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肠癌

肠癌

补充叶酸,降低肠癌风险

补充叶酸,降低肠癌风险

叶酸,是一种B族维生素(维生素B9),因在绿叶中含量丰富而得名。我们人体无法自己合成叶酸,因此必须通过饮食来来获取。众所周知,叶酸对于预防新生儿先天性畸形,因此,孕妇常常需要注意补充叶酸。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补充叶酸还有一项好处——降低结直肠癌风险。 近日,希腊约阿尼纳大学医学院、南加州大学、Fred Hutchinson癌症中心等70多家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合作,在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期刊发表了题为:Genome-wide interaction analysis of folate for colorectal cancer risk 的研究论文。 研究团队分析了超过70000人的数据,发现通过饮食(菠菜、卷心菜、西兰花等)或服用补充剂来增加叶酸的摄入量,可以帮助降低结直肠癌风险。 具体来说,对于膳食叶酸摄入量较高的人,每增加260微克(每天推荐摄入量为400微克)的膳食叶酸摄入量,患结直肠癌(包括近端结肠癌、远端结肠癌和直肠癌)的风险降低7%。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结直肠癌是全球范围内发病率排名第三、致死率排名第二的癌症类型。结直肠癌可能发生在任何年龄,但大多只影响50岁以上的老年人,年轻人群中结直肠癌的发病率很低。然而,近30年来,5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中结直肠癌的发病率一直在上升。 叶酸,是一种B族维生素(维生素B9),在许多食物中都可以找到,尤其是菠菜、卷心菜、西兰花、葵花籽、全谷物、豆类以及柑橘等水果。叶酸也可以作为叶酸补充剂。叶酸和叶酸在帮助产生红细胞方面至关重要,对怀孕或备孕的女性尤为重要。  在这项最新的研究中,研究团队分析了来自51项研究的70000多人(30550例病例和42336例对照组)的数据。研究团队探讨了常见基因变异与膳食叶酸、叶酸补充剂使用和总叶酸与结直肠癌风险之间的相互作用。结果显示,通过膳食或通过补充剂来增加叶酸的摄入量,都可以帮助降低结直肠癌风险。 研究团队认为,这一研究结果支持了叶酸可能有效预防结直肠癌这一假设,即使在通过饮食获得的正常摄入水平下也是如此。该研究还通过全基因组交互分析发现,叶酸可能影响癌症风险,包括参与调节这一风险的基因位点——基因组中的一个特定区域(位于第3染色体上的3p25.2位点)可能改变叶酸补充剂与结直肠癌风险之间的关联。但这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涉及的基因及其影响。  研究团队表示,在肠癌方面,人们可以采取多种措施来降低风险,包括饮食多样化——富含全谷物、蔬菜、水果和豆类的饮食,这支持了这项研究的结果。这项大型研究展示了叶酸的潜在保护性健康益处,还补充了多年来一直强调的观点——以蔬菜、水果、全谷物和豆类为基础的健康饮食可以帮助降低癌症风险。 叶酸存在于多种食物中,包括菠菜和西兰花等绿叶蔬菜,实际上,多食用绿叶蔬菜,不仅与降低肠癌风险有关,还可以支持我们的整体健康。 富含叶酸的的60种食物 论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16/j.ajcnut.2023.08.010 撰文丨王聪      

玉米
维生素 D 是消化道癌患者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维生素 D 是消化道癌患者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最近的研究表明,维生素 D 补充剂已被证明对一些消化道癌症患者具有积极作用,因为它可以降低复发或死亡的风险。 JAMA Network Open的一项研究发现,每天服用 2,000 IU 维生素 D 补充剂可针对突变的 p53 蛋白,这些蛋白在癌细胞中积累,可将某些患者群体的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近三分之一。 相应的研究共有 392 名消化道癌症患者,测量了他们的抗 p53 抗体(突变 p53 蛋白的一代抗体)水平。具体癌症类型包括结直肠癌183例、胃癌170例、食管癌37例和小肠癌2例。所有患者均接受随访,中位时间为 3.5 年。 研究中的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两组:维生素 D 组(241 名患者)和安慰剂组(151 名患者)。 在维生素 D 组和安慰剂组中,有一个由 80 名患者组成的亚组,称为 p53 免疫反应性,其中一些患者根据血清(血液中的透明液体)和癌细胞中 p53 蛋白的结果进行分类。 维生素 D 组中 p53 免疫反应性亚组参与者的五年无复发生存率(RFS,患者在治疗后存活且没有任何癌症体征或症状)率为 80.9%(13 名患者),相比之下,5 年无复发生存率为 30.6%(1 名患者)。患者)在安慰剂组中。 维生素 D 对非 p53 免疫反应性亚组的五年无复发生存率“没有影响”,维生素 D 组患者的 RFS 率为 […]

玉米
检测指标不适合免疫治疗的多处转移癌症患者,用PD-1后全部病灶消失,生存8年多了

检测指标不适合免疫治疗的多处转移癌症患者,用PD-1后全部病灶消失,生存8年多了

今天的文章是关于一个微卫星稳定型(MSS)、PD-L1表达阴性的肝转移肠癌病人,通过使用PD-1抑制剂免疫治疗后,所有可见肿瘤病灶消失,我们一起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先做个小剧透——基因损伤修复(DRR)途径的基因突变、较高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是关键。 一、肠癌病人的治疗困境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在与肠癌的患者或家属沟通的时候。经常会拿一些案例文章供大家参考,比如BRAF基因V600E突变的肠癌,通过药物组合实现5年期间的长生存。这些都是实打实发生的治疗案例,对大家的治疗具有非常好的参考。 一般来说肠癌患者基因检测首先看KRAS基因、BRAF基因等突变情况,此外检测微卫星不稳定性MSI的情况,有时还需要加测PD-L1蛋白表达。这些将会来指导患者能否从靶向药或免疫治疗药物里获益。但是晚期肠癌的微卫星高度不稳定性的比例仅为5%,剩下95%的晚期肠癌对PD-1的治疗应答有限。微卫星稳定型肠癌的免疫微环境以免疫豁免和免疫荒漠型为主,肿瘤淋巴细胞浸润和肿瘤突变负荷(TMB)水平较低,被认为是典型的“冷肿瘤”。目前主要是通过将免疫治疗和化疗、放疗、靶向药联合,调节这种肠癌患者的肿瘤微环境,将“冷肿瘤”变为“热肿瘤”,以提升免疫治疗的疗效。 那究竟什么样的情况下,肠癌患者使用免疫治疗会有效,下面的案例我们看看能获得什么样的启发。 二、一个幸运的晚期肠癌患者 2019年1月,一名50岁男性患者因为直肠癌肝转移而入院治疗,CT影像学检查显示右肝左叶和尾叶有主要的转移瘤,对肝转移病灶的穿刺也证实了是转移性直肠腺癌,第二代基因测序结果发现KRAS基因野生型(没有突变),微卫星稳定型(MSS),PD-L1阴性表达,肿瘤突变负荷TMB数值较高为11.7突变/Mb。 这个患者2014年3月初确诊为IV期直肠腺癌伴随左肝转移,接受8个周期的转换治疗(贝伐单抗联合化疗),随后对直肠和肝转移病灶进行了根治性手术。手术之后患者又接受了5个周期的辅助化疗和1年的维持治疗。 患者的治疗时间周期和用药、影像学检查结果 2019年患者再次复发后,先后使用了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肝部手术治疗等,但是7个月后的检查显示肿瘤已经转移至肺部。在这个时候医生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他们跟患者和家属沟通后,给予患者使用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联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呋喹替尼。2个月之后胸部CT显示双肺肿瘤几乎消失,腹部增强核磁显示肝脏病灶也缩小。迄今为止,患者仅仅进行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的单药治疗,在2022年5月最后一次复查的时候,肝脏和肺部肿瘤完全消失,达到了完全缓解。目前患者身体状况良好,已经无病生存41个月了。总生存期已经达到了106个月(8.8年)。 三、为何患者会有效果? 后面研究者仔细分析了患者的肿瘤组织样本,希望探索出来为何患者的治疗效果会这么好。最后分析出来是基因修复途径DDR有相应的基因突变,此外患者的肿瘤有比较多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当然我们不能由此判断其他的患者也可以达到这样的疗效。但是大家可以作为一个治疗的参考思路。 韦恩图显示四种肿瘤组织中体细胞突变的分布 我们这篇稿件更多的是希望鼓励大家不要放弃。比如这个患者在最后使用PD-1和呋喹替尼的时候,医院的医生是问询并且获得他们知情同意的。但是没有人能确定就一定有很好的效果。因为按照基因检测报告的说法,这个患者不大可能从PD-1抑制剂里获益,也就是不属于免疫治疗的天选之人。但是奇迹真的发生了。 对于微卫星稳定型肠癌患者,有研究探索PD-1联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组合,在三线治疗的总体缓解率大概为7%到27%。此外还有在这种药物组合基础上用放疗、化疗的办法的。总之想办法去捣鼓让免疫治疗起效。 测定的肿瘤免疫微环境中肿瘤浸润免疫细胞的密度 如上面的图示,如果这个患者是最后阶段才想起用免疫治疗,比如躺在病床上已经失去行走能力。体质极度的差,这个时候免疫力已经很低了。这个时候同样使用相应的药物,也不见得会出现治疗的奇迹。 对抗癌症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便只能咬牙努力前行。也许奇迹会在下一个转角处。最后希望本文可以给到大家一些启发和参考。 参考文献: Yang Song et al, Case Report: Genetic and immune microenvironmental characteristics of a rectal cancer patient with MSS/PD-L1-negative recurrent hepatopulmonary metastasis who achieved complete remission after treatment with PD-1 inhibitor, Front Immunol. 2023 Jul 13

