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科学抗癌第一步,Vv带你看懂病理报告

作者:小D|2020年07月10日| 浏览:1753

本文来源:与癌共舞订阅号

本文作者:Vv

 

 

 

很多患者初识肺癌,是通过一张“金标准”的病理报告,它经“标本基本信息”、“细胞形态学”、“免疫组织化学”明确疾病诊断,为日后治疗,预后评估,症状解释提供依据。

今天,Vv带您迈出科学抗癌第一步,读懂病理报告。

 

报告第一部分为“基本信息”,描述标本的来源、获取方式、颜色、形态、大小等等。例如:小细胞肺癌肿瘤切面常偏白、粉色,较非小细胞肺癌质地偏细腻;肺鳞癌、腺癌切面呈灰白色;肺鳞癌坏死处常呈灰黄色,质中硬,界不清。

 

报告第二部分通过“细胞形态学”对标本进行组织学分型,肺癌分为两大类“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其中非小细胞肺癌又可细分为腺癌、鳞状细胞癌、大细胞癌等,以下为肺癌主要类型的细胞组织特点。

 

肺癌组织学分类镜下特点2-1

 

肺癌组织学分类镜下特点2-2

 

在标本检验过程中,由于癌细胞的多样化、特异性,往往通过组织细胞学并不能全面的判读标本。病理报告的第三部分“免疫组织化学” ,为明确病理类型,精准治疗方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1

免疫组织化学法

常见肺癌标记物

 

TTF-1

 

是肺腺癌最常见的免疫标志物之一, 80%肺腺癌+,与肿瘤分化程度正相关,分化越差越可能表达缺失。TTF-1主要用于肺鳞癌与肺腺癌的鉴别,通常肺鳞癌(-)。TTF-1同时表达于神经内分泌肿瘤,50%的大细胞神经内分泌及90%的小细胞肺癌TTF-1呈阳性。

 

NapsinA

 

80%肺腺癌+,3%肺鳞癌+,表达与分化程度相关。肺神经内分泌肿瘤不表达NapsinA,可用于鉴别Nets。 

 

下图为TTF-1 、NapsinA在不同组织类型肺腺癌中的表达情况,两种免疫组化标记物阳性与分化程度呈正相关。

 

 

CK7

 

肺腺癌最敏感的免疫标记物,阳性率近100%,在鉴别原发性肺腺癌与转移性结直肠腺癌时,CK7作为首选配套组合标记物,但CK7特异性较低,同时广泛见于肺鳞癌,乳腺,胃,卵巢,子宫等多部位发生的腺癌。

 

P63、P40

 

肺鳞癌最常用标记物,90%的肺鳞癌p63呈强烈弥漫性核表达,特异性相对P40较低,小部分肺腺癌、内分泌肺癌也呈局灶性弱阳性。P40,肺鳞癌敏感性与P63相似,但特异性高于P63,在其他肺癌类型中阳性率仅为3%左右。

 

DSG1 、CK5/6

 

常用于肺鳞癌的免疫组队标记物,敏感性较高,p63不表达情况下,单一CK5/6不足以支持鳞癌诊断。

 

CgA、Syn、CD56

 

肺内分泌性肿瘤 ,包括类癌,大细胞癌及小细胞癌的标记物,通常小细胞癌的诊断通常依靠组织形态学特征,CgA、Syn、CD56是最长见的神经内分泌标志物组合,阳性率较高,其中CgA是一种位于基质中的大分泌颗粒的蛋白,特异性最强。

 

 

Ki67(增殖指数)

 

Ki67是一种增殖相关的核抗原,反应癌细胞镜下有丝分裂的情况,标记处于增值周期中的癌细胞,标记阳性率越高,肿瘤生长越快,组织分化越差,对放化疗越敏感,例如小细胞肺癌Ki67通常表达为80%~100%,Ki67在神经内分泌肿瘤的分型有重要意义。

 

EGFR

 

EGFR免疫组化结果标准:0分为阴性,1-3分为阳性。

 

EGFR常见突变类型为外显子19缺失突变和外显子21点突变,免疫组化可适用于此两种突变的检测,然而EGFR突变的特异度高,敏感度较差,目前常用的“6B6、SP111、43B2、SP125”几种抗体的点位设计,均不能检测出其他少见的突变类型,因此对于免疫组化“阴性“”的患者需应用基因测序或“PCR”进一步检测。

 

美国NCCN指南明确指出,EGFR-TKI治疗进展期非小细胞肺癌前,应对EGFR状态筛选最适宜对象。

 

一般认为,评分3分可直接使用EGFR-TKIs治疗,评分0-2需要分子学方法确认。

 

ALK

 

ALK融合蛋白免疫组化结果标准:IHC检测阳性与FISH一致性非常高。

 

