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10类抗癌“神药”频出,真实疗效究竟如何:一线专家的“神药”辣评

作者:小D|2020年11月18日| 浏览:1165
近几年来,我们的癌症医疗水平有了极大的提升,各种各样的抗癌“神药”不断在刷新我们对癌症治疗的理解。抗癌新药层出不穷,大幅度提高了各类实体瘤的疗效,这原本是一件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的好事。

不过,由于肿瘤学是一门极其复杂的学科,新药研发又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正常的病友难免无法准确区别各类消息的真伪。一些似是而非的资讯在病友群、癌友圈里流传。

这些消息,有的是对重磅学术进展的生动科普,是值得鼓励和推广的;但是,有的消息,却是以讹传讹,甚至是别有用心的商家释放的烟雾弹,目的是诱使求胜心切的肿瘤病友,进行不必要的支出,“谋财害命”。

为了正本清源,本文将对病友圈讨论最热烈的10大抗癌神药,进行坦率、简洁的辣评,希望能对癌友们选择治疗方案、治疗药物,有所帮助。

 

01

PD-1


PD-1抑制剂,包括PD-1抗体、PD-L1抗体,包括国产的、进口的,这几年在几乎所有实体瘤中攻城略地、捷报频传,的确是一类正规的、客观有效的治疗手段。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PD-1抑制剂已经被部分病友视作“100%起效的救命稻草”。事实上:


① PD-1抑制剂单药治疗,在绝大多数实体瘤中,有效率仍然偏低,徘徊在15%-30%之间,虽然联合用药能大幅提升有效率,但距离100%控制癌症甚至治愈癌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② PD-1抑制剂起效以后,也不是100%都能疗效长期维持,目前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获得性耐药问题,也就是一开始起效,肿瘤明显退缩,结果用了几个月到几年后,再次出现肿瘤反弹、疾病进展。
③ PD-1抑制剂治疗,总体而言不良反应轻微,但是包括免疫性心肌炎在内的致死性的副作用仍然间断发生。免疫性心肌炎虽然发生率很低,但病死率高达50%左右。
④ 此外,不同的PD-1抑制剂,虽然横向对比疗效和副作用基本类似;但是,个别PD-1抗体存在一些独有的不良反应,也需患者们警惕。
⑤ 病友在选择PD-1抗体的时候,由于品种众多。一般建议,要么选择已经获得官方适应症批准的品种;要么直接选择价格最低的品种。部分医生死命推荐某个品牌,又说不出具体原因的情况,多数是出于商业上的利益。

02

CTLA-4


CTLA-4抑制剂是与PD-1抑制剂一起,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的另外一大抗癌突破,而且在欧美是先于PD-1抑制剂上市的正规治疗。

 

不过,CTLA-4抗体的不良反应发生率,高于PD-1抑制剂,尤其是免疫性炎症的发生率有较大幅度的提高。尤其需要重视是:免疫性肺炎、免疫性肝炎、免疫性肠炎、免疫性心肌炎。

 

因此,在尝试CTLA-4抗体单药或CTLA-4抗体联合PD-1抑制剂时,一定要高度重视不良反应的监测和管控。

 

03

奥希替尼


奥希替尼(代号:AZD9291,商品名:泰瑞沙),是在病友圈里最有名的肿瘤靶向药。在该药物正式上市之前,甚至是在该药物正式在全球上市之前,国内的病友圈里已经流传着诸多购买仿制药等替代品的渠道和资讯,从可见该药物的火爆程度。

 

不过,奥希替尼毕竟是一款靶向药,目前重点推荐给有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或者明确有T790M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后线治疗,对于没有EGFR突变或者1代、2代靶向药耐药后没有T790M突变的病友,盲试奥希替尼我们是坚决反对的。

 

事实上:基于目前已有的数据,对于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比较推崇直接首选奥希替尼;而不是先尝试第1代、第2代靶向药,因为先用第1、2代靶向药的病人,后续只有大约30%的患者在现实生活中有机会用上奥希替尼。

 

早中期非小细胞肺癌手术切除后、明确携带EGFR突变的患者,是否可以接受奥希替尼辅助治疗,目前仍然存在争议。尤其是部分患者希望免去辅助化疗,直接单独接受奥希替尼辅助治疗,在相应的大规模数据出炉之前,我们依然要谨慎对待。

 

04

卡博替尼


XL184,大名:卡博替尼,是另外一款在病友圈流行的靶向药,这是一款多靶点、口服的以血管生成为主的靶向药,其本质其实与已经在国内上市的阿帕替尼、安罗替尼、呋奎替尼、仑伐替尼、瑞戈非尼、索拉菲尼、舒尼替尼、帕唑帕尼、阿西替尼等药物是类似的。

 

只不过,由于该药物可能尚未在国内上市、在境外售价高昂以及部分小规模数据提示对骨转移有较好的疗效,从而在国内病友圈内被传成神药。

 