玉米
胃癌、肠癌、前列腺癌,患这么多癌症的他究竟惹了谁?

胃癌、肠癌、前列腺癌,患这么多癌症的他究竟惹了谁?

癌症这种疾病的发生原因有环境因素,也有人体自身的基因的原因。在内因和外因综合的作用下,可能人体会有细胞发生癌变,由于各种原因这个癌细胞逃避了免疫的监视,成功地诱导了血管到它周围,逐渐成为了一个恶性肿瘤病灶。进而导致人体出现了各种不适症状。 癌症尽管成为了慢性疾病,但是一般人碰上癌症的概率不像是高血压、糖尿病那么高。但有的人会一生里多次患癌,尤其多种恶性肿瘤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发生,这究竟会是什么原因? 一、多原发性恶性肿瘤 首先来跟大家解释下这个概念,多原发性恶性肿瘤是指一个人发现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恶性肿瘤,而且这些不同的肿瘤没有相关性,不是属于一个部位转移到另一个部位的情况。 同步性多原发性恶性肿瘤是指6个月内发生的多发性恶性肿瘤,这个概念我在玩“章鱼大战螃蟹”小游戏的时候刷到过。而异时性多原发性恶性肿瘤就是指多个不同类型的肿瘤发生的时间超过6个月。 不管时间是不是超过6个月,对于几乎同时发生多个不同的肿瘤,这给患者还是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也大大地加重了治疗的困难。 二、66岁的他患了多个种类的肿瘤 2023年2月1日,一名66岁的男性因为间歇性轻度腹痛、腹胀而入院治疗,郑州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专家经过问诊没发现病人有家族史,这个病人两年前患有前列腺癌并伴随多发性骨转移。 患者在经过胃镜检查后确定是胃癌,活检病理结果显示为浸润性腺癌。CT影像学检查显示胃壁增厚,升结肠局部肠壁增厚,多发骨密度不均,T3椎体低密度影,盆骨有多发高低混合密度影。这个患者为此又接受了结肠镜检查,结果显示结肠癌伴狭窄,活检病理结果为腺癌。也就是同时出现了胃癌和肠癌。 胃部和肠部CT检查和手术后样本 2023年2月13日,患者接受了腹腔镜胃癌根治术(近端胃切除+双通道吻合术)联合根治性右半结肠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显示为胃底低中分化腺癌,升结肠低中分化腺癌。为了避免误诊,这两个不同部位的肿瘤病灶由两位经验丰富的病理学家证实。 目前病人手术之后恢复的情况良好,仍在随访和检查中。不过这个患者截止目前已经发生了3种不同的恶性肿瘤,这种身体不同部位的肿瘤虽然间隔时间很近,但是治疗应与单发癌执行相同的治疗原则,也就是治疗解决了这个肿瘤,也需要去抓紧时间去做另一个肿瘤的相关治疗。对每一个冒起来的刺头都需要兼顾进行打击。 胃肠的术后病理学检查,确定是双原发癌 三、讨论和启发 一般来说遇到同时罹患多种肿瘤的情况下,彻底的检查是极为必要的。而且一旦做了治疗之后,就需要给自己提个醒,就是这种不断发生的肿瘤会不会和基因有一定关系。本文的研究者拟定对病人进行基因测序,以便于明确患者的致病原因。其实这个基因检测在手术之后就可以做的。 人世间,可能对于基因来说,不管是达官富贵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公平的,因为不管是恰好携带了什么基因,目前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基因。只能是说做好相应的预防和检查。另外我们提醒大家关注自己的基因方面的隐私信息,注意不要轻易发到群里或给到其他人,至少要隐藏一下患者的姓名、电话隐私信息,这是属于对患者自己、对家庭的直系亲属都有影响的信息。

玉米
阿法替尼再立功,有望联合KRAS靶向药治疗胰腺癌、肺癌、肠癌

阿法替尼再立功,有望联合KRAS靶向药治疗胰腺癌、肺癌、肠癌

如果恶性肿瘤是众病之王,那么胰腺癌就是众癌之王。胰腺导管癌(PDAC)是胰腺癌的主要亚型,占所有胰腺癌的90%,这种恶性肿瘤的五年生存率仅为11%。90%的胰腺导管癌存在KRAS基因突变,但是针对KRAS基因的靶向药一直进展缓慢。 最近针对KRAS基因G12C位点出现了几款靶向药,分别是Sotorasib(AMG510)和Adagrasib(MRTX849),但是这两款靶向药只针对KRAS基因的G12位点,但是只有2%的胰腺导管癌存在KRAS基因的G12C位点突变,KRAS基因的G12D(占比40%)和G12V(占比32%)在胰腺癌里最为常见。胰腺癌患者期待新的药物治疗策略。 MRTX1133,新的KRAS基因靶向药和用药思路 既然胰腺癌多数是KRAS基因的G12D突变,所以研究者就通过筛选找到了一种药物,他们将这款药给予了个MRTX1133的代号。在肺癌、胰腺癌、结直肠癌的体外试验都显示出一定的治疗潜力。在移植有胰腺导管癌的小鼠模型,MRTX1133在66名试验动物身上展现出肿瘤消退。 尽管有了新的发现,但是之前的临床数据还是让治疗前景不明朗。有研究发现,在KRAS基因G12C位点的获批靶向药中,整体的有效时间很短。如果通过EGFR靶向药联合使用,就可以逆转KRAS基因G12C的靶向药耐药。有一点让我们不好理解的是EGFR基因在KRAS基因的上游,下游的基因突变成了肿瘤的驱动基因,那么通过药物把上游阻断的意义何在呢? KRAS基因突变的信号通路 咱们一起看看上面的图示,KRAS基因在EGFR下游,BRAF基因在KRAS基因的下游,MEK基因在BRAF基因的下游。所以黑色素瘤的BRAF基因V600E突变,我们就通过使用针对BRAF基因的达拉非尼,联合针对MEK的曲美替尼一起阻断治疗,也就是在下游堵住那个发生突变的基因。之前我们曾经见过有针对KRAS基因的突变也使用这两种药物的,也就是既然KRAS基因突变了,那么就在下游两个关卡同时设堵,阻断肿瘤增殖的信号的传递。 但是如果KRAS基因突变了,使用KRAS基因的靶向药物治疗时,同时在KRAS基因的上游使用EGFR的靶向药阻断又有什么意义?还真别说,这个办法管用。 阿法替尼联合MRTX1133治疗胰腺癌的奇效 在之前有个试验揭示了可能的原因,就是如果KARS基因被抑制了,那么上游的EGFR基因就会上调,这样来驱动KRAS和其他关键基因恢复。这个像是通过上游更多的放水来补偿下游的信号被阻断。 这一项发布在《癌症研究》的文献使用KRAS基因的靶向药MRTX1133,联合抗ERBB家族的靶向药阿法替尼来治疗胰腺癌(EGFR和HER2都是ERBB家族的基因),当然目前是将人胰腺癌细胞移植到老鼠里开展的研究。 组合药物治疗让试验小鼠的胰腺肿瘤缩小 如上面的图所示,通过组合药物治疗小鼠里的肿瘤缩小的程度最大。MRTX1133和阿法替尼组合减少了活的癌细胞的数量,这种联合比KRAS基因下游不同的药物组合似乎更加有效果。 组合治疗改善试验动物的生存期 如上面的图所示,通过统计活体小鼠模型的生存时间,也可以发现MRTX1133和阿法替尼让小鼠活的更长,而单药MRTX1133和阿法替尼是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的。阿法替尼和对照啥也不用的情况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一旦将MRTX1133和阿法替尼联合起来,效果就明显了。这两个药物的协同作用非常明显,预期也会很快开展人体的临床试验。 讨论和启示 我们希望这篇文章可以给到大家一些启发,首先是那些正在使用KRAS基因靶向药的患者(不管是肺癌还是肠癌),其实可以考虑将阿法替尼联合起来,以延缓或逆转靶向药的耐药问题。相比EGFR的蛋白大分子药物需要静脉输注,阿法替尼可以很方便地使用,而且考虑可以适度减低剂量避免不良反应。 对胰腺癌病友来说,如果说之前我们不推荐大家做基因检测,现在这篇文章至少改变了我们的一些观念,我们建议大家做个小基因套餐,先把KRAS基因是什么位点搞清楚,然后去找KRAS基因的靶向药,不管有没有批准的药物大家先去尽量找找,通过和阿法替尼组合来作为一个治疗的选择。当然这个决定只能自己下,因为这种组合治疗在国外还没开展人体的临床试验,所以医生是不会给您这么开处方的,当然他们手里也没有MRTX1133。目前胰腺癌患者的办法就是化疗、再化疗,然后…… 很多时候,癌度深刻理解肿瘤病人和家属,很多时候患者等不到药物完整获批纳入医保,他们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如需参考更详细信息大家可以搜索下载本文的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Kevin Christian Montecillo. Gulay et al, Dual inhibition of KRASG12D and pan-ERBB is synergistic in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 Cancer Research (2023).

