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乳腺癌“传奇”新药在中国递交临床试验申请;2020医保最新消息公布,评审工作正式开启;世界首位艾滋病治愈者因癌症逝世

作者:小D|2020年10月19日| 浏览:3470

抗癌大事件

 

 

【DS-8201:乳腺癌“传奇”新药,在中国递交临床试验申请了!】


10月14日,CDE网站(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最新公示,日本药企第一三共(DaiichiSankyo)在中国提交了他们的“明星抗癌药物”DS-8201的一项临床试验申请。


DS-8201代表了一个全新的抗癌药物家族——抗体偶联药物(简称ADC药物),本质就是把靶向药物的精准和化疗药物的高效杀伤结合起来,定点爆破,精准狙杀癌细胞。

DS-8201之所谓被赋予重要期待,其一是它创造了97.3%的疾病控制率和60.9%的客观缓解率,展现了一个重磅药物的惊艳疗效;其二是它在众多HER2药物治疗后,依然能取得如此惊艳的疗效。详情参考文章:颠覆传统, 化疗药也能精准锁定癌细胞? “靶向+化疗”结合, 全新抗癌药DS-8201刷屏了!

 

 

2020医保最新消息: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形式审查结果正式发布

 
10月17日,国家医保局官网发布《关于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形式审查结果查询的公告》。公告显示,经过系列前期公示及审查复核,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形式审查结果已正式形成。

基本工作已经完成,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将正式开展专家评审、谈判等相关工作。这就意味着,2020年医保更新已经正式走上正轨,期待更多抗癌药纳入医保范围。


首位艾滋病治愈者病逝,“柏林病人”因白血病复发逝世

 

10月2日,《纽约时报》披露“柏林病人”——蒂莫西·布朗(Timothy Brown)去世,他是世界上首位已知被治愈HIV感染的人。但他一直在与另一种众病之王——癌症(白血病)在抗争着。9月29日去世,享年54岁。


“柏林病人”艾滋病的治愈是通过对白血病的治疗——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手段治疗的。移植过程中,他的医生团队选择了一个对艾滋病“天然抵抗”的干细胞作为移植对象,负责治疗他的那个柏林医生团队从匹配供体中筛选了一个对艾滋病天然抵抗的供体。干细胞治疗不仅对白血病起到了治疗作用,对艾滋病也有了“意外之喜”,新移植的细胞清除了原有携带病毒的细胞,艾滋病病毒奇迹地从他体内消失了,因此他也成为了世界上首个艾滋病治愈的个体。

癌讯新前沿


 

【有内鬼!肺内细胞竟帮助乳腺癌细胞的肺转移】


肺部是癌转移最常见的位置。近日发表在《自然·免疫》杂志上的研究发现,癌细胞的肺转移过程居然有内鬼相助[1]

我们都知道癌细胞的生存、增殖和转移需要消耗很多能量,它们会疯狂地抢夺人体内的营养物质。而这项最新研究则发现我们肺里面的肺间质细胞能够促进周围的中性粒细胞积累大量脂质分子,而中性粒细胞转手就将这些营养“送”给了乳腺癌细胞,成为乳腺癌细胞完成肺转移的能量供给池。


【科学家发现CAR-T治疗的神经毒性的原因】

CAR-T细胞治疗在B细胞白血病以及淋巴瘤等治疗中表现出极好的临床效果。然而,在治疗过程中许多患者会产生脑水肿,脑出血,脑部血管破裂等神经系统损伤的副作用。

近日,一项发表在《细胞》杂志上的研究利用单细胞测序技术发现大脑的壁细胞同样表达CAR-T的靶向分子“CD19”[2]。这些表达CD19的壁细胞缠绕并支撑着大脑内的血管系统,维持着血脑屏障的完整性,因此CAR-T细胞对于这些壁细胞的攻击可能是患者在接受CAR-T治疗时产生神经毒性的原因。


【PD-L1抗体显著增强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效果】

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大约占所有乳腺癌患者的15%,并且目前尚无有效的靶向药,主要是术后依靠化疗进行辅助治疗。近日,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了IMpassion031研究报告,探讨了PD-L1抗体阿替利珠单抗(atezolizumab)联合白蛋白紫杉醇、阿霉素、环磷酰胺用于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3]

阿替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20.6个月,其中有95例(58%)患者完全治愈。安慰剂联合化疗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9.8个月,只有69例(41%)患者完全治愈。结果表明,对于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阿替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和蒽环类化疗的新辅助治疗可显著提高患者的治愈率,且安全耐受。


【黑色素瘤4年随访,纳武单抗辅助治疗效果优于伊匹单抗】

对于高危的III期恶性黑色素瘤患者来说,即使手术切除成功,仍然有很大的比例会复发,复发转移以后,病情可能会加重,近几年,术后辅助治疗采用免疫疗法成为主流手段。

近日,《柳叶刀·肿瘤学》杂志发表了CheckMate-238实验的4年随访结果,数据显示PD-1抗体纳武单抗治疗组和CTLA-4抗体伊匹单抗治疗组的4年无复发生存率分别是51.7%和41.2%[4]。因此,与伊匹单抗相比纳武单抗在黑色素瘤辅助治疗中具有更佳的疗效。



参考文献:
[1]. Li,P. et al. Lung mesenchymal cellselicit lipid storage in neutrophils that fuel breast cancer lung metastasis. Nature immunology,doi:10.1038/s41590-020-0783-5 (2020).
[2]. Parker, K. R. et al. Single-Cell Analyses Identify Brain Mural Cells ExpressingCD19 as Potential Off-Tumor Targets for CAR-T Immunotherapies. Cell 183, 126-142 e117, doi:10.1016/j.cell.2020.08.022 (2020).
[3]. Mittendorf, E. A. et al. Neoadjuvant atezolizumab in combination with sequentialnab-paclitaxel and anthracycline-based chemotherapy versus placebo and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early-stage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IMpassion031):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hase 3 trial. The Lancet 396,1090-1100, doi:10.1016/s0140-6736(20)31953-x (2020).
[4]. Ascierto, P. A. et al. Adjuvant nivolumab versus ipilimumab in resected stageIIIB–C and stage IV melanoma (CheckMate 238): 4-year results from amulticentre, double-blind, randomised, controlled, phase 3 trial. The Lancet Oncology,doi:10.1016/s1470-2045(20)30494-0 (202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程书钧院士:三个锦囊致癌症患友(漫画版)
上一篇

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程书钧院士:三个锦囊致癌症患友(漫画版)

做PET/CT的辐射会加重病情?北肿主任组团答疑!(漫画版)
下一篇

做PET/CT的辐射会加重病情?北肿主任组团答疑!(漫画版)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