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聚焦“中国特色”肝癌,仑伐替尼有话说

作者:半夏|2021年08月25日| 浏览:1758

● 为什么用“中国特色”来形容肝癌?

 肝癌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 在“中国特色”肝癌上,仑伐替尼又有什么要说的呢?

作为一名在肝癌治疗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资深小编”,我来一一带您分析。

中国是“肝癌大国”,想必很多人都知道。据权威机构GLOBOCAN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肝癌新发人数约41万,占全球新发人数的45.3%,同年有超过39万人死于肝癌,死亡人数接近新发病人数[1],肝癌治疗形势依然严峻。

除了发病人数、死亡人数多以外,中国的肝癌与欧美、日本等其他国家相比大有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2]

●  发病更加年轻化,且大部分初诊时已是晚期

 HBV(乙型肝炎病毒)感染为主要诱因,HBV感染史者占比高达83.77%[3],而欧美、日本等其他国家的主要诱因则是HCV(丙型肝炎病毒)

● 肿瘤负荷大(人体中癌细胞的数量、肿瘤的大小或体内癌症病灶的数量)

 多合并门脉侵犯或癌栓

以上几点便是我们所说的“中国特色”,千万别小看这些“中国特色”,当一个疾病的发病机制、疾病特征、患者人群有着巨大差异的时候,我们很难用一种药物或者一种治疗手段解决所有患者的问题。

 

所以,我们在选择肝癌治疗药物时,药物在中国患者人群中的临床疗效非常重要。

一线靶向,无与“仑”比 #

说到肝癌治疗的药物,分子靶向药物是中/晚期不可切除手术肝癌患者治疗中必不可少的选择,而在靶向药物中,仑伐替尼在“中国特色”肝癌治疗中表现极为突出。

 

接下来,我们从中/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分子靶向药物疗效分析中来找答案。

(为什么不说二线治疗药物?答案很简单,如果二线治疗药物优于目前的一线治疗药物,那么它就不只在二线了)

索拉非尼

——首个获批肝癌适应症的小分子靶向药物

索拉非尼的SHARP研究和Oriental研究中,HBV感染的患者亚组的数据并不理想。SHARP研究亚组分析中,HBV感染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mOS)数据(9.7个月vs 6.1个月)不及HCV感染的患者(14.0个月 vs 7.4个月)[4]。中国人群的Oriental研究中,感染HBV的患者占比达到73%(165/226),索拉非尼相比安慰剂延长mOS 2.3个月(6.5个月vs 4.2个月)(RECIST 1.1)[5],不及SHARP研究HCV感染组的数据理想。(ORIENTAL亚组< SHARP总人群<SHARP HCV 亚组)

 

不可否认,索拉非尼的上市的确开启了中国肝癌患者分子靶向治疗的大门,然而,针对于“中国特色”肝癌的治疗,优势并不明显。

仑伐替尼

——堪称肝癌“救命药”的小分子靶向药物

2017年6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会议上首次公布了仑伐替尼REFLECT研究结果,同年9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上公布了REFLECT研究中国亚组数据。研究显示仑伐替尼组相较于索拉非尼组的客观缓解率(ORR)提高3倍有余(43.8 % vs 13.2%),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约为索拉非尼的3倍(9.2个月vs 3.6个月),中位总生存期(mOS)提高近5个月(15.0个月 vs 10.2个月)(mRECIST)[6]

 

从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和中位总生存期(mOS)的改善来看,仑伐替尼在中国患者中的成绩更优。

 

2018年9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乐卫玛®(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在中国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全身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患者。

 

 “中国癌,不再可怕”、“ 等了十年,终于有一款抗癌药可以提高中国肝癌患者生存期”是当时中国媒体对仑伐替尼优秀表现的报道,足见其“划时代”性。上市近3年来,仑伐替尼因其优异的临床数据以及实际临床应用,成为肝癌一线治疗的基石。

多纳非尼

——中国原研的肝癌一线治疗小分子靶向药物

近日,多纳非尼被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全身系统性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7],引起了行业的关注。

多纳非尼的获批是基于ZGDH3研究,结果显示,多纳非尼相较于索拉非尼mOS提高近2个月(12.1个月vs 10.3个月),ORR为4.6% vs 2.7%,mPFS为3.7个月vs 3.6个月(RECIST1.1)。ORR和mPFS上,多纳非尼组与索拉非尼组无显著差异[8]