玉米
晚期癌症从无药可用到全部病灶消失,五年里她用了这三种药

晚期癌症从无药可用到全部病灶消失,五年里她用了这三种药

对于大多数肠癌患者,主要治疗策略通常是化疗。然而,很多患者对基因检测的意义存在疑问。除了KRAS基因突变,肠癌患者可能还有BRAF基因的突变,而BRAF基因的V600E突变是否能从靶向药物治疗中受益呢?接下来我们将一起深入了解。 BRAF基因V600E突变 在实体肿瘤中通常会发现驱动基因突变,因为恶性肿瘤本质上是由基因突变引发的细胞恶性增殖。大约8%至12%的肠癌患者存在BRAF基因突变,其中V600E是最常见的突变位点。 如果肺癌里存在此突变,可以用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这些靶向药物治疗,但这种治疗目前并不能直接应用于肠癌。那么它们对于肠癌的效果如何呢? 一项临床试验对142名肠癌患者进行了评估,所有的患者都存在BRAF基因的V600E突变。他们分别接受了三种不同的组合疗法,治疗效果如下: A组接受了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和EGFR靶向药物帕尼单抗的三联疗法,治疗反应率为21%,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4.2个月; B组接受了达拉非尼和帕尼单抗的联合疗法,治疗反应率为10%,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3.5个月; C组接受了曲美替尼和帕尼单抗的联合疗法,治疗反应率为0%,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2.6个月。 在这项研究中,曲美替尼治疗组的疗效较差可能是因为它靶向的MEK是BRAF基因的下游。下面,我们将介绍一个病例。这位患者从三种药物组合中获益很大,但其使用的EGFR抗体药物是西妥昔单抗,而不是帕尼单抗。 三药联合,52岁的她获得新生 2017年2月,一名没有明显病史的52岁女性因为便秘、腹痛、恶心而就医,检查发现腹部肿胀,左侧有轻度压痛,并且存在贫血的状况。CT检查显示肝脏有一个3厘米的疑似病灶,下结肠有一个可疑的肿块。后面的诊断性结肠镜检查中,在结肠后部发现一个5厘米的非阻塞性肿瘤,活检证实为结肠腺癌。 同年2月,患者接受了初始半结肠切除手术和非典型肝切除术。手术后的分子检测显示,她的结肠腺癌是低分化的,微卫星稳定型,HER2阴性,而且有BRAF基因的V600E突变。检测还显示,淋巴管和周围神经受到了影响,肝脏后方确诊为转移病灶。手术后,她接受了为期6个月的辅助化疗。然而,手术后3个月的复查发现,肝部出现了转移。 治疗过程中临床反应的计算机断层扫描(CT扫描) 在2017年6月至9月期间,该患者接受了FOLFIRI和贝伐单抗的治疗方案。然而,仅仅三个月后,她的病情再次恶化,CEA指标也持续上升。二线治疗采用的是FOLFIRI和西妥昔单抗的联合治疗,但是随后的检查结果显示肝部转移病灶的体积增大,同时在肺部也出现了新的转移灶。由于这些情况,患者的体力状况恶化。尽管患者非常希望能继续治疗,但此时几乎没有可用的临床治疗方案。 然而,基于之前的一篇研究报告,患者开始尝试超适应症用药,同时接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和西妥昔单抗的联合治疗。从2017年12月开始治疗后的两个月,CT检查结果显示肺部、肝部以及腹膜后淋巴结的病灶有部分缓解。又经过两个月的治疗,这三个部位的病灶已经无法再检测到,达到了完全缓解。 患者的治疗过程 因为出现了3级丘疹脓疱性皮疹的皮肤毒性,患者每天都需要使用类固醇乳膏和100毫克的米诺环素,并且暂时中断了西妥昔单抗的使用。此外,由于粘膜毒性,她反复出现尿路感染,因此需要进行抗生素治疗以预防尿脓毒性。尽管她经历了这一切,2018年8月的影像学检查并没有显示病情恶化。从2018年10月开始,她停止了西妥昔单抗的使用,只继续接受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的联合治疗,这样的治疗方式的耐受性明显更好。 到了2022年2月,应患者要求,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的治疗也被中断。此后,她每三个月进行一次CT扫描和血液检查。到2023年1月,她仍然处于完全缓解的状态。 整个治疗过程CEA的变化情况 讨论和分析 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位患者患有微卫星稳定型肠癌,并存在BRAF基因的V600E突变。在我们国家,也有相当一部分患者是这种情况,但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人可能并未对自身的基因突变进行明确的了解和诊断,这是比较可惜的。 上述患者从2017年的无药可治到2023年仍然处于完全缓解状态,相信这样的病例能为许多类似情况的病人提供参考,同时也期望更多的人能达到这样的治疗效果。 最后,我们再次介绍一下:达拉非尼是针对BRAF基因的靶向药,曲美替尼是靶向BRAF基因下游的MEK,西妥昔单抗则是针对BRAF基因上游的EGFR蛋白的抗体药。这三种药物在三个不同的位置共同作用,共同遏制了癌症的发展。 大家可以关注癌度,我们可以为您解读和分析相应的基因检测报告,并提供关于是否存在此类相关的临床试验项目的信息。 . 参考文献: Gudrun Piringer, et al., Ongoing complete response after treatment cessation with dabrafenib, trametinib, and cetuximab as third-line treatment in a patient with advanced BRAFV600E mutated, microsatellite-stable colon cancer: A […]

