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抗癌神药PD-1:都说“早用早好”,究竟多早使用才是最好?

作者:小D|2020年10月29日| 浏览:3848
太长不看版:

PD-1不是晚期癌症患者的“专属”,早期患者也适合。针对早期肺癌患者,术前使用PD-1+化疗,疗效更好:

○ CheckMate-816:首个三期临床初获成功,更多患者达到病理完全缓解

○ NADIM:高危IIIA期患者,近90%患者活过2年,创历史

 

今天,我们再来说说这个重要问题:PD-1/PD-L1药物到底该何时使用?

 

约半年前,咚咚就写过科普文章,核心结论有两个:

○ 中晚期患者:别当救命稻草,趁着“免疫力”好,早用;

○ 早期患者:术前新辅助还是术后辅助,各有利弊。


详情参考:抗癌神药PD-1:早用早好还是救命稻草?

最近,陆续又有多个针对早期患者的重磅临床数据出炉,PD-1在术前新辅助方面又有了新进展,荣登顶级医学期刊,我们挑两个有代表性的一起学习一下。

1
早期患者
术后组织中“找不到癌细胞”

凭借优异的临床数据,PD-1+化疗已经取代单独化疗成为晚期肺癌患者一线治疗的首选方案,尤其是K药+化疗已在国内上市。而对早期肺癌患者来说,传统的新辅助治疗方案也是化疗。

那么,新辅助治疗能否使用PD-1+化疗呢?

2020年10月7号,施贵宝宣布其三期临床研究(CheckMate-816)达到了病理完全应答(pCR)的主要终点:与单独化疗相比,PD-1+化疗的病理完全缓解率更高。

也就是说,对于早期肺癌患者,在手术之前使用PD-1+化疗进行辅助治疗,比单独使用化疗的疗效更好,更多患者术后切除组织中没有肿瘤细胞。这是首个证明PD-1+化疗在新辅助治疗中,疗效优于单独化疗的三期临床试验。
2
IIIA期患者
近90%患者活过2年,生存期创历史

在肺癌患者中,III期患者是介于“早期可手术”和“晚期不可手术”之间的尴尬分期。其中,IIIA和部分IIIB期患者可手术,但术后极易复发,治愈率不到30%。

那么,这部分“高危复发”的患者能否在术前使用免疫治疗呢?

2020年9月底,《柳叶刀-肿瘤学》发表了PD-1抗体O药+化疗用于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的临床数据,46名EGFR和ALK突变阴性的IIIA期,术前使用O药+化疗三周期,术后使用O药辅助治疗:

41位接受手术的患者:有34位产生良好的病例缓解,包括26例完全缓解(63%)37例实现了病例降期;

经过中位24月随访,2年无进展生存率为77.1%,2年生存率为89.9%。


可能很多患者对这些数据没有概念,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要知道,IIIA期患者通过传统放化疗进行新辅助治疗的2年无进展生存率只有50%左右,而在本临床试验中,2年无进展生存率提高到了77.1%。

除此之外,最近PD-L1抗体+化疗用于早中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的临床数据也发布,近60%的患者肿瘤完全消失。

这些数据充分说明了:PD-1+化疗作为新辅助治疗手段,很可能会为早中期癌症患者带来更多治愈潜力。

最后,关于免疫治疗到底该术前新辅助还是术后辅助使用?再重复发一下2020年4月《Nature Medicine》的理论:
术后辅助治疗:也就是把肿瘤先切掉,再用PD-1抗体防止复发,这样做可以保证手术顺利进行,但也有一个问题,切除了肿瘤也意味着抗原的丢失,PD-1使用后能够激发起来的免疫反应可能会弱一些,表现为图右侧患者体内留存的肿瘤特异性免疫细胞少。
术前新辅助治疗:也就是先用PD-1抗体,再进行手术。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趁着肿瘤还在,PD-1抗体药物可以激发更广泛的免疫反应,可以理解为能够给患者留下更“优质高效”的免疫力,给患者更长时间的防护。表现为图右侧花花绿绿的免疫细胞的数量和种类更多。但是,这样做有个问题,万一PD-1不起效,可能耽误手术时间。


注意:本文数据和信息仅供讨论,请患者不要随意模仿,治疗方案需要跟主治医生确认。

 

 


参考文献:
[1]. https://news.bms.com/news/corporate-financial/2020/Opdivo-nivolumab-Plus-Chemotherapy-Shows-Statistically-Significant-Improvement-in-Pathologic-Complete-Response-as-Neoadjuvant-Treatment-of-Resectable-Non-Small-Cell-Lung-Cancer-in-Phase-3-CheckMate–816-Trial/default.aspx
[2]. Mariano Provencio, et al.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and nivolumab in resectabl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NADIM): 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single-arm,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2020. doi.org/10.1016/S1470-2045(20)30453-8.
[3] J.M. Versluis, G.V. Long,C.U. Blank, Learning from clinical trials of neoadjuvant checkpoint blockade,Nature medicine 26 (2020) 475-484.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20年免疫治疗行业报告
上一篇

2020年免疫治疗行业报告

甘露醇应用5大误区,你中招了吗?
下一篇

甘露醇应用5大误区,你中招了吗?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