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2022 WCLC 热点——局部晚期NSCLC相关研究进展

|2022年08月15日| 浏览:1199
约1/3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在初次诊断时已是III期,然而尽管积极地采用了标准治疗,但局部晚期NSCLC患者的临床结局仍然不佳,III期 NSCLC 的5年总生存(OS)率约为20%[1]。大多数患者在根治性治疗后最终复发,超过60%的复发表现为出现远处转移。因此,肿瘤治疗预后的生物标志物等相关指标探索成为临床研究热点。
2022年世界肺癌大会(WCLC)于2022年8月6-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本文整理编辑了关于局部晚期NSCLC疾病风险预测和治疗相关的三项研究[2-4],现分享给各位读者。

NADIM II研究:治疗前ctDNA水平可显著预测OS和PFS[2]

(摘要号:MA06.03)
根据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报道的NADIM II试验发现,与单独化疗相比,新辅助纳武利尤单抗(NIVO)加卡铂化疗改善了可切除IIIA期NSCLC患者的病理完全缓解(pCR)率,没有增加高级别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并提高了手术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最近批准了新辅助NIVO联合化疗用于可切除NSCLC(IB期肿瘤≥4cm或淋巴结阳性IIIA期)患者。但是在临床上,目前缺乏能够预测疾病进展和死亡风险的指标。
NADIM II研究纳入可切除的临床IIIA期(根据AJCC第7版)NSCLC,ECOG PS 0-1,且无已知EGFR/ALK突变的患者。在治疗前,所有患者采集血浆样本中的循环肿瘤DNA(ctDNA),并进行二代测序(NGS)分析。之后,这些患者随机接受NIVO 360mg+紫杉醇200mg/m2+卡铂(AUC=5)的新辅助治疗,每21天(+/-3天)为一个周期,治疗3周期,随后进行手术;或接受紫杉醇200mg/m2+卡铂(AUC=5)治疗,每21天(+/-3天)为一个周期,共3个周期,然后进行手术。手术后,经病理评估证实为R0切除的患者在术后第3-8周(+7天)开始辅助给药NIVO(480mg Q4W),持续6个月。
在从54例患者得到的治疗前血浆样本中,有52例(91.4%)检测到基线ctDNA,并发现肿瘤大小与之显著相关(P=0.006)。并且,治疗前ctDNA水平与无进展生存期(PFS)和OS显著相关(表1)。与高ctDNA水平的患者相比,基线时低ctDNA水平的患者PFS(HR=0.19,95%CI:0.07-0.52,P=0.013)和OS(HR=0.13,95%CI:0.04-0.45,P = 0.001)改善显著。

该研究结果显示,基线 ctDNA 水平可有效预测疾病进展和死亡风险高的患者,并可协助制定相应的后续治疗。

表1.不同基线ctDNA水平患者的PFS和OS的风险比(HR)
图片

ESPATUE研究长期随访数据更新[3]

(摘要号:MA06.08)
2015年,ESPATUE 试验结果显示,对于可手术切除的III期NSCLC,经放化疗治疗和手术切除治疗的患者5年OS和PFS相似,且治疗效果均良好(Eberhardt et al, J Clin Oncol 2015)。而随着肺癌领域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III期NSCLC患者经历了长期生存(LTS)。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PI)的新治疗原则对不同肺癌分期患者的LTS均显示出一定的影响,因此,需要重新评估ESPATUE试验的数据集,以寻找最佳的局部治疗方法。现研究人员随访了该试验中直至2022年1月所有仍存活的患者,根据随访结果更新了LTS数据,并报告了不同的治疗策略和竞争死亡风险。
ESPATUE研究从2004年1月到2013年1月共入选246例患者,这些患者接受3个疗程顺铂+紫杉醇诱导化疗治疗和45Gy放疗+顺铂+长春瑞滨同步放化疗治疗,治疗结束后共有161例患者(65%)经多学科讨论评估可行手术切除,这些可手术切除的患者被随机分到继续接受65-71Gy的放化疗组(A组,n=80)或手术组(B组,n=81)。
在末次随访(2022年1月)时,246例患者中有37例仍然存活,仍存活患者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29个月,A组存活患者为15例,B组存活患者为16例。随机分组后的5年OS率为A组[43.8(32.7-54.2)],B组[43.2(32.3-53.6)];10年OS率为A组[28.3(18.8-38.5)],B组[29.9(20.2-40.3)];p=0.70。随机分组后的5年PFS率为A组[30.0(20.4-40.2)],B组[29.2(19.7-39.4)];10年PFS率为A组[23.3(14.6-33.1)],B组[19.8(11.8-29.4)];p=0.94。
表2总结了两组的竞争死亡风险:首次肺癌死亡(DfFLC)、治疗相关死亡(TRD)、共病死亡(DfCMB)、非肺癌继发性癌症死亡(DfSCwLC)、继发性肺癌死亡(DfSLC)。

