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警惕!癌症患者接种辉瑞mRNA新冠疫苗后出现严重副作用,这类情况应多加注意!

作者:小D|2021年06月30日| 浏览:3918

新冠肺炎,一场席卷全球灾难性的传染性疾病。

 

随着我们抗击新冠肺炎的步伐不断向前,新冠肺炎疫苗成了我们扼住疾病传播的最有效手段。截止2021年6月25日,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信息,我国已经累计完成11.2亿次新冠疫苗的接种,超6.3亿人完成了新冠疫苗的接种。

 

然而,在新冠疫情肆虐的阴影下,癌症患者这个特殊的人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从大数据来看,癌症患者罹患新冠肺炎会导致生存期大幅降低,但也有极少数幸运儿反而受益于新冠肺炎:前不久,我们曾报道过一位病例在罹患新冠肺炎后,癌症完全缓解的案例。(参考文章:不可思议:得了新冠肺炎,肿瘤却消失了?

 

那么,癌症患者是否应该接种新冠疫苗呢?目前在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的指南中,并未禁止癌症患者注射新冠疫苗,而在中国卫健委发布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中,也明确提及恶性肿瘤患者可以接受新冠疫苗。

 

但就在最近,国际顶尖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刊载了一篇临床文章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该文章记录了1位长期接受PD-1疗法的结直肠癌患者,在进行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接种后,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的免疫治疗相关严重副作用。

 

 

这位患者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这位58岁的患者早在2019年前后就被检查出罹患结肠癌,所幸他是结肠癌中的幸运儿——错配修复缺陷型结肠癌(即dMRR型结肠癌),这种类型的癌症对免疫治疗有着非常好的应答。

 

2019年2月,这位患者开始接受PD-1抑制剂的治疗。虽然PD-1抑制剂的副作用相比传统治疗而言要轻得多,但他仍然遭遇了两次免疫治疗副作用:


01

第一次副作用发生在治疗开始两个月之后。这位患者在接受PD-1抑制剂治疗之前就患有脊髓小脑性共济失调的毛病,接受PD-1抑制剂治疗后这个症状极大的恶化了,因此患者不得不暂停了PD-1抑制剂的治疗,并开始服用激素(泼尼松龙)来控制PD-1抑制剂的副作用。
采取了治疗措施后,患者的症状很快得到了恢复。2019年6月,患者重新开始了PD-1抑制剂的治疗,病情始终保持稳定。

02

直到2020年3月,患者第二次出现了免疫治疗相关副作用。有了上一次应对副作用的经验,这一次这位患者处理起来非常果断,再次服用激素(泼尼松龙),很快副作用就得到了控制,它的结肠癌病情也始终保持稳定,没有进展。


最大的转折发生在2020年12月。

 

大家都知道,2020年可谓多灾多难的一年,新冠疫情的肆虐给全球人民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这位患者同样不例外。

 

2020年12月2日,这位患者接受了一次PD-1抑制剂的治疗,为了同时抵抗新冠肺炎的威胁,他在27天后的12月29日接种了辉瑞/BioNTech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在此之前,这位患者并未感染新冠病毒。

 

糟糕的事情出现了,接下来的几天中(2021年1月3日),患者开始持续出现肌肉疼痛、腹泻和发烧的症状,症状刚开始时患者仅认为是普通的感冒,还持续服用了解热镇痛药物布洛芬,但依然没有太好的效果。

 

随着症状始终没有改善,患者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了。他第一时间找到了医生,并进行了一系列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这位患者并没有受到病菌感染,也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也就是并没有找到真实的病因。在此同时,这位患者的症状还在不断恶化:持续发烧高达39.8°C,血小板减少、炎症标志物增加、铁蛋白显著增加等情况纷至沓来。

 

在这个危急时刻,终于有医生想起了PD-1抑制剂可能产生的副作用:细胞因子风暴。细胞因子风暴是PD-1抑制剂较为罕见的一种副作用,在细胞因子风暴的状态下,人体会大量释放细胞因子而导致全身炎症反应,很有可能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和多脏器衰竭等多种严重后果,是PD-1抑制剂最为危险的副作用之一。

 

终于找到了可能产生这个症状的症结所在,这位患者立即接受了静脉注射激素(甲基强的松龙)的治疗。对症下药,副作用自然得到了缓解,7天后,患者的各项指标开始恢复正常,患者也获准出院回家。此后,这位患者没有再发生发热等症状,保持良好状态。

 

辉瑞的mRNA新冠疫苗是不敢再次接种了,但病情还得继续控制。2021年2月8日,这位患者再次接受了PD-1抑制剂治疗,与预料中的一致,这位患者在恢复PD-1抑制剂的注射后并没有出现任何不良的反应。

 

论文的作者在文章中指出,细胞因子风暴通常发生在PD-1抑制剂治疗后的第4周,而这位患者已经持续使用PD-1抑制剂22个月,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与单独使用PD-1抑制剂的关系可能并不大;而患者在接种辉瑞的mRNA新冠疫苗后第5天就开始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的副作用,这其中可能有非常紧密的相关性。

 

也就是说,论文的作者怀疑,是辉瑞的mRNA新冠疫苗诱发了这位患者细胞因子风暴的免疫治疗相关副作用!

 

当然,仅仅是一位个例病例,并不能代表所有癌症患者都不能接种新冠疫苗。

 

作者在论文的最后分析到这位病例情况仅是个例,并不具有普遍性,并且癌症患者通常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癌症患者接种新冠疫苗的收益远大于风险。通过报道这个个例事件,作者也希望可以提醒癌症患者们应该谨慎的接种新冠疫苗,保证治疗的最优化。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多纳非尼单药OS超2年,或成肝癌患者的不二选择
上一篇

多纳非尼单药OS超2年,或成肝癌患者的不二选择

快停!这件事儿比乳腺癌本身更可怕,很多人不知道
下一篇

快停!这件事儿比乳腺癌本身更可怕,很多人不知道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