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愈见大咖: 周彩存教授权威指导, 给疫情中肺癌患者的定心丸

作者:小D|2020年07月03日| 浏览:1159
微信图片_20200221174454.jpg
 
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进入到了攻守转换的关键期,全国全面防控已经开展了一个月,疫情之中的肺癌患者多少都经历了缺医少药的情况,从媒体和各地各级专家们传来的消息一时间造成了信息超载,其中不少说法让人真伪难辨,给广大肺癌患者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情绪波动。
 

鉴于此,咚咚特邀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非小细胞肺癌专委会主任委员,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研究所所长、肿瘤学系主任,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科主任、肺癌免疫研究室主任、临床药理机构主任——周彩存教授,为广大肺癌患者答疑解惑,用最权威的观点,给大家一颗实实在在的定心丸。

 

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全社会严格的管控措施和对交叉感染风险的担忧,不少癌症患者被迫推迟治疗计划,以至于心理压力比常人更大、情绪更为焦虑,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周彩存教授: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是现在的头等大事,尽快将其传染蔓延的趋势控制住是现在大家的共识。

但是同时我们也知道,肺癌病人尤其是晚期肺癌患者,他们的治疗经不起等待,而现在缺医少药的局面让很多治疗的机会被耽误了。对晚期肺癌患者来说,正规的治疗很重要,这是我们第二个共识。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很多异地就医的病人不方便跨城市去原先的医院就诊,我建议大家与自己主治医生沟通好,将治疗方案放到患者当地的医院、由主治医生指导进行后续治疗,这种应急处理方法应该是完全可行的。

这个特殊时期,很多患者预定每三周或者每四周进行的治疗计划难免会被延误,但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有条件,在与主治医生和当地医院充分沟通好的前提下,还是应该尽可能连续地、规律地治疗,不可抱有侥幸心理,毕竟癌细胞不会为新冠病毒让路。

二、肺癌患者的免疫力较常人更低,是否更加容易被新冠病毒感染?


周彩存教授:确实是这样,尤其是癌症患者在放化疗之后普遍都会出现白细胞下降,进而免疫力下降的情况,中性粒细胞减少引发的病毒性或细菌性感染也容易发生,所以难免会对新冠病毒更加易感。

理论上来说,我不认为新冠病毒比其他流感病毒更加易感,肺癌患者要做到不被新冠病毒感染,只需要完全隔断与新冠病毒接触的机会。做好个人防护之后,尽管抵抗力不高,肺癌患者感染新冠肺炎的几率也几乎为零。至于个人防护措施,各路媒体和专家已经宣传多次,最重要的是正确洗手和正确戴口罩,冬天防寒保暖也必不可少。

三、国内使用PD-1/PD-L1抑制剂的癌症免疫治疗患者,在这个特殊时期难免遇上延迟用药的困境,如果没能按照预定计划按时打针,对药物疗效是否会产生影响?


周彩存教授:影响多少都会有一些。但相比于化疗和放疗,免疫治疗使用上简单很多。

患者如果正在进行免疫治疗而且耐受性较好,可以将药物带回老家,在当地医院进行输液,输液一两个小时后即可自行回家,不需要额外的特殊处理,这样的话也不用太担心延迟用药的问题。另一方面,有患者采用了化疗联合免疫治疗的方案,而很多基层医院对化疗不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可以选择单用免疫治疗的方案。

免疫药物使用上比较简单,总体安全性也比较好,是比较好操作的一种治疗模式。免疫治疗在使用过程中最好不要中断,如果现在疫情下实在有困难,稍微延长一点用药周期也是可以的,比如原来是3周打一次,现在延迟到4周。总而言之,我希望免疫治疗都尽可能持续的规律的进行下去,才能使我们的患者获得更好的疗效。

四、使用化疗药和靶向药的肺癌患者如果因疫情延误了用药时间,对病情是否也会受影响?