玉米
81岁老人的病灶全消失,只因为她做了这一种检测

81岁老人的病灶全消失,只因为她做了这一种检测

对于基因检测我们并不陌生,这种技术往往可以为患者找到适合的药物。但是在进行基因检测时,需要使用何种类型的样本,是组织样本还是血液样本? 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结直肠患者的病例,从该患者的组织样本中无法检测到微卫星不稳定性,但在血液样本中却检测到了,基于这个结果,患者进行了免疫治疗并且获益。 组织样本和血液样本 进行肿瘤基因检测,使用组织样本和血液样本会有一些区别。 目前的金标准是使用肿瘤组织样本进行检测。这是因为组织样本含有大量肿瘤细胞,能够提供比血液样本更准确的肿瘤基因突变信息,这对于肿瘤的治疗决策和个体化治疗来说非常重要。然而,与血液样本相比,组织样本会面临肿瘤异质性的问题,也就是说有的地方肿瘤细胞多,有的地方细胞少,不同地方的肿瘤细胞里的突变还可能不一样。如果取样的地方恰好没有多少肿瘤细胞,那就无法提供足够的信息。 血液样本也被用于肿瘤基因检测,因为肿瘤细胞在分裂时会释放一些DNA片段到血液中。这些片段称为循环肿瘤DNA(ctDNA),液体活检能够检测到这些片段,从而进行肿瘤诊断和监测。但是,相对于组织样本,血液样本中的ctDNA含量较低,需要使用非常灵敏的检测方法才能得到可靠的结果。 结直肠癌和微卫星高度不稳定性 结直肠癌是全球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每天大约有400人被确诊为结直肠癌,而转移性结直肠癌的平均生存时间为两到三年。近年来,免疫治疗为肠癌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据报道,3%到20%的肠癌患者存在微卫星高度不稳定性(MSI-H)。然而,如果患者的肿瘤是转移性的,那么出现MSI-H的概率就很低。 如果肠癌患者存在MSI-H,那么他们接受PD-1抑制剂治疗后的受益概率将大大提高。但是如何判断患者是否存在MSI-H呢?如果组织样本检测不到MSI-H,那么患者是否就不能从免疫治疗中受益呢? 没法手术的81岁肠癌患者 一名81岁的女性患者,曾经患过非霍奇金淋巴瘤,并接受过自体干细胞移植。她因腹痛和腹泻就医,影像学检查显示升结肠有软组织肿块,导致小肠和邻近的小肠系膜淋巴结部分阻塞。结肠镜检查显示有一个完全阻塞的肿块,活检样本证实为中度分化的浸润性腺癌。通过PCR技术检查肿瘤组织样本,发现是微卫星稳定型。 这位患者被转诊到外科进行手术,但医生发现患者的原发性肿瘤不可手术,并且姑息性转移性回肠造口术也不可行,因此这位病人被转诊到内科接受姑息治疗。这时候她有腹痛和肠梗阻的症状,通过放置结肠支架缓解了肠梗阻。接下来,患者同时进行了组织和血液样本的基因测序检测,以寻找可行的治疗方案。 微卫星不稳定型和稳定型病灶的空间排列 血液基因检测给患者带来希望 在等待检测结果的时候,患者开始接受化疗,但由于担心肠梗阻的问题,医生决定不使用贝伐单抗。 检测结果显示,升结肠癌组织是微卫星稳定型,肿瘤突变负荷偏低,估计患者从免疫治疗获益的可能性低。 不过,化疗后患者接受血液基因检测,结果显示存在BRAF基因V600E突变,并且存在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腹膜转移灶的免疫组化结果也证实为微卫星不稳定性,那为何之前的检测是微卫星稳定型呢?答案是患者有两个原发结直肠癌病灶,一个是微卫星稳定型,一个是微卫星不稳定型。 考虑到患者年龄较大,为了同时治疗两种病灶,医生决定在化疗中加入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两个月后病灶显著缩小,四个月后她接受氟尿嘧啶联合PD-1抑制剂进行维持治疗。 经过八个月的疾病控制后,她接受了升结肠和乙状结肠肿瘤手术,手术样本检测显示转移灶对治疗完全应答,也就是几乎没存活的癌细胞了。原发性升结肠和回结肠系膜也完全缓解。 手术后,她继续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没有继续化疗。目前,她对治疗的耐受性很好,没有出现明显的副作用。 患者的治疗图谱 讨论和启示 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因为如果只用化疗,这个81岁的老人很难争取到手术机会和实现长期生存。免疫治疗为她提供了机会。然而,如果没有发现患者病灶的微卫星高度不稳定性,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 肿瘤的异质性 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肿瘤组织样本基因检测是最可靠的。然而,我们的组织样本采集可能存在偏差,因为只能取得少部分肿瘤组织,得到的信息不全面。相比之下,血液基因检测可以提供来自多个肿瘤病灶的基因突变信息。当然,为了获得准确的结果,一定要选择血检灵敏度比较高的大公司进行检测。 在某些情况下,肿瘤组织基因检测的信息可能不足以进行治疗判断。这种情况我们建议可以考虑通过血液基因测序来寻找线索。 参考文献: Anivarya Kumar, et al., Circulating Tumor DNA Testing Overcomes Limitations of Comprehensive Genomic Profiling from Tumor Tissue, Case Rep Oncol 2023;16:210–217;    

玉米
双免疫+靶向!「豪华三剑客」攻坚MSS结直肠癌

双免疫+靶向!「豪华三剑客」攻坚MSS结直肠癌

去年的ASCO上,MSKCC分享的一项研究震惊四座,仅打半年PD-1就让12位局部晚期直肠癌患者全部完全缓解,连手术都省了。参考文章:抗癌新范式: 打半年PD-1, 癌细胞消失, 有效率100%, 手术都省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的结直肠癌患者,仅限于占比10%左右的微卫星不稳定(MSI)患者。而占比90%的微卫星稳定(MSS)患者,哪怕PD-L1阳性,免疫治疗也很难起效。MSS的结直肠癌患者,需要一些更猛的免疫治疗方案。 最近,加州希望之城综合癌症中心给出了一个MSS结直肠癌免疫治疗的“豪华三剑客”方案RIN,在39位转移性MSS结直肠癌患者中取得了27.6%的客观缓解率,4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20个月的中位总生存期[1]。 MSI和MSS的肿瘤微环境差异很大 RIN方案总共包括三种药物:瑞戈非尼(R),伊匹单抗(I),O药(N)。 这里面,瑞戈非尼是一种多激酶抑制剂,已被批准用于治疗难治性或转移性结直肠癌。在临床前模型中,瑞戈非尼还被发现和PD-1抑制剂有协同作用。 在2021年的一项研究中,瑞戈非尼与O药联合在MSS结直肠癌患者中取得了7.1%的客观缓解率,其中无肝转移患者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21.7%。总体来说,瑞戈非尼联合O药的疗效是有的,但不多。为了进一步提升疗效,研究人员又向其中加入了伊匹单抗,形成了双免疫+靶向的RIN组合。 本次研究共纳入39名转移性MSS结直肠癌患者,中位年龄54岁,男性占41%。其中,29名患者采用了标准剂量方案(瑞戈非尼80mg/天,伊匹单抗1mg/kg/6周,O药240mg/2周),另外10名患者则采用剂量优化方案,在第一周期降低瑞戈非尼剂量到40mg/天,随后恢复到80mg/天。 在接受标准剂量方案治疗的29位患者中,8人部分缓解,7人病情稳定,客观缓解率和疾病控制率分别达到27.6%和62.1%,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与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4个月和20个月。 与瑞戈非尼+O药的方案类似,RIN方案也是在无肝转移的患者中疗效较好: ● 22名无肝转移的患者客观缓解率36.4%,疾病控制率为68.2%,中位无进展生存期5个月,中位总生存期22个月以上; ● 7名有肝转移的患者中,患者客观缓解率0%,疾病控制率为42.9%,中位无进展生存期2个月,中位总生存期7个月。 标准剂量方案组中,全部患者、肝转移患者和无肝转移患者的PFS和OS曲线 在研究中,接受标准剂量方案的患者有11人出现了3级或以上级别的皮疹,但可通过短期中断瑞戈非尼和短期口服类固醇得到控制。另外,还有4人出现3级或以上的转氨酶升高,3人出现3级或以上的肌肉疼痛。 相比之下,剂量优化队列中不良反应发生率要低很多,只有1人出现3级或以上的皮疹,1人出现3级或以上的肺炎。除发生3级皮疹的患者和一名病情进展的患者外,其余8名患者都在第2周期开始将瑞戈非尼剂量加到了80mg。 不过,剂量优化方案的疗效似乎也差一些。10名患者只有5人病情稳定,无人得到缓解,无肝转移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只有2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0个月以上。 目前来看,肝转移是MSS结直肠癌免疫治疗的一个不利因素,而研究中得到缓解的8名患者中有4人都仅有肺部的转移。研究人员计划接下来探究其它转移部位对MSS结直肠癌免疫治疗的预测价值。 参考文献: [1]. Fakih M, Sandhu J, Lim D, et al. Regorafenib, Ipilimumab, and Nivolumab for Patients With Microsatellite Stable Colorectal Cancer and Disease Progression With Prior Chemotherapy: A Phase 1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oncology, […]

小D
创作音乐,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与癌症和解的坂本龙一,燃尽了音乐生涯最后一个乐符