表2.竞争死亡风险
图片
III期NSCLC患者的LTS率显示出令人鼓舞的5年OS、PFS率和10年OS、PFS率,而且在以手术或放化疗作为根治性局部治疗时,两者之间是没有显著差异的,两种治疗都是非常好的治疗方法,均可作为预后良好的治疗策略。同时,竞争性死亡风险分析显示,在DfFLC、TRD、DfCMB、DfSCwLC和DfSLC中,两组之间没有相关差异的明确信号。DfCMB和DfSLC被证明是局部晚期NSCLC患者的主要长期风险指标。这些重要的III期数据可以作为基线信息,与包括CPI免疫治疗在内的未来可行的治疗方案进行对比。

一种深度学习模型可有效预测NSCLC新辅助免疫治疗中的MPR[4]

(摘要号:MA06.09)

在NSCLC患者中,有相当大比例的患者不能通过新辅助免疫治疗实现主要病理缓解(MPR)。一项多中心队列研究利用CT图像构建并验证一种深度学习模型,来预测接受新辅助免疫治疗的NSCLC患者的MPR。
该研究纳入2019年1月至2021年12月在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接受NSCLC新辅助免疫治疗后接受根治性手术的患者,共274例,回顾性收集了新辅助治疗给药前2周内的基线特征和胸部CT图像。其中,上海市肺科医院的患者按7:3的比例被分为训练队列(142例)和内部验证队列(61例),其他中心的所有患者均被分到外部验证队列(71例)。
研究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患者(54.0%,n=148)被评估为MPR。在内部验证队列和外部验证队列中,深度学习模型区分MPR的曲线下面积(AUC)分别为0.73(95%CI:0.58-0.86)和0.72(95%CI:0.58-0.85)。将临床特征整合到深度学习模型中后,组合模型在内部验证队列(AUC:0.77,95%CI:0.64-0.89)和外部验证队列(AUC:0.75,95%CI:0.62-0.87)中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性能。
表3.所有入组患者的临床病理学特征
图片
图片
图.深度学习模型和组合模型的AUC

该研究首次探讨了深度学习对NSCLC新辅助免疫治疗疗效的预测价值,所提出的深度学习模型可以有效地预测接受新辅助免疫治疗的NSCLC患者的MPR。

 

参考文献:
[1]Sonam Puri,  Andreas Saltos,  Bradford Perez, et al. Locally Advanced, Unresectabl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Current Oncology Reports (2020) 22:31.
[2]A. Romero, R. Serna, E. Nadal, et al. Pre-treatment ctDNA Levels Significantly Predicts of OS and PFS in NADIM II Trial. 2022WCLC. MA06.03.
[3]W.E.E. Eberhardt, C. Poettgen, T.C. Gauler, et al. Long-term Survival and Competing Risks of Death in the ESPATUE Randomized Phase-III Trial in Stage III NSCLC. 2022WCLC. MA06.08.
[4]Y. Zhong, Y. She, J. Deng, C. Chen. Deep Learning for Predicting MPR to Neoadjuvant Immunotherapy in NSCLC. 2022WCLC. MA06.09.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胆管癌的生存数据和一些简单知识
上一篇

胆管癌的生存数据和一些简单知识

恶性程度极高胃癌,OS超5年!治疗方案是……
下一篇

恶性程度极高胃癌,OS超5年!治疗方案是……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