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首页 - 靶向药 - 靶向药一代一代吃才能活得更久?对此,我们探索了200位患者的真实想法

靶向药一代一代吃才能活得更久?对此,我们探索了200位患者的真实想法

LensNews

写在前面:

针对EGFR的靶向药有多种,一二三代药都已获批上市;

患者可以选择先吃一代药,耐药后再吃三代,也可以直接吃三代药;

到底哪一种能给肺癌患者带来最大的获益?

为此,我们做了一个调查,查了一些资料。

 

确诊肺癌之后,运气很重要。

在我国,约一半的肺癌患者具有敏感基因突变,比如EGFR突变或ALK融合,可以使用靶向药,一天吃一两次药,就能控制住肿瘤。多数患者在靶向药的“庇护”下,跟正常人完全一样,遛弯、买菜、广场舞丝毫不受影响。

所以,能有靶向药吃的患者是相对“幸运”的,不需要承受化疗之苦。

按照传统的观点,靶向药需要一代一代的吃,先使用第一代,耐药后换下一代。但是,随着多个新药的出现,这种观点受到了挑战,很多临床医生都关注这个问题:

一代耐药后换二代,或者直接使用二代甚至三代药物,哪种能给癌症患者带来最大获益?

对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来说,这个问题尤其突出。目前,一代和三代EGFR抑制剂都已上市,其中一代药早已被获批用于一线治疗,三代药一线治疗方案虽然尚未在国内获批,但目前已被国际四大指南推荐作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首选用药。很多癌症患者都关心:到底哪种吃法能活得更久?

 

1

EGFR突变:上帝赋予中国人的礼物

 

对国内肺癌患者而言,EGFR突变是最常见的驱动基因突变,约40%-50%的肺腺癌患者具有该突变;而在欧美国家,这个比例只有10%。

因此,EGFR突变常被医生戏称为“上帝赋予中国人的礼物”。

有了EGFR突变,意味着可以吃对应的靶向药,有效率高达60%-70%以上,副作用也不大。目前,常用的药物包括第一代靶向药厄落替尼、吉非替尼和埃克替尼,第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第三代奥希替尼(AZD9291,泰瑞沙)……

所以,对付EGFR突变的武器这么多,怎么用才最科学,让肺癌患者活得更长久?

之前,大家都是先使用第一代靶向药,耐药之后如果有T790M突变,再使用第三代靶向药泰瑞沙。但是,最近两年,伴随着新的临床数据公布和药物监管机构的认可,大家对于泰瑞沙的使用有了新的认识:

 

2018年4月18号,基于优异的临床数据,美国FDA批准了泰瑞沙可以一线直接用于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截至目前,《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指南》、《日本肺癌指南》、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非小细胞肺癌指南》和《Pan-Asia亚太肺癌指南》也相继把泰瑞沙推荐为晚期NSCLC一线治疗的首选药物。

这意味着,已经有充分的临床数据证明EGFR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可以不使用第一代靶向药,而是直接使用第三代靶向药。

不过,对于这种挑战传统的用法,肺癌患者是如何看待的?为此,我们专门进行了一次患者问卷调研。

 

2

先吃三代药VS一代药,患者怎么选?

 

为了探索肺癌患者对于选择一代或三代药的的真实想法,我们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一共收集到了233份有效问卷,现在将一手调研数据披露如下:

一半的患者并不认可“三代药先吃”。针对初诊的EGFR突变患者/家属,当面临一线治疗方案时,47.21%的患者选择第三代靶向药,认可这种新的治疗方案;而52.79%的患者依然坚定的选择一代靶向药。

 

 

首选三代药的患者。我们调查了一下患者首选三代药的原因,大部分患者认为三代药先吃可以带来更长的生存期和更好的生活质量,同时减少脑转移的发生。

 

 

首选一代药的患者。而对于首选一代药的患者来说,大部分认为靶向药一代一代吃,才能活得更久,同时也担心直接使用第三代药物,一旦耐药就无药可用了。

 

 

所以,不管首选一代还是三代药,患者最关注的还是总生存期,毕竟活得长才是硬道理。

除了调查问卷,我们还采访了咚咚平台的一位患者家属李先生,很不幸,其父亲罹患肺腺癌,由于发现的比较晚,已经肝转移,不能手术。庆幸的是,经过基因检测具有EGFR突变,可以使用靶向药治疗。李先生表示:作为患者家属,我最在乎的是能够让父亲活得更长久,父亲只有一个,只要他活着,我们的家就是完整的;我也知道科技在发展,医学在进步,在了解到EGFR靶向治疗的知识后,我们家属也是很犹豫,最纠结的地方在于,哪种治疗方案能让我父亲活得更长久?

 

3

先吃三代药,生存期会更长吗?

 

透过调查问卷,对大部分患者来说,大家最在乎的是:一线治疗的时候,直接使用三代药泰瑞沙,是不是比使用一代药+泰瑞沙能让患者活得更长久?

这个问题暂时还无解,不过一个大型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可能很快会提供科学准确的答案。这个临床试验代号FLAURA,在全球招募了500多位EGFR敏感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平均分成两组:一组直接使用泰瑞沙,另外一组使用一代靶向药。

FLAURA临床试验是为了比较泰瑞沙和一代靶向药作为一线治疗药物,谁的效果更好,结果泰瑞沙几乎完胜一代靶向药,中位无进展生存期18.9月 VS 10.2月,这也是FDA批准泰瑞沙一线治疗的重要临床数据。

目前,FLAURA临床试验已经公布过一次中期分析的生存期数据:一线直接使用泰瑞沙,可以降低37%的死亡风险。另外在近日召开的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研究人员基于Weibull模型对生存期数据进行了预估:直接一线使用泰瑞沙的患者,5年生存率估计为31.1%,而第一代药物吉非替尼/厄洛替尼治疗组只有15.5%,直接用泰瑞沙5年生存率可能翻倍。注意,这只是预测数据,更成熟的数据会在今年年底的欧洲肿瘤学年会上公布,一起期待惊喜。

 

 

4

先吃一代药,仅1/4患者能用三代

 

对于先吃一代药的患者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一代药耐药后,有多少患者可以真正用上三代药?靶向药一旦耐药,肿瘤会进展很快,有可能,一代药耐药后患者状态太差,无法使用三代药治疗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同样进行了问卷调查:49%的患者认为有50%的机会用上三代药,24%的患者认为有75%的机会用上三代药,甚至3.8%的患者认为100%能用上三代药?

 

 

那这个比例到底是多少呢?

针对这个问题,FLAURA临床试验也提供了一个科学的数据: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代药耐药后,只有46%的患者能够进行二线治疗,而其中只有43%的患者真正使用了,也就是仅1/4 (25.69%)的患者,最终能够有机会使用泰瑞沙进行二线治疗。

所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FLAURA临床试验中,一代药耐药后,真正用上三代药进行二线治疗的患者比例只有25.69%,意味着75%的患者没有机会使用三代药了。

最后,我们期待更多临床数据,给广大患者提供更科学的治疗方案,让“黄金突变”的肺癌患者活得更好,活得更久。

 

参考文献:

1. Soria JC et al.Osimertinib in Untreated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N Engl J Med. 2018 Jan11;378(2):113-125.

2. http://abstracts.asco.org/239/AbstView_239_254741.html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菠菜信息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