适用于免疫组化检测ALK融合蛋白表达的抗体主要为”D5/F3/5A4”其敏感性和特异性为较高,无细胞染色0分,微弱细胞质染色1分,中度细胞质染色2分,强胞质颗粒状染色3分,当免疫组化强染色3分时与FISH(金标准)检测结果一致性为98%。

 

目前国内应用的罗氏“VentanaALK检测系统”更加敏感,检验结果仅分为“阴性”,“阳性”,与FISH结果吻合率达98.8%。

 

FISH(金标准),IHC,PCR,NGS,几种方式针对ALK均未达到100%,以FISH和IHC作为标准,PCR,NGS检测灵敏度为70%,85%;特异度为87%,79%。几种检测方式也存在一定的不一致性,即使轮番上阵,也无法避免漏查。

 

 

Her2

 

Her2免疫组化结果标准:0分阴性,1分阴性,2分不确定,需进一步FISH检测,3分阳性。

 

ROS1

 

ROS1重排:IHC检测ROS1+++,ROS1++时阳性率与FISH结果较为一致,免疫组化用于检测ROS1融合的特异性低,后续检测是必要的。存在一种ROS1重排与 ROS1 TKI起效相关,某些临床特征(吸烟状况和组织学)与重排存在相关性。

 

 

C-MET

 

IHC检测c-MET蛋白表达情况,C-MET+++,C-MET++被定义为高表达,有研究表明MET蛋白在异常激活后才会在肿瘤增值发挥作用,IHC检测可能较FISH法更敏感,当MET++,FISH阳性率35.5%,MET+++时,FISH阳性率达到64%,存在较大差异。

 

 

KRAS

 

KRAS突变与对EGFR TKI治疗的疗效降低相关,由于出现可以靶向重叠变异的可能性较低,因此存在一种已知KRAS激活突变可以识别将不可能从进一步分子检测中获益的患者。

 

临床中,大部分鉴别诊断的免疫组化检测结果无论染色强度如何,以阳性表达为诊断依据,但用于预后判断,增值指数,激素受体,以及靶点检测,不仅要做定性观察,还应该做定量评价,目前除EGFR、ALK外,其他少见基因的IHC检测结果仍存在争议,进一步FISH确认才有临床价值。

 

PD-L1

 

PD-L1 IHC的判读通常关注表达任何水平膜染色的肿瘤细胞的比例,不同肿瘤类型的检测标准、判读方法,预测价值不同,FDA批准的22C3抗体伴随诊断指导K药治疗,是针对非小细胞肺癌使用TPS,TPS是在任何强度下显示部分或全部膜染色的活的肿瘤细胞的百分比,但针对胃腺癌,食管癌,宫颈癌,尿路上皮癌推荐使用CPS方法。

 

PD-L1阳性和阴性的界定,取决于特定的抗体和平台,不同样本,不同来源,不同取样位置都会导致结果差异,因此,针对每一种免疫制剂的治疗应选用相应的抗体,同时,PDL1表达并不是免疫治疗能否起效的决定性因素。

 

目前市场上PD-1、PD-L1相对应的检测抗体分别为:

  • Nivolumab(Dako288) 阳性≥1% 约60%;强阳性≥5% 约50%;

  • Pembrolizumab(Dako22C3)阳性≥1% 约86%,强阳性≥50%约36%;

  • Atezolizumab(SP142)阳性≥1% 依据TC IC分级

  • Durvalumab(SP263)高表达≥25%;

  • “蓝印计划中”28-8、22C3和SP263三者一致性较高,SP142敏感性较低。

 

2

总结

 

以病理为基础,结合影像学,分子生物学,参照大量的循证医学证据。建立一个对治疗,预测和预后更有意义的分类系统,是IASLC/ATS/ERS的共同目标。只有在充分依据的前提下,肺癌的精准治疗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参考文献:

[1]2004年肺癌WHO组织学分类

[2]2011年肺腺癌手术标本IASLC/ATS/ERS 分类

[3]肿瘤基础与临床2015年4月第28卷

[4]小细胞肺癌45例临床病理分析

[5]中国误诊学杂志

[6]2015年肺腺癌WHO分类

[7]2015【指南】非小细胞肺癌免疫组化标志物专家共识

[8]2020.1版NCCN非小细胞肺癌临床指南

[9]医学肺腺癌病理学课件-王鑫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与癌共舞订阅号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你觉得抗癌是下棋,还是打地鼠?
上一篇

你觉得抗癌是下棋,还是打地鼠?

T细胞免疫效果差或不是因为T细胞耗竭,而是肿瘤内干细胞样CD8+T细胞减少所致
下一篇

T细胞免疫效果差或不是因为T细胞耗竭,而是肿瘤内干细胞样CD8+T细胞减少所致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