创作音乐,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与癌症和解的坂本龙一,燃尽了音乐生涯最后一个乐符

音乐真的可以跨越国界,晚安,「教授」先生。 根据多家外媒发布的消息,日本作曲家坂本龙一先生于3月28日去世,终年71岁。     在音乐界,坂本龙一先生向来被尊称为「教授」。如同很多音乐家对他的评论:“他的音乐,每一个定义都是冰山一角。” 而教授先生终其一生,也确实在指尖的音符中流连,真的创作音乐直至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2022年12月11日,坂本龙一坐在一间没有任何装饰的录音室里,给我们展现了一场属于自己的线上音乐会:《Ryuichi Sakamoto:Playing the Piano 2022》 这场演奏会从一段即兴开始,以12支曲目作为主体。当他指尖最后一个音符黯淡,坂本扶了扶眼镜,离开了画面。 所有观众都清楚,包括教授自己也清楚:这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演奏会了。 2014年,教授先生被确诊患有咽喉癌;2021年,他再度被确诊罹患直肠癌。 这场最后的演奏会,他甚至没有足够的体力完成整场直播。于是,演奏会变成了录播,他用不同时间的12次录像,完成了12支曲子的演奏,通过剪辑让其成为了一场流畅的音乐会。 这场终曲,依然没有失掉他的音乐造诣与水准,流淌的音符纪录着他与癌症共存的岁月,也仿佛是他的创作日记。 热衷于反战、社会性议题,环境保护以及自我探寻的教授,早就超出了音乐家的范畴。 但他的终曲,依旧是音乐性的。在他的世界里,音乐一定比其它任何艺术形式,都更接近于艺术的本质。 就像一位网友对教授先生的留言写到: “你真的希望听到这场“最后一次的演奏会”吗?我在想,他会不会在演唱会上再说些什么,呼吁些什么。有些人不是说是奋斗至死才伟大,就像真田幸村不是战死沙场才留名。我希望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在临终前好好感受这个被他救赎的世界。” 1 “此后的日子,我将‘与癌共生’” 2021年1月,教授在其微博中发布了一则声明: 即便是连番遭遇癌症侵袭,字里行间也透露出先生的优雅与坚定。 自2014年开始罹患咽喉癌开始,坂本先生就致力于与癌症相抗争,他的积极坚强,正如他的音乐作品,迸发着无形的力量。 近十年的抗癌史,是教授用音乐的力量,对抗命运的最有力武器。但他依然没能敌过癌症的无情摧残。 给教授带来最大影响的,正是他于2021年罹患的结肠癌。 2 警惕!带走教授的结肠癌 是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的巨大威胁 教授的离世,固然让我们无比悲痛。 但在缅怀他的同时,也应给我们敲响警钟:癌症的威胁正潜伏在我们每一个人身边。 结直肠癌,正是其中最大的威胁。消化道癌症是亚洲人群最高发的癌症类型,胃癌、肝癌、胆管癌、结直肠癌等癌症的发病率都居高不下。尤其是结直肠癌,是中国居民发病率最高的癌症类型之一。 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吸烟、肥胖、家族史、肠道慢性炎症都是诱发结直肠癌的高危因素。但即便是完全不沾染这些高危因素,同样也会因为“运气不好”而中招。 早筛查、早治疗,是应对结直肠癌的最佳手段。 这是因为:结直肠癌的癌变过程,几乎是所有癌症中速度最慢的。 从肠道细胞的突变,到变成肠壁上的息肉,再到变成结直肠癌,甚至发生转移变为晚期肠癌,这种“慢性子”的癌症发展时间平均超过20年以上。它缓慢的生长过程,就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很好的“窗口期”: 通过结直肠癌检查的金标准:肠镜,我们可以精准清晰的解决早期肠癌(或是息肉),把结直肠癌扼杀在襁褓之中! 对于肠镜检查,相信大家都有耳闻,可能也有些不好的印象:“酸爽、痛苦”等等。事实上,伴随着麻醉技术的成熟,目前的肠镜检查,其实就是“睡一觉”的时间而已。 无痛肠镜,就是在麻醉的状态下,将一条可弯曲的软管(末端装有一个带光源的微型摄影机)进入结直肠,观察肠道的各种变化,包括癌症,息肉,溃疡,出血,血管曲张和扩张,水肿等等。  如果医生用肠镜发现了息肉或早期肿瘤,就可以做一个内镜下的切除,如果是不大的病灶,在肠镜的过程中可以同步完成。 在最新的指南中,推荐从45岁开始,我们就应该有意识的进行肠镜的定期筛查。推荐的筛查时间是每5年进行一次; 而对于存在下列高危因素的人群,筛查的时间则需要大大提前,从21-45岁之间就要开始更加频繁的进行结直肠癌筛查,避免过早遭遇结直肠癌: ● 家族中有多位亲人存在结直肠癌史或某些类型的息肉病史; ● 曾罹患过结直肠癌或某些类型的息肉病史的患者本人; ● 炎症性肠病个人病史者; ● 遗传性结直肠癌综合征家族史,如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症或林奇综合征; ● 腹部或骨盆区域放疗史。 当然,如果自我评估比较危险,也建议早点开始筛查。 3 你能看到多少次“满月之姿”? 最后,说完了有关结直肠癌的科普,我们还是说回教授先生。 在2019年上映的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中,先生曾对生命有过这样的感悟: 不管是癌症,或是其他的艰难,或许教授先生早早参透了生命,并以决绝之姿去面对他,去战胜他。 “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去,所以人们以为生命是一口不会干涸的井。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限的,多少个迷人的童年下午,回想起来,还是让你感到如此深沉的温柔?也许只有四五次,也许还没有。你能看到多少次满月的样子?大约20次吧,但这看起来却无穷无尽。” […]

小D
癌症治疗大变天:免疫治疗早期用,临床治愈率大幅提升!

癌症治疗大变天:免疫治疗早期用,临床治愈率大幅提升!

都说免疫治疗早用早好,越早越好。晚期用不如早期用,术后再用不如术前就用。   最近又有2项研究证明了这一观点,在术前的新辅助治疗阶段就开始应用免疫治疗,不但疗效更好,还有可能能免掉手术。   黑色素瘤:3剂免疫挪术前,2年无事件生存率增加23个百分点   第一项研究是针对可切除的III期或IV期黑色素瘤。研究共纳入了313名患者,分为两组,两组患者总共都使用了18剂K药: ○ 新辅助治疗组154名患者,先用3剂K药进行新辅助治疗,手术后再用15剂K药辅助治疗; ○ 辅助治疗组159名患者,在术后使用18剂K药辅助治疗。   中位随访14.7个月后,新辅助治疗组共发生38起复发、死亡、疾病进展等不良事件,2年无事件生存率72%;辅助治疗组共发生67起不良事件,2年无事件生存率49%,明显低于新辅助治疗组。   新辅助组患者无事件生存率显著高于辅助治疗组   在新辅助治疗组中,还有一名患者在新辅助治疗后获得完全缓解并拒绝了手术,到数据截止时,他已持续随访了31.5个月,没有任何疾病复发的迹象。另外还有一名因不良反应无法接受手术的患者,持续存活且未复发65天。   安全性上,两种治疗方式之间并没有显著差异。在治疗期间,新辅助治疗组有12%的患者发生了3级或以上治疗相关不良反应,而辅助治疗组为14%。不过新辅助治疗组手术相关的不良反应会更多一些,特别是有11位患者发生了手术相关的4级谷丙转氨酶升高。   局部晚期直肠癌:新辅助免疫后免手术   去年我们曾经报道过免疫治疗药物dostarlimab让12位局部晚期直肠癌患者完全缓解,无需手术也无需放化疗。最近,dostarlimab的这一成绩被国产PD-1信迪利单抗复刻了。   信迪利单抗的这项研究共纳入17名有错配修复缺陷或高微卫星不稳定的局部晚期直肠癌患者,中位年龄50岁,65%是男性。   按照试验规则,这些患者要先接受4个疗程的信迪利单抗新辅助治疗,之后选择以下两种治疗方案之一:   01 全直肠系膜切除术,之后再进行4个周期的信迪利单抗或信迪利单抗+CapeOXygen辅助治疗。 02 再进行4个周期的信迪利单抗新辅助治疗,之后随访观察(仅限于完全缓解的患者)或进行根治性手术。   除1人失去联系外,其余16名患者中有6人接受了手术,3人达到病理完全缓解;9人达到完全缓解并选择随访观察;还有1人因严重的不良反应停止治疗。中位随访17.2个月后,这些患者目前全部存活且无一复发。   除患者15失联外,其余16名患者目前仍存活且无一复发 这两项研究再次强调了免疫治疗一定要尽早应用。而第一项研究中完全缓解后拒绝手术的患者,以及第二项研究中选择随访观察的9位患者,或许意味着手术这一最为古老的癌症治疗方式,真的不再是治愈癌症所必需的。  

小D
癌家属,快收藏这篇化疗不良反应应对手册!

