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王炸组合:10种癌症,控制率最高100%,癌症治疗进入“全民控制”阶段

作者:小D|2020年10月14日| 浏览:1195
目前,国内已经有8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药物上市,适应症包括肺癌、肝癌、胃癌、恶性黑色素瘤等,癌症治疗已进入“免疫时代”。不过,随着使用人数的增加,大家发现PD-1/PD-L1药物并不完美:针对大部分癌症,单药有效率在20%左右。

因此,如何进一步提高PD-1/PD-L1药物的有效率已成为科学家、临床医生和患者最关心的问题,这是将免疫治疗从20%的“小众获益”转为“全民获益”的关键。

对于这个问题,咚咚已经多次报道过王炸抗癌组合(仑伐替尼+PD-1),在有效率、生存期等方面可以给患者更多获益,并且已经于2019年9月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参考:抗癌“王炸”组合获批, 10%患者肿瘤完全消失, 更多惊喜即将到来

近期,王炸组合针对肝癌和胃癌等癌症的临床数据陆续登上《柳叶刀-肿瘤学》和《JCO》等权威医学杂志,针对“PD-1耐药”患者的临床数据也已公布。

今天,我们来盘点一下王炸组合的最新进展。

1
肝癌:生存期达到22个月
11%患者肿瘤消失

最近几年,肝癌系统治疗发展迅速,多款抗癌药相继上市,包括以仑伐替尼为代表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和以PD-1抗体类的免疫药物,为晚期肝癌患者带来了福音。2020年7月底,JCO杂志公布了“王炸组合”针对晚期肝癌的治疗数据[1],具体如下。

临床设计招募104位肝癌患者,仑伐替尼剂量12mg(大于60kg患者)/天或8mg(小于60kg)/天,PD-1抗体帕博利珠单抗(K药)剂量是200mg(3周一次)

临床数据

○ 客观缓解率方面:100位患者中,46位患者肿瘤显著缩小,客观缓解率46%(mRECIST IIR标准),包括11位患者肿瘤完全消失(CR)

○ 生存期方面:中位总生存期高达22个月,6个月生存率为81%,一年生存率67.5%,更重要的是,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王炸组合的生存曲线出现了免疫药物特有的平台期,意味着这些患者可能获得长期生存的机会。

○ 副作用方面:约67%的患者经历过3级及以上治疗相关不良反应,最常见的是高血压(17%)


100位肝癌患者的肿瘤大小瀑布图

鉴于如此优异的临床数据,目前一项评估王炸组合 VS 仑伐替尼单药的三期临床试验(LEAP-002)正在进行中,预计到2021年会有初步结果,期待王炸组合为肝癌患者带来更多的选择。

2
胃癌:有效率69%,值得期待

胃癌,作为我国高发的癌症类型,一二线治疗以化疗为主,三线使用免疫药物纳武利尤单抗(O药)的客观缓解率11.2%。而随着肿瘤“免疫时代”的到来,胃癌患者会有新的选择。

2020年6月底,《柳叶刀-肿瘤学》公布了“王炸组合”针对晚期胃癌患者一线和二线的二期临床(EPOC1706)数据[2],客观缓解率高达69%,给胃癌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临床设计招募29位初治或接受过一线治疗的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处肿瘤患者,其中两位为dMMR类型。仑伐替尼剂量20mg/天,帕博利珠单抗剂量是200mg(3周一次)

临床数据29位患者中,20位患者肿瘤显著缩小,客观缓解率高达69%(RECIST1.1标准),包括一位患者肿瘤完全消失,疾病控制率10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1月。

不良反应48%的患者发生3级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是高血压(38%)、蛋白尿(17%)和血小板计数减少(7%);未发现4或5级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

29位患者的肿瘤大小瀑布图

3
PD-1耐药的肾癌
有效率51%,疾病控制率91%

随着免疫治疗药物的普及,PD-1/PD-L1抗体耐药问题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在2020年ESMO会议中,王炸组合更新了一个代号为KEYNOTE-146的临床试验数据,针对是PD-1/PD-L1耐药的肾癌患者。