事实上:这类靶向药在绝大多数实体瘤中,是作为其他更有效的药物治疗失败后,三线及后线治疗的药物,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再用,这类药物的有效率普遍偏低,对生存期的延长也非常有限,部分患者一旦停药后,甚至出现“肿瘤爆发进展”。

 

因此,病友们要理性面对,合理选用抗血管生成药物,尽量选择已经上市的、渠道正规的药物。

 

05

 二甲双胍


二甲双胍,是2型糖尿病病友广泛使用的口服降糖药,一直以来有众多动物实验和大大小小的临床研究数据支持:二甲双胍,配合传统的抗癌治疗,可以起到更好的疗效。

 

 

因此,一小部分没有糖尿病的肿瘤病友,也在跟风口服二甲双胍。不过,坦率地说,截至目前,尚无一锤定音的、业内公认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支持二甲双胍的抗癌疗效。

 

最有说服力的一个故事是:我国著名肿瘤学家、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的何勇教授十几年来一直专注于研究二甲双胍增敏抗癌药的疗效,在这个领域发表了众多的体外实验数据、小规模临床试验数据,堪称是国内推广二甲双胍抗癌的第一人。

 

不过,前两年,何勇教授自己主持的一项三期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证实宣告二甲双胍在晚期肺癌中并不能提高传统治疗的疗效。作为一个严谨、正直的医学专家,何勇教授把这样一个违背自己多年畅想,同时打脸国内外众多追随者的研究结果,原原本本地公开发表出来,在全球学术圈引起了震动。

 

因此,截至目前,二甲双胍抗癌只是一个“传说”。考虑到是药三分毒以及经济支出,我们不建议不合并糖尿病的普通肿瘤病人,大规模口服二甲双胍。

 

06

 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最早是从杨树皮中提取的一款小分子化合物,具有解热、抗炎、镇痛、抗血小板凝集等诸多功效,广泛用于心脑血管疾病的防治。

 

 

同二甲双胍类似,众多动物试验和大大小小的临床研究提示:阿司匹林具有潜在的抗癌疗效。

 

不过,与二甲双胍一样,截至目前,其真实的抗癌效能并未被业内专家广泛认可,而且阿司匹林的使用会增加出血等不良反应的风险,2019年世界顶尖学术杂志《新英格兰医学》甚至连发3篇重磅论文,反思学术界和商业界对阿司匹林过度的吹捧。

 

因此,我们建议不合并相应心脑血管疾病的普通肿瘤病友,谨慎使用阿司匹林。

 

07

 “我不是药神”的药品主角:格列卫


创造票房神话的《我不是药神》带火了一款本来十分小众的靶向药:伊马替尼(商品名:格列卫)。这本身是一款适用于费城染色体阳性的血液肿瘤以及胃肠间质瘤的靶向药,虽然对于这两种癌症格列卫的效果非常出色,但它并不适用于绝大多数常规的实体瘤。

 

《我不是药神》剧照

 

08

 灵芝孢子粉


在接受规范的中西医抗癌治疗的同时,不少病友对保健品蠢蠢欲动,觉得这类产品可以提高免疫力,从而有助于提高抗癌疗效。

 

不过,笔者坦率地说,包括灵芝孢子粉、冬虫夏草、铁皮枫斗、白藜芦醇等在内的保健品,并无抗癌作用,任何直接或间接暗示这类保健品具有抗癌功效的宣传,都是骗局。

 

 

至于这类产品是否真能提高患者的免疫力,依然具有极大争议,甚至对于一个健康人或者病友而言,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所谓免疫力,到底如何测量免疫力的大小,一直都没有定论。

 

真正明确的、可以提高患者所谓的免疫力的方法,还是:吃好、睡好、保持良好的心态。

 

09

 冬虫夏草


在中国,冬虫夏草向来被传为一味“神药”。不仅仅是癌症,日常保健、强身健体、增强免疫…冬虫夏草的功效可谓“十全大补”。

 

 

但事实上,冬虫夏草对抗癌目前并没有任何科学上的依据。咚咚曾对冬虫夏草的功效做过详细解读。详见文章:起底中国式骗局:冬虫夏草,资本追逐下的一场医学闹剧

10

 白藜芦醇


除了灵芝孢子粉、冬虫夏草以外,还有另一项火爆的保健品也流传甚广:白藜芦醇。在一些营销商家的宣传中,白藜芦醇具有非常强效的抗氧化作用,能对癌细胞造成直接杀伤。

 

而事实上,目前医学中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白藜芦醇具备抗癌功效,相反,几个与白藜芦醇相关的临床试验都证明了白藜芦醇针对心脏疾病、代谢疾病、癌症、寿命、皮肤都没有任何帮助。简单来说,热衷于白藜芦醇,可能就是交了智商税。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医生总结了3位年轻胃癌患者的病例:30岁不到的他们到底干啥了?
上一篇

医生总结了3位年轻胃癌患者的病例:30岁不到的他们到底干啥了?

抗癌15年,她写诗、著书、建阅读群、办模特队
下一篇

抗癌15年,她写诗、著书、建阅读群、办模特队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