癌家属,快收藏这篇化疗不良反应应对手册!

众所周知,化疗是抗肿瘤治疗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化疗药物为细胞毒药物,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毒副作用,损害患者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依托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医生的患教科普以及群友们提供的各类资料,我们汇总整理了肠癌化疗药物常见不良反应的应对方法,希望能给大家提供一些帮助。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肠癌最常用的几种化疗方案: FOLFOXIRI:伊立替康、奥沙利铂、氟尿嘧啶+亚叶酸钙 FOLFOX:奥沙利铂、氟尿嘧啶+亚叶酸钙 FOFIRI:伊立替康、氟尿嘧啶+亚叶酸钙CapeOX:奥沙利铂、卡培他滨 对于晚期肠癌患者而言,在治疗过程还会加上靶向药物,肠癌常见的靶向药物包括贝伐珠单抗、西妥昔单抗等。 在了解了常用的药物后,我们就可以针对以上药物常见的毒副作用进行预防和处理。为了方便查阅,我们将不良反应进行了分类归纳,大家可以按症索引。 恶心呕吐 奥沙利铂(中度致吐风险)、氟尿嘧啶(低度致吐风险) 化疗所致的恶心呕吐是化疗常见的、通常可预见和可预防的不良反应。通常医院在化疗前都会进行止吐的预防处理,比如口服意美、注射昂丹司琼液、地塞米松等。若医院没有进行相应的处理,或是化疗结束后仍然呕吐严重,则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药物干预。 化疗输液前:昂丹司琼液(医院)+地塞米松(医院)+意美125mg(自备) 化疗输液后第二天:第2颗意美+胃复安+昂丹司琼+b6 化疗输液后第三天:第3颗意美+胃复安+昂丹司琼+b6 后续:胃复安+昂丹司琼+b6 止吐方案:地塞米松(增加食欲)、昂丹司琼或者格拉司琼(口服) ,意美阿瑞匹坦(强止吐药,轻症不建议)、奥氮平片强力止吐 ⭕️ 若患者持续食欲不振,可以考虑吃一些山楂、话梅等开胃;若依旧不能缓解,可考虑口服甲地孕酮提高食欲,640mg/日,连续两天;然后320mg/日,一天;以后160mg维持(个体存在差异,实际用量请咨询医生)。 腹泻、腹痛 伊立替康、氟尿嘧啶 化疗相关性腹泻是肿瘤患者化疗引起的一种常见消化道毒副反应。不仅会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还会导致水电紊乱、脱水、感染,严重可致休克。 根据国际抗癌协会的分级标准,CID 可分为 0-5 级: 图源:丁香园肿瘤时间 ⭕️ 腹泻预防:需停用缓泻剂(乳果糖等)注意大便次数、性状、颜色;避免食用刺激性食物,多食用水果或果汁等补充微量元素。 ⭕️ 2级以下腹泻:无需停药,积极补液,避免电解质紊乱,少食多餐,选择易消化的食物。 ⭕️ 2级以上腹泻:停用可能导致腹泻的化疗药物,并口服整肠生、思密达等药物止泻。大便性状较平日变稀,次数增多:整肠生、思密达(按说明书服用);水样便:继续整肠生、思密达,加用洛哌丁胺,建议服用1盒(6粒)。 ⭕️ 若出现腹泻伴发热、恶心、呕吐、血便等情况,请及时就诊。 便秘:乳果糖 护胃:奥美拉唑胶囊「化疗前吃,可能影响卡培」 胃烧:雷贝拉唑 消化不良:复方消化酶 血象问题(骨髓抑制、贫血等) 氟尿嘧啶、伊立替康等 骨髓抑制是化疗药物最常见血液学毒性,其降低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与化疗药物的类型、剂量、联合用药以及患者本身的因素相关。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也会给患者的肝肾功能带来负担和损害。 建议前期化疗每3天复查一次血常规,每7天查一次肝肾功能生化检查。 ⚠️当出现以下情况: WBC(白细胞总数)低于3 NEUT (中性粒细胞总数)低于 1.5 PLT(血小板总数)低于 75*109 ALT(丙氨酸氨基转换酶)高于 90 AST(门冬氨酸氨基转换酶)高于 90 Urea(尿素)、Crea(肌酐)明显升高 应与经治医师或病房医务人员联系,以便及时处理,防止意外事件发生。 以下用药方法为群友经验总结, 仅供参考,请以临床医嘱为准。 0-2级不严重的白细胞、中性粒降低可以考虑自己恢复,或吃地榆升白片,利可君片(可升血小板)。 […]

玉米
大锤加小锤:锤死癌细胞,新药组合加速上市

大锤加小锤:锤死癌细胞,新药组合加速上市

HER2是抗癌领域最著名的明显靶点之一,HER2扩增或者HER2基因突变,在乳腺癌、胃癌、肺癌、肠癌等多种实体瘤中频繁出现。   目前针对HER2,医学界已经研发出多种抗癌药物:口服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静脉注射的单克隆/多克隆抗体、以该靶点作导航后面连着一堆化疗药的抗体偶联药物、基因工程改造后能定点攻击携带该靶点癌细胞的T细胞疗法(TCR-T、CAR-T等)。   小分子抑制剂和单克隆、多克隆抗体,是最经典意义上的靶向药,也是最早研发成功的抗HER2的抗癌药,目前已经在乳腺癌中广泛应用,但其用于肺癌、肠癌等其他HER2阳性实体瘤,一直进展缓慢。   2023年1月19日,美国FDA加速批准一款联合使用单克隆抗体、小分子抑制剂的组合疗法,用于治疗晚期难治性HER2阳性肠癌:也就是批准靶向HER2单抗赫赛汀联合第二代HER2小分子抑制剂妥卡替尼,用于晚期HER2阳性肠癌患者的三线治疗(之前至少接受过2线化疗,均失败的患者),这是晚期HER2阳性肠癌第一个获得批准上市的靶向治疗方案。   获批的时候正值中国春节期间,笔者脑海里回想起黄宏主演的、春晚小品《装修》里的经典台词“大锤八十、小锤四十”;大分子静脉注射的单克隆抗体就相当于抗癌的大锤,小分子口服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就相当于抗癌的小锤,大锤加小锤,轮番上阵,自然是把癌细胞锤得死死的。     这项批文是基于一个前瞻性2期临床试验,一个入组了84例晚期标准治疗失败的、HER2阳性的肠癌患者,接受赫赛汀联合妥卡替尼治疗: 客观有效率达到了38%,中位无疾病进展生成期达到了8.2个月,中位总生存期达到了24.1个月,这是一组远超历史水平的疗效数据。   当然,除了这个单抗联合小分子抑制剂的组合拳疗法之外,HER2这个靶点近年来最火的药物就是横扫千军、势如破竹的新一代抗体偶联药物DS-8201。   这个药物在HER2阳性晚期肠癌中,也有一份2期临床试验数据,发表于2021年6月的《柳叶刀.肿瘤学》杂志上:53例HER2扩增阳性的晚期难治性肠癌患者,接受DS-8201治疗,有效率达到45.3%(与上述组合拳疗法相当,甚至更高),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为6.9个月(比上述组合拳疗法稍微短一点)。   因此,我们有理由期待,当DS-8201进一步扩大样本量进行前瞻性临床试验证实后,该药物也能在近期获批用于晚期HER2阳性肠癌患者的后线治疗。     除了单抗联合小分子的组合拳疗法、单抗联合化疗的抗体偶联药物,近期也有一款双抗Zanidatamab闪亮登场——这是一款同时靶向HER2蛋白上两个不同抗原的双特异性抗体(双抗)。   86例HER2过表达或HER2扩增的晚期肠癌(28人)、胆道系统肿瘤(22人)和其他实体瘤(36人)接受了该双抗的治疗,其中83人疗效可评价,客观有效率为37%(与本文开头的单抗联合小分子组合拳疗法非常类似)。   综上所述,不管是将靶向HER2的单抗和阻断HER2的小分子抑制剂联合,还是在靶向HER2的单抗后面挂上化疗药,亦或是优化改良出一个同时靶向HER2蛋白两个不同抗原的双抗,都能在晚期HER2阳性肠癌患者中产生40%左右的客观有效率,未来都有希望成为这类难治性患者新的治疗希望。     参考文献: [1]. https://www.onclive.com/view/fda-approves-tucatinib-plus-trastuzumab-for-ras-wild-type-her2-metastatic-colorectal-cancer [2]. Trastuzumab deruxtecan (DS-8201) in patients with HER2-expressing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DESTINY-CRC01):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021 Jun;22(6):779-789. doi: 10.1016/S1470-2045(21)00086-3. […]

小D
阿司匹林与癌症的那些事儿!