临床设计招募了104名转移性透明细胞肾细胞癌患者,这些患者使用过包括PD-1/L1疗法、PD-1/L1联合其他抗血管药、或O+Y双免疫疗法等,属于PD-1/L1耐药的患者。仑伐替尼剂量20mg/天,帕博利珠单抗剂量剂量是200mg(3周一次)

临床数据在104位可评估的患者中,55位患者的肿瘤显著缩小,包括三位患者肿瘤完全消失,客观缓解率高达52.9%(RECIST1.1标准)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之前接受过PD-1/PD-L1+血管生成抑制剂或者双免疫治疗的患者,王炸组合依然有不低于50%的客观缓解率。具体数据如下:

98位免疫治疗耐药患者的肿瘤大小瀑布图
副作用常见的副作用包括疲劳(55%)、腹泻(46%)、蛋白尿(38%)、高血压(38%)、发音困难(37%)

所以,即便是面对PD-1/L1耐药的肾癌患者,王炸组合依然能达到52.9%的有效率,并且中位反应持续时间(DOR)达到了10.6个月,临床表现优异,为PD-1/L1耐药患者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

除了以上数据,王炸组合还公布过针对非小细胞肺癌、头颈鳞癌、黑色素瘤、尿路上皮癌和甲状腺肿瘤(RR-DTC)的数据[3],都显示出了优越的抗肿瘤活性,具体如下。所以,期待王炸组合能够带来更优异的临床数据,咚咚也会继续保持关注并及时更新。

咚咚提醒:

 目前,王炸组合的子宫内膜癌适应症获得了FDA的批准,肝癌和肾细胞癌获得了“突破性疗法”认定。虽然已经在多种癌症中公布了优异的临床数据,但对于未获批适应症,临床仍需谨慎选择,期待更大规模临床试验来验证这种联合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正如一句广告词所说: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帕博利珠单抗联合仑伐替尼的成功,并不代表PD-1抗体联合任何靶向药都能让患者获益,除了抗血管生成,仑伐替尼作为多靶点抑制剂,不但能够“多管齐下”有效抑制肿瘤增殖、转移的通路,还能有效调节免疫微环境,最大化驱动临床获益。

当然,不同机制药物的联合无法进行单纯的“排列组合”,比如,之前就有报道PD-1/PD-L1抗体联合EGFR抗体药物可能导致间质性肺炎增加,所以,患者一定需要在专业医生的咨询下合理使用抗肿瘤药物。详情参考:2万病例:PD-1不建议和EGFR抑制剂联用

 

 


参考文献:
[1]. Finn, R. S. et al. Phase Ib Study of Lenvatinib Plus Pembrolizumab in Patients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Clin Oncol 38, 2960-2970,doi:10.1200/JCO.20.00808 (2020).
[2]. Kawazoe, A. et al. Lenvatinib plus pembrolizumab inpatients with advanced gastric cancer in the first-line or second-line setting(EPOC1706): an open-label, single-arm,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1,1057-1065, doi:10.1016/S1470-2045(20)30271-0 (2020).
[3]. Taylor, M. H. et al. Phase IB/II Trial of LenvatinibPlus Pembrolizu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Renal Cell Carcinoma, EndometrialCancer, and Other Selected Advanced Solid Tumors. J Clin Oncol 38,1154-1163, doi:10.1200/JCO.19.01598 (2020).
[4]. Makker, V. et al. Lenvatinib plus pembrolizumab inpatients with advanced endometrial cancer: an interim analysis of amulticentre, open-label, single-arm,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0,711-718, doi:10.1016/S1470-2045(19)30020-8 (2019).
[5]. Jianzhen Lin. et al.Pembrolizumab combined with lenvatinib as non-first-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biliary tractcarcinoma. HepatoBiliary Surg Nutr 2020;9(4):414-424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四种「紫杉醇」,临床特点有何不同?
上一篇

四种「紫杉醇」,临床特点有何不同?

常用化疗方案整理之肺癌篇
下一篇

常用化疗方案整理之肺癌篇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