周彩存教授:影响是肯定存在的,化疗的周期是三周,通常情况是需要严格遵循治疗方案。但是现在这段时间确实有很多患者也难以正常就诊,如果真是因此延误了化疗周期,我建议等疫情缓解之后,赶紧去医院将化疗补上,这很关键。

另外,化疗方案选择上,建议用卡铂代替顺铂,因为卡铂的胃肠道反应相对来说轻很多,不会引起严重的恶心呕吐,大多数患者卡铂化疗之后可以直接回家,从而能够减少在医院停留的时间。

疫情时期肿瘤病人在化疗之后第二天建议预防性使用长效升白药,比如硫培非格司亭,能够显著减少化疗之后白细胞下降的程度。白细胞数目维持正常,相关的免疫力也不会降低,化疗安全性得到提升,病毒感染的机会也少了很多。

最近恒瑞公司也给湖北地区免费捐助了一批长效升白药,当地的化疗患者都可以申请。有人曾向我提问:化疗停药六周了,是不是已经不再有效?我觉得结果不一定,最终还是需要用影像学手段来评估,如果肿瘤没有进展,那么原来的化疗方案还能在之后的治疗继续使用。总而言之,现在被迫延迟化疗的患者,在后期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该尽早补上。

靶向治疗一般来说较为简单。比如针对EGFR、ALK这类的靶向药物,毒副反应比较轻,能够直接在家服用。如果服用这些药物之后没有严重腹泻或明显肝功能异常,那完全可以继续服用,不需要出门跑医院。如果不良反应严重,可以适当减少用药量,一般情况下都能恢复正常,实在无法耐受再去医院就诊。

同时,现在国家对医生处方放开了权限,原先只能一次开两三周的药量,现在特殊时期可以开具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药量,就是为了减少患者去医院的次数,避免交叉感染的可能。

五、肺癌患者因各种原因导致的癌性发热应该如何鉴别和处理?


周彩存教授:如果要进行鉴别,首先,从流行病学角度来说,新冠肺炎患者有个最显著的特征——他们绝大多数都有疫区或感染者的接触史。排除这一条,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概率就很低了。第二,新冠肺炎有典型的临床表现,在CT结果中呈现单发或双肺多发,斑片状或节段性磨玻璃密度影 (GGO) 为主,其内纹理可呈网格状 (铺路石征) 沿支气管束或背侧、肺底胸膜下分布为主,空气支气管征 合并或不合并小叶间隔增厚,少数叶间胸膜增厚 极少数、少数伴胸腔积液或淋巴结肿大,这些和肺癌有很大不同。

新冠肺炎症状以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为主,肺癌患者也会有相同症状。但值得注意的是,肺癌引起的癌性发烧往往是长期无规律的,基本是低热和中热,患者多数已经到晚期,肿瘤负荷比较大,血象也与新冠肺炎不同:癌症患者白细胞增多而淋巴细胞不会减少。新冠肺炎患者由于病毒感染,白细胞数量通常会不变或轻度减少,而淋巴细胞减少。

掌握以上几点,要鉴别癌性发烧与新冠肺炎发烧并不困难。

六、肺癌患者在化疗之后往往会出现一些身体指标和功能异常的情况,如白细胞下降、血小板降低等,在城市交通受限、医院减诊甚至停诊的特殊时期,这些患者的异常状况很难得到及时处理,请问您有什么应对措施?


周彩存教授:化疗之后,白细胞下降、血小板下降和贫血(红细胞下降)是常见的不良反应,其中白细胞下降最为常见,白细胞下降之后会引起中性粒细胞下降,从而导致患者免疫力下降。

应对的方法是化疗后预防性注射升白针,基本都能减少3/4度(重度)白细胞减少的发生率,被病毒感染的机会也会随之减少。

化疗之后的血小板减少发生几率较低,建议目前化疗方案避免使用影响血小板的药物,如吉西他滨。如果患者之前的化疗过程发生过血小板减少,那后续治疗发生血小板减少的概率会显著升高。这种情况下,首先可以考虑降低化疗剂量,还可以考虑打升血小板药,如血小板生长因子等,用于预防严重的血小板减少。

贫血的发生率也比较小,此时需要患者加强饮食营养补充,不偏食不挑食,保持营养均衡。

相似地,贫血也可用升红细胞药物来应对。

总之,要对付化疗之后的血液毒副反应,方法很多,大部分患者都能通过这些途径很好地将血液指标控制在正常范围内,不会影响到患者生命安全。

 
后记

冬天终将冠肺炎疫情在全人类的通力协作之下也终将平息周彩存教授作为中国肺癌治疗领域的权威之一,用他严谨的观点为广大肺癌患者指明了疫情期间应该何去何从,咚咚在此祝愿所有癌症患者都能早日回归正常治疗。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重磅!走私穿山甲上找到冠状病毒,与2019-nCoV病毒高度近似!
上一篇

重磅!走私穿山甲上找到冠状病毒,与2019-nCoV病毒高度近似!

《柳叶刀》子刊:13%的癌症来自“传染”,中国是重灾区!
下一篇

《柳叶刀》子刊:13%的癌症来自“传染”,中国是重灾区!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