阿司匹林与癌症的那些事儿!

近日,《美国医学会杂志-肿瘤学》(JAMA Oncoloy)刊登了一项涉及约9.5万人的数据分析研究。 该研究汇总分析了美国的护士健康研究(NHS,1980-2014)和健康专业人员随访研究(HPFS,1986-2014)的70岁以上人群,其中排除了已被诊断癌症的人群。 研究结果表明,那些于70岁之前就开始服用阿司匹林并坚持服用至70岁以后的人群结直肠癌风险显著降低,较未常规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显著降低20%。而70岁之后才开始常规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并没有比未常规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结直肠癌风险有明显差异。 因此,研究者认为,70岁之前已服用阿司匹林的人群继续服用可以有效预防结肠癌。 阿司匹林(Aspirin,乙酰水杨酸),1898年上市以来,至今已有超过百年的临床应用,成为医药史上三大经典药物之一。至今仍是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解热、镇痛和抗炎药,也是作为比较和评价其他药物的标准制剂。近年来,其效用更是被不断开发。目前,阿司匹林已在多项指南中被推荐为特定人群的结直肠癌预防用药。但何时服药才是最佳的预防时间呢?仍然众说纷纭,未有定论。 这已经不是阿司匹林被和癌症联系到一起了,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科学界就发现阿司匹林可以有效预防癌症。在这之后,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有超过100项观察性研究证实了阿司匹林的癌症预防效用。 2020年,多项研究也不断印证了这一观点,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肿瘤也曾多次报道过相似研究,本文选取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汇总,以飨读者。 阿司匹林与结肠癌 早前,英国科学家即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 柳叶刀》(Lancet)杂志发表了以下研究论文。 该研究以林奇综合征(Lynch syndrome)患者作为研究对象,从全球43个临床研究中心共招募并最终敲定了861名林奇综合征患者参加研究中,平均年龄为42岁。 经过统计发现,阿司匹林干预组(2~4年每天服用600 mg阿司匹林)有40例(共427例)被确诊为结直肠癌,发病率为9%;安慰剂对照组(每天服用等剂量安慰剂)有58例确诊,发病率为13%。 意向治疗Cox比例风险分析显示,阿司匹林组和安慰剂组的风险比(HR)显著降低35% (95% CI 0.43-0.97; p=0.035)。对于所有林奇综合征癌症,意向治疗分析没有达到显著性,但按协议分析显示阿司匹林组的总体风险显著降低(HR=0.63, 0.43-0.92;p=0.018),并且在干预阶段,阿司匹林组和安慰剂组的不良事件相似,这意味着服用阿司匹林并无明显的副作用。 经过长达20年的对于研究终点——结直肠癌的发展的监测,最终结果表明,林奇综合征患者长期服用阿司匹林(超过两年),能把结直肠癌的发病率降低一半,并且没有明显的副作用。 阿司匹林与肺癌 在肺癌领域,阿司匹林也有相关发现。 发表于著名医学期刊《胸部肿瘤学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JTO)的研究论文中,韩国研究团队阐释了这方面的观点。   在这项研究对象超过73万人的数据分析性研究中,研究者纳入了来自韩国全国健康保险服务(KNHIS)数据库的2002~2003年接受韩国全国健康检查的732199例受试者,并对其进行了近十年的随访。 研究结果表明,服用阿司匹林、他汀类药物和二甲双胍,都与肺癌风险显著负相关,同时服药者风险更低。 统计数据显示,服用二甲双胍与肺癌发生率和死亡率都呈现出了显著负相关,而且存在剂量反应关系。两年中累积服用二甲双胍≥547.5天的人群中,肺癌发病风险更是大幅降低达56%,死亡风险也显著降低24%!并且,这一保护效应在非吸烟和女性人群中更为显著。 同样的,随着阿司匹林和他汀类药物的使用,肺癌死亡率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剂量依赖性降低。 进一步分析发现,同时服用多种药物也显示出了对肺癌的更强保护性关联。因此,该研究提示,阿司匹林、二甲双胍和他汀类药物均与肺癌风险降低独立相关,并且可能存在协同作用。 阿司匹林与肝癌 作为医学界一大“神药”,即便是往届的“癌中之王”——肝癌,阿司匹林也能染指一二。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 Engl J Med)曾在线发表了瑞典一项对慢性病毒性肝炎患者进行的一项全国性研究。研究者通过瑞典全国性的登记,使用瑞典传染病监测登记数据库,确定了50275例在2005年~2015年间被诊断为急性和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的成年人,其中包括了低剂量(75 mg或160 mg)阿司匹林使用者和非使用者。 分析试验结果显示,阿司匹林使用者患肝癌发病率的风险比非阿司匹林使用者低31%(调整后的亚风险比为0.69),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肝脏相关死亡率的调整后风险比未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低27%。值得注意的是,与短期使用(3个月至<1年;调整后风险比为0.90)或间歇、停用或不使用阿司匹林相比,服用阿司匹林的时间与发生肝癌风险降低的程度成正相关。 是否停药或反复服用也是决定相关性的重要因素。持续服用阿司匹林的患者肝癌发生率明显低于那些间断服用或长时间停药的患者。 总之,与不使用阿司匹林相比,使用低剂量阿司匹林可显著降低肝细胞癌的风险,降低肝癌相关死亡率,而不会显著增加胃肠道出血的风险。 “神药”阿司匹林与癌症之间的负相关性多年来一直为研究者不断探索。尽管中间的声音并不是完全一致,仍有多项研究认为两者之间并无显著联系,但值得期待的是,一旦这样的联系形成科学领域的共识将为癌症预防带来又一福音。  

