021,北京)》中指出,规律的运动、多吃新鲜蔬菜水果,可能有助于降低肺癌的风险。

多运动
和低运动量的人群相比,高运动量人群的肺癌风险降低了13%;
在高运动量人群里,如果曾经吸烟,或现在还在吸烟,肺癌风险可分别降低32%和20%。

多吃蔬菜水果
和水果和蔬菜吃得最少的人相比,食用量最高 的人群患肺癌的风险降低了14%。
其中,高蔬菜食用量者 ,肺癌风险降低了8.0%;高水果食用量者 ,肺癌风险降低了18%;每天增加100g蔬菜和水果食用量 ,与患肺癌风险分别降低6.0%和8.0%相关。
2000年前后,肺癌的治疗方法也发生了革命性改变。
起初,对于早期肺癌患者来说,手术是一种相对安全有效的方法,但对晚期肺癌不适用。
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快速发展,人们终于能从更为微观的角度去理解肺癌。
目前,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让肺癌的治疗思路有了很大的改变。再加上早期筛查的进步、戒烟意识的提高,相信未来能有越来越多的人逃离肺癌的“魔爪”。
 

 

[1] Spiro, S. G., & Silvestri, G. A. (2005). One hundred years of lung cancer. 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172(5), 523-529.

[2] Witschi, H. (2001). A short history of lung cancer. Toxicological sciences, 64(1), 4-6.

[3] Chung, M., Tam, K., Wallace, C., Yip, R., Yankelevitz, D. F., & Henschke, C. I. (2017). International Early Lung Cancer Action Program: update on lung cancer screening and the management of CT screen-detected findings. AME Med J, 2(8).

[4] 韦梦娜, & 乔友林. (2020). 低剂量螺旋 CT 肺癌筛查研究进展. Chinese Journal of Lung Cancer, 23(10), 875.

[5] 赫捷, et al.,(2021). 中国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指南(2021,北京). 中华肿瘤杂志, DOI: 10.3760/cma.j.cn112152-20210119-0006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e药环球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PD-1与PD-L1的6大区别
上一篇

PD-1与PD-L1的6大区别

面对“癌中之王”,只能举手投降?
下一篇

面对“癌中之王”,只能举手投降?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