下面列举至今中国获批一线用于治疗肝癌的分子靶向药物关键临床试验数据,供参考:

图片

由上面的数据表[6][8][9]我们可以看到,仑伐替尼突破性的临床价值,尤其是在中国肝癌患者中的疗效优势,以及近3年中国患者的临床应用,已然使其成为中国中/晚期肝癌患者一线治疗的优选药物。

联合时代,“乐+”不凡 #

中国肝癌的另一“中国特色”体现在其治疗方式上。在我国肝癌的临床实践中,无论对于早期还是中晚期的肝癌患者,手术治疗均是主要的治疗手段。然而,不少患者因肿瘤体积过大无法手术切除,转化治疗则给予这些患者“再一次”的手术机会,初始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可通过转化治疗使得肿瘤缩小,从不可手术切除转变为可手术切除,这将大大提高肝癌患者的长期生存获益。

 

2020年ASCO上公布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数据显示,免疫联合靶向治疗使18.3%的不可切肝癌患者成功转化为可切除并接受手术(该研究中靶向治疗药物包含仑伐替尼和阿帕替尼)[10] 另一项同期公布在ASCO上的研究显示,在59例接受仑伐替尼联合抗PD-1单抗的HCC患者中,一线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41.9%[11]在2020年ESMO Asia 会议上,“转化治疗”晚期肝癌的前瞻性研究数据显示,仑伐替尼联合PD-1单抗的成功转化率高达42.4%,客观缓解率(ORR)达到45.5%[12]仑伐替尼已成为转化治疗的基础靶向药物。

 

今年6月,《肝癌转化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21版)》发表在《中华消化外科杂志》上,转化治疗在肝癌治疗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得到领域专家的认可。

 

曾经有人用“五十载、三世代”来形容中国肝癌的治疗之路,可喜的是,如今肝癌诊疗水平突飞猛进、药物的发展飞速前行,肝癌患者的生存状况得到了明显的改善。而在其中,仑伐替尼让我们感受到的是“学术无国界,患者天下先”奉献精神。

 

乐卫玛®(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上市初期,为了惠及更多肝癌患者,自2019年,卫材公司与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携手推出了“卫爱续航-肝癌患者援助项目”,为符合条件的患者免费提供援助药品,项目至今,共惠及患者约2.7万人,发放援助药品约31万盒,“大爱无疆”可以说是仑伐替尼交给患者的满意答卷。(项目时间:2019年9月-2021年5月)

 

2020年12月,乐卫玛®(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正式纳入国家医保,今年3月,执行医保价格,月治疗费降幅高达80.7%,让中国患者既能用得上好药,又能用得起好药[13]

 

仑伐替尼始于日本衷于中国,近3年间,仑伐替尼秉承着匠心工艺,用“疗效强”和“品质高”造福了数以万计的中国肝癌患者。同时,作为晚期肝癌治疗的基石,仑伐替尼不断深耕、探索,在与免疫治疗以及介入治疗等联合治疗方案继续为肝癌领域的发展创造更多可能。

 

聚焦“中国特色”肝癌,仑伐替尼一直在路上。

参考文献:

[1] Data Source:GLOBOCAN 2020

[2] Akinyemiju, et al. JAMA Oncology, 3(12), pp. 1683-1691.

[3] 秦叔逵,等.中国原发性肝癌临床登记调查(CLCS)中期报告. 2020 CSCO.

[4] Bruix J, et al. J Hepatol. 2012;57(4):821-829.

[5] Cheng AL, et al. Lancet Oncol. 2009;10(1):25-34.

[6] 《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乐卫玛®)说明书》

[7]《国家药监局批准甲苯磺酸多纳非尼片上市》

[8] Qin S, et al. J Clin Oncol. 2021;JCO2100163.

[9] Lenvatinib versus sorafenib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10] 2020 ASCO Abstract e16690

[11] 2020 ASCO Abstract e16610

[12] 2020 ESMO ASIA Abstract: #508 E-Poster:174P

[13]《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速读社丨辉瑞22.6亿收购Trillium 康方生物PD-1/CTLA-4双抗报上市
上一篇

速读社丨辉瑞22.6亿收购Trillium 康方生物PD-1/CTLA-4双抗报上市

登上权威指南和共识的免疫治疗新热点!MSI-H/dMMR实体瘤免疫治疗将迎来治疗新选择
下一篇

登上权威指南和共识的免疫治疗新热点!MSI-H/dMMR实体瘤免疫治疗将迎来治疗新选择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