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除了白开水,这3类饮品患者也能喝,还可能帮助抗癌

作者:半夏|2021年10月08日| 浏览:1215

当手术成功切除病灶

当放化疗显现良好疗效

当跨过3年、5年,走过一个个抗癌的重要里程碑

……

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都想举杯庆贺,可患者能喝点什么呢?饭桌上最常见的酒、饮料、鲜榨果汁都被“点名”不适合,总不能只喝白开水吧!

能不能丰富一下患者的“饮品单”?

 

安排!

 

这3样饮品患者也可以喝。

咖啡

发表于《N Engl J Med》的一项荟萃研究[1]指出,多个前瞻性队列研究表明:

  • 咖啡和咖啡因的摄入与癌症发病率及死亡率的增加无关

  • 咖啡的摄入与黑色素瘤、非黑色素瘤皮肤癌、乳腺癌、前列腺癌有轻微的负相关关系,与子宫内膜癌和肝癌有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发表于《Eur J Cancer Prev》的另一项荟萃研究[2]同样指出,

  • 咖啡的摄入与总体癌症风险无关

  • 另外还发现,咖啡的摄入还可能会降低口腔/咽癌的风险,队列研究还显示咖啡摄入与结直肠癌存在可能的有利影响。

图片

小编说

虽然一些研究显示出咖啡与多种癌症风险的关系,但缺乏确凿的数据。不过小编觉得,适量喝,问题不大。

喝咖啡也有注意事项[3]:

  • 脑血管瘤和心血管疾病患者不宜喝咖啡。

  • 不宜喝大量咖啡,推荐每天不超过400mg,或根据个人对咖啡代谢的不同设定量,过量咖啡容易导致心悸、心律失常、加重胃溃疡。

  • 不宜给咖啡加糖,虽然不加糖的咖啡有点“苦”。

大部分中国人没有喝咖啡的习惯,还有哪些饮品肿瘤患者可以喝呢?接下来这个“国民饮品”必须推荐。

中国人自古饮茶,透过文人墨客的诗句,先人煎茶酿酒、烹茶会友的情景历历在目:

“前人初用茗饮时,煮之无问叶与骨。”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莫道别时无酒语,与君剪烛夜烹茶。”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展现出茶在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地位。

图片

人们对于茶对癌症的潜在作用进行了研究,那结果如何呢?

近期,发表于《Advances in Nutrition》的一项荟萃试验[4]结果显示:喝茶与胃肠道器官癌(口腔癌、胃癌、结直肠癌、胆道癌和肝癌)、乳腺癌和妇科癌症(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以及白血病、肺癌和甲状腺癌的较低风险显著相关,但有说服力的证据仅支持在饮茶人群中降低口腔癌的风险。

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的一项大规模病例对照研究[5]发现,饮茶与非吸烟者和非饮酒者的口腔癌风险之间呈负相关。但对于吸烟者或饮酒者,每日摄入超过800毫升才能观察到风险的降低。

发表在《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的一项研究[6]显示,乳腺癌确诊后,排除乌龙茶外,饮用其他类型茶(红茶、绿茶、普洱茶、其他茶)可降低肿瘤进展风险(HR=0.52)。

在杂志《Eur J Epidemiol》中,一项队列研究[7]显示:在日本,适量饮用绿茶,可降低女性癌症死亡和呼吸系统疾病死亡的风险。另一项队列研究[8]显示:在荷兰,茶的摄入量与男性的总体死亡率、癌症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的降低显著相关。

小编说

虽然,茶与癌症的关系还没有确切的定论,但大多数研究数据显示出喝茶对于防癌抗癌的积极作用,尤其是绿茶。

茶虽好,但喝茶也有讲究:

  • 不宜太烫,超过65℃的饮品是致癌物

  • 不要太浓

  • 睡前不喝

  • 不喝隔夜茶

  • 不空腹喝茶

牛奶

“喝牛奶?乳腺癌患者不能喝牛奶,有雌激素啊”有患者如是说。

真的是这样吗?

