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多纳非尼单药OS超2年,或成肝癌患者的不二选择

作者:半夏|2021年06月30日| 浏览:1718

文章来源:国际肝胆资讯

2021年6月9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甲苯磺酸多纳非尼片(商品名:泽普生®)正式获批,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全身系统性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作为首个在总生存(OS)方面相比索拉非尼表现出优效性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多纳非尼的上市让肝癌患者的一线治疗又多了一项选择。在此前的ASCO会议上,多纳非尼凭借ZGDH3临床研究的结果,惊艳全球。纸上谈兵终觉浅,来自东部战区总医院秦淮医疗区(原八一医院)的刘秀峰教授为我们提供了在该临床中心接受治疗的一例肝癌患者的病例。该患者在接受多纳非尼一线治疗后存活2年半,且未发生严重不良反应,安全可耐受。

国际肝胆资讯

患者基本情况

男性,54岁,既往有乙肝、肝硬化,无手术史。

 

2016年10月27日,经病理检测诊断为肝细胞癌,BCLC-C期, 伴有门脉侵犯(门脉右支癌栓);基线Child-Pugh评分为6;基线AFP水平为9.3 μg/L,ECOG评分为1分。

抗肿瘤治疗经过

2016年12月1日,首次接受多纳非尼治疗(0.2g,每日两次口服),治疗24周后,病灶稳定,经评估该受试者疾病稳定(SD),继续接受多纳非尼治疗,患者持续表现为疾病稳定达20个月。整个治疗期间,受试者最佳疗效为疾病稳定(SD)。

 

图片

 

多纳非尼治疗88周影像复查发现肝脏和肺部出现新发病灶,提示疾病进展。根据研究者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达到了20.2个月。受试者仍然选择继续使用多纳非尼治疗4个月,于2018/12/6服用最后一剂多纳非尼,所以多纳非尼的使用时间长达24.2个月。患者于2019/4/30死亡,从随机入多纳非尼组开始计,OS 达到29个月。

 

安全性方面,受试者整体耐受良好,出现的不良事件均为2级且未导致多纳非尼剂量调整或停药,所有不良事件在治疗后缓解。同时监测受试者接受多纳非尼治疗期间AFP变化情况,发现AFP水平均在正常值范围,控制良好。

 

图片

病例讨论

针对这一长期生存病例,我们邀请到了东部战区总医院秦淮医疗区(原八一医院)的刘秀峰教授为我们进行了深度的解读。

1

ORR提高不明显,但可延长PFS和OS

从理论上讲,接受一种治疗后肿瘤缩小越明显,说明对药物越敏感,越有可能从治疗中获益。因此,早年的临床研究多采用反应肿瘤大小变化的指标来评价疗效,并据此决定是否需要更改治疗方案。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逐渐认识到,短时间内的肿瘤缩小率(ORR)并不总能换来生存时间的延长,临床研究中ORR对于OS的预测价值非常有限。

 

该案例中患者使用多纳非尼长达24.2个月,但是肿瘤病灶一直SD,与ZGDH3研究整体数据一致。临床前药理学研究证实,多纳非尼既可抑制VEGFR、PDGFR等多种受体酪氨酸激酶的活性,也可直接抑制各种Raf 激酶,并抑制下游的Raf/MEK/ERK信号传导通路,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和肿瘤血管的形成,发挥多重抑制、多靶点阻断的抗肿瘤作用。接受抗VEGF治疗后的影像学表现多为肿瘤密度减低,强化程度减弱,但体积变化可能并不明显,因此需要其他的替代指标以准确评估药物的抗肿瘤疗效。许多关于肝癌靶向治疗药物的临床研究也均表明:一过性的肿瘤缩小未必能换来总生存期的获益,即长期生存并非一定要通过缩小肿瘤才能实现,疾病稳定带来的生存获益同样不容被忽视。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在接受多纳非尼治疗后,PFS高达20.2个月,总生存期高达29个月,单药一线治疗就可达到如此长的总生存实属罕见;此外,整个治疗过程中,多纳非尼持续用药时间达24.2个月,未出现3级以上药物相关性不良反应事件,出现的不良事件均为2级,且未导致多纳非尼剂量调整或停药,所有不良事件在治疗后均得到有效缓解,患者生活质量良好,对药物的耐受性良好,这充分体现了多纳非尼的安全性优势。

2

选择正确的治疗方式,患者长期“带瘤生存”才会成为可能

在这例患者中,多纳非尼治疗的最佳疗效仅为SD,大家可能会比较担心,是不是说明多纳非尼的缩瘤效果不好呢?在ZGDH3研究中,多纳非尼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6%,在一众免疫药物的高ORR中确实不出众,但是,对于肿瘤患者来说,延长总生存才是最终目标,显而易见,多纳非尼达到了患者心中长期生存的预期。

 

虽然本例患者未能达到部分/完全缓解,但患者的病灶达到了长期的稳定,说明多纳非尼的抑瘤效果还是不错的。这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近来在癌症领域备受关注的名词——带瘤生存。“带瘤生存”是指病人经过全身有效的抗肿瘤治疗后,常见的癌性症状(如出血、癌痛、咳嗽、吞咽困难等)消失,癌细胞不再扩散,病情长期稳定并趋于好转,病人一般状况良好,可独立工作和生活;换言之,就是通过抗肿瘤治疗使得机体免疫保护功能大于肿瘤扩散能力,使癌细胞长期“静止”、“休眠”,病人处于带瘤生存的临床稳定状态。“带瘤生存”是中晚期癌症病人得以长期存活的出路,也是目前科研主攻方向。在我国,约70%左右的肝癌患者一经发现就是晚期,因而丧失了手术的机会。对于这些患者而言,带瘤生存或许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在ZGDH3研究中,多纳非尼在疾病控制率DCR方面相较于索拉非尼而言有所改善(30.8% vs 28.7%),且24周DCR改善差距进一步扩大(20.7% vs 15.7%),提示多纳非尼的抑瘤效果优秀,本例患者也印证了这一结论。总生存期方面,多纳非尼是近14年来单药头对头对比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癌研究中,唯一获得优效的靶向单药,这一系列数据都意味着多纳非尼或可成为肝癌患者一线治疗的首选。

图片
专家简介

刘秀峰 教授

东部战区总医院秦淮医疗区(原八一医院)

肿瘤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

CSCO理事/副秘书长

CSCO肝癌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CSCO胆道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胰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参考资料

REFERENCE

[1]毕锋,多纳非尼对比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全国多中心II/III期临床研究及其亚组分析报告。2020 CSCO大会,肝癌专场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只有10%的人知晓感染, 还有90%未经治疗!这种病毒在沉默中爆发就来不及了!
上一篇

只有10%的人知晓感染, 还有90%未经治疗!这种病毒在沉默中爆发就来不及了!

警惕!癌症患者接种辉瑞mRNA新冠疫苗后出现严重副作用,这类情况应多加注意!
下一篇

警惕!癌症患者接种辉瑞mRNA新冠疫苗后出现严重副作用,这类情况应多加注意!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