图片

一项发表于《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研究[9]确实显示:牛奶可能增加患乳腺癌风险,奶酪和酸奶没有观察到与乳腺癌风险增加有关,作者指出,这可能与牛奶中的雌激素有关。

但有其他研究指出,

  • 乳制品和乳腺癌、卵巢癌的发病率无关联[10];

  • 在诊断前或诊断后摄入乳制品与乳腺癌的预后之间没有相关性[11];

  • 过量乳制品是前列腺癌的危险因素[10],

  • 适量乳制品对结肠癌可能有保护作用[12];

  • 牛奶消费与膀胱癌之间呈负相关[13];

有研究指出[10],乳制品中增加癌症风险的成分可能是饱和脂肪、激素和环境污染物,起保护作用的是维生素D、乳糖、乳酸菌和某些不饱和脂肪酸。

小编说

总结来说,目前关于牛奶与癌症的关系仍没有确凿的证据。

不过小编觉得,奶类是良好的蛋白质、钙等营养物质的来源,适量的奶类摄入对于患者健康有益,根据《中国居民膳食宝塔》推荐每日摄入奶制品300克(相当于300ml牛奶)。

如果患者对于牛奶心存芥蒂,可以选择其他奶制品,比如酸奶、奶酪等,或者也可以选择豆类。

喝牛奶注意事项:

  • 正规厂家生产的牛奶,质量有保障

  • 不喝奶饮料、调制乳

参考文献

[1] Rob M. van Dam, Ph.D., Frank B. Hu, M.D., Ph.D., and Walter C. Willett, M.D., Dr.P.H. Coffee, Caffeine, and Health[J],N Engl J Med,2020;383:369-78.

[2] Alicandro G1, Tavani A, La Vecchia C.Coffee and cancer risk: a summary overview[J].Eur J Cancer Prev. 2017 Sep;26(5):424-432.

[3]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官方网站

[4] Kim TL, Jeong GH, Yang JW,et al .Tea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Cancer: An Umbrella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J].Adv Nutr. 2020 Jul 15. pii: nmaa077.

[5] Chen F , He B C , Yan L J , et al. Tea consumption and its interactions with tobacco smoking and alcohol drinking on oral cancer in southeast China[J].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17, 71(4):481.

[6] Zhang J Y , Liao Y H , Lin Y , et al. Effects of tea consumption and the interactions with lipids on breast cancer survival[J].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2019, 176(5).

[7] Abe SK1, Saito E2, Sawada N,et al.Green tea consumption and mortality in Japanese men and women: a pooled analysis of eight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ies in Japan[J].Eur J Epidemiol. 2019 Oct;34(10):917-926.

[8] van den Brandt PA.Coffee or Tea?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n the associations of coffee and tea intake with overall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in men versus women.Eur J Epidemiol. 2018 Feb;33(2):183-200.

[9] Fraser, Gary E, et al. “Dairy, Soy,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Those Confounded Milk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20.

[10] 宋小妹,李晓幸,张俊飞,郭淑芹.乳制品与癌症患病风险关系的研究进展[J].中国食物与营养,2017,23(06):76-81.

[11] Andersen Julie Louise Munk,Hansen Louise,Thomsen Birthe Lykke Riegels,Christiansen Lisa Rudolph,Dragsted Lars Ove,Olsen Anja. Pre- and post-diagnostic intake of whole grain and dairy products and breast cancer prognosis: the Danish Diet, Cancer and Health cohort.[J].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2020,179(3).

[12] Khaoula El Kinany,  Meimouna Mint Sidi Deoula,et al .Consumption of modern and traditional Moroccan dairy products and colorectal cancer risk: a large case control study[J].European Journal of Nutrition, 2020, Vol.59 (3), pp.953-963

[13] Jianhua Wu,Yi Yu,Liqi Huang,Zirui Li,Penghui Guo,Yuan Wen Xu. Dairy Product Consumption and Bladder Cancer Risk: A Meta-Analysis[J]. Nutrition and Cancer,2020,72(3).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美中嘉和肿瘤防治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群雄割据,抗体偶联药物(ADC)靶点新星-Trop2 争夺大战一触即发
上一篇

群雄割据,抗体偶联药物(ADC)靶点新星-Trop2 争夺大战一触即发

“脑癌”潜力靶点LAT1,药物设计思路清晰
下一篇

“脑癌”潜力靶点LAT1,药物设计思路清晰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