玉米
“幸福”组合,再续辉煌|李进教授:靶免联合治疗或将改写MSS/pMMR型mCRC治疗格局

“幸福”组合,再续辉煌|李进教授:靶免联合治疗或将改写MSS/pMMR型mCRC治疗格局

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为MSS/pMMR型mCRC带来新突破。 近日,由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李进教授牵头的一项Ⅰb/Ⅱ期的开放标签、多中心、多队列的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展研究全文见刊于《欧洲癌症杂志》。该项研究汇总了44例接受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以下简称“幸福”组合)Q3W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的数据,以探索靶免联合治疗微卫星稳定(MSS)/错配修复正常(pMMR)型mCRC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初步疗效,进一步刷新了2021 ASCO上发布的“幸福”组合中期数据。借此契机,“医学界”特别邀请到李进教授深入解读该项研究及相关数据,展望结直肠癌未来发展方向。 突出重围,“幸福”组合为MSS/pMMR型mCRC带来获益可能 近年来,免疫治疗为肿瘤患者带来了巨大的临床获益,在mCRC领域,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继获批用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错配修复缺陷(dMMR)型mCRC,但这部分患者仅占5%。高达95%mCRC属于MSS/pMMR型,存在免疫豁免或免疫荒漠的肿瘤微环境,肿瘤缺乏免疫细胞浸润,应用免疫单药治疗的疗效也相对较差,如何改善这部分患者的生存获益是目前mCRC治疗中亟需解决的问题。 李进教授指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适应症是MSI-H/dMMR型mCRC,而在MSS/pMMR型mCRC中,PD-1单抗较少应用。2019年ASCO中REGONIVO研究首次证实小分子靶向药物联合PD-1单抗可以提升MSS/pMMR型mCRC患者获益。在此基础上,我们开展了该项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用于mCRC的临床研究,研究结果提示其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数据相比于2021 ASCO会议上报道更长。”研究共入组44例患者,在接受Ⅱ期剂量治疗(呋喹替尼5mgQD,给药2周、停药1周,联合信迪利单抗200mg,Q3W)的pMMR型mCRC患者中,客观缓解率(ORR)达到20%,疾病控制率(DCR)达到10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到6.9个月,中位总生存期(mOS)达到20.0个月[1]。对于该项研究数据,李进教授强调:“未来期待更大样本的注册临床研究数据,以进一步证实‘幸福’组合模式治疗MSS/pMMR型mCRC的疗效。” 对于靶免联合治疗模式的机制,李进教授进行了简单阐述:“呋喹替尼是一种高选择性、强效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1、2、3抑制剂,由于Treg细胞表面有高表达的VEGFR受体,VEGFR抑制剂对Treg细胞也有负性调节作用,从而调高了机体的免疫功能。因此,VEGFR抑制剂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起着协同增效作用。”该研究结果提示了“幸福”组合治疗MSS/pMMR型mCRC极具治疗前景。 择优而选,5mg间歇给药组优于3mg持续给药组 “幸福”组合在MSS/pMMR型mCRC的研究数据中,呋喹替尼5mg服药2周停药1周(以下简称5mg间歇治疗组)相比3mgQD(以下简称3mg持续治疗组)治疗组在DCR、肿瘤发生时间(TTR)以及缓解持续时间(DOR)等方面均有非常显著的疗效提升(DCR:100% VS 80%,TTR:2.9月 VS 3.5月,DOR:16.7月 vs 8.7月)。对于研究给药方案设计,李进教授进行了相关经验分享:“基于既往临床研究的探索经验,药物剂量探索多采用降低剂量的方式来减轻药物毒性,从而增加患者的耐受性。在临床实际用药观察中,大多小分子靶向药物的毒性具有蓄积性。药物蓄积后,其药物血浆浓度会越来越高,毒性也会随之增加。采用间歇给药方式,一方面,患者暴露在较高剂量下,肿瘤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另一方面,患者在停药时可以充分休息,有利于减轻药物毒性反应。”李进教授认为:“通过这种5mg间歇给药方式,张弛有度,患者耐受性更好,最终也会呈现较好疗效。最终临床数据也证实5mg间歇给药的最终疗效优于3mg持续给药组。” 精益求精,靶免联合治疗MSS/pMMR型mCRC的疗效仍需更大样本试验加以证实 在日本的Ⅰb期REGONIVO研究中,MSS型mCRC患者的ORR为33%[2],首次证实了靶免联合在MSS型CRC中疗效可观,但随后北美REGONIVO研究中患者ORR结果却与之有一定差距,全人群ORR为7%,合并肝转移患者ORR甚至为0%[3]。在徐瑞华教授牵头REGOTORI研究中,瑞戈非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MSS型mCRC,研究共入组33例患者,研究结果提示:ORR为15.2%,mPFS为2.1个月,mOS达到15.5个月[4],且显示肺转移患者的有效率相对更高,仅有肝转移的患者疗效相对较差。上述研究提示靶免联合模式治疗MSS/pMMR型mCRC可能需要进行获益人群的筛选。 对于靶免联合治疗模式存在的差异性,李进教授结合该项研究给出了相关说明:“对于临床研究结果,需要进行多中心的临床试验去证实其疗效的确证性。北美的REGONIVO研究未能重复日本REGONIVO研究的优异数据,可能原因是研究入组患者存在抽样误差。”李进教授也指出他牵头的这项“幸福”组合研究数据也需要通过进一步的验证,再次强调:“我们需要用更大样本量、更多中心的研究数据来进一步证实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的疗效,以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的批准,真正为全球mCRC患者带来获益。” 砥砺前行,进一步探索MSS/pMMR型mCRC未来治疗方向 基于“幸福”组合在MSS/pMMR型mCRC中取得的不错疗效,李进教授表明未来还需要在以下三方面进行相关探索和突破:“首先,探索靶免联合治疗模式在mCRC三线治疗的疗效。呋喹替尼作为结直肠癌三线标准治疗之一[5],‘幸福’组合需要进一步的统计学数据检验来证实其在三线治疗的疗效。其次,‘幸福’组合可以在二线治疗中进行相关探索。目前,mCRC的二线标准治疗为化疗联合西妥昔单抗或贝伐珠单抗,如果‘幸福’组合可以带来更大的生存获益,则可以作适应症前移。最后,‘幸福’组合可以在mCRC一线治疗中进行去化疗的探索,‘chemofree’的治疗模式也更能为临床患者所接受和受益。” 李进教授还分享了临床试验的相关心得:“临床试验的设计需要以临床价值为导向,以患者的利益为核心。期待未来在企业主导下进行呋喹替尼在三线、二线甚至一线的多中心大型临床试验探索,进一步证实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这种靶免联合治疗模式在mCRC患者中的确切疗效,为更多结直肠癌患者带来获益,甚至改写全球mCRC的诊疗格局。” 总结 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的“双国药组合”方案在治疗MSS/pMMR型mCRC展现了令人期待的治疗前景,期待未来“幸福”组合方案进一步的大型临床研究结果,为mCRC领域带来更大突破,为更多mCRC患者带来切实的生存获益,在全球mCRC治疗中留下中国浓墨重彩的一笔。  

玉米
为什么结直肠癌发现即晚期?出现“三多、两痛”要警惕

为什么结直肠癌发现即晚期?出现“三多、两痛”要警惕

本文专家: 李进 同济大学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主任 结直肠癌是困扰我国患者的恶性肿瘤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20年数据显示,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排名第二,死亡率位居第五,每年新发病例约55万①,且患者数量仍呈上升趋势。 出现“三多、两痛”症状要警惕 据《内科学年鉴2022》(Ann Transl Med 2022)最新数据,我国76.9%的结直肠癌患者首次确诊就已处于中晚期②。“早期结直肠癌往往没有症状或症状不明显,比如消化不良、腹部不适感、大便潜血阳性等,很容易被大家忽略掉。因此,做好肠癌早筛非常重要!”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主任李进教授提示道,出现“三多、两痛”的症状要警惕: “三多”症状: 1. 排便次数的异常增加:大便异常频繁,且腹泻、便秘交替出现,或者是大便发生了细条状、扁条状等改变等; 2. 放屁次数异常增多:如果最近放屁异常频繁,并且伴随刺鼻的臭味,那就需要警惕了; 3. 便血次数突然增多:肠癌和痔疮导致的鲜红血液不同,肠癌以黏性血液大便、大便一侧带血为主,而且还会出现大便发黑的情况; “两痛”症状: 4. 腹部疼痛:如果肿瘤引发肠道梗阻,就会有腹胀、腹痛等症状。疼痛部位往往在中下腹,腹痛会越来越明显,从阵发性发展为持续性; 5. 肛门处疼痛:如果肿瘤的位置靠近肠道末端,会导致肛门有坠胀、疼痛的感觉,同时还会伴随大便习惯改变,异常消瘦等症状。 “现在可以通过基因检测,比如粪便基因检测、大便隐血试验等普查的方法进行早筛。对于高危的人群,如:家族里面有多个结直肠癌病人或者原来就有结肠的炎症,还有MMR(错配修复基因)缺失的病人等,我们建议早一点做筛查。这样有利于早发现、早治疗,那么五年生存率也会相应提高。”李进教授表示。 未做靶点检测,不要盲目使用靶向药物 据《内科学年鉴2022》(Ann Transl Med 2022)最新数据,当前RAS基因检测率仅为41.4%②,随之带来的,便是精准治疗的低应用率——《中国中晚期结直肠癌患者诊疗现状调查》中期数据显示,中国结直肠癌患者靶向药的使用率不超过40%③。 李进教授称,随着诊疗水平的进步以及靶向药物、免疫治疗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结直肠癌患者跨越了5年生存期,实现了更长的生存获益。而实现精准诊疗的前提是通过基因检测精准捕捉到患者癌症靶点信息。想用靶向治疗,必须首先通过基因检测确定自身肿瘤的“靶标”,对“靶”用药。对于有明确靶点的药物,须遵循靶点检测后方可使用的原则,不得在未做相关检查的情况下盲目用药。 据李进教授介绍,在中晚期/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52.98%的RAS基因状态都是野生型,对于这部分患者而言,已有临床研究证明能够通过特定的靶向药物(如抗EGFR单抗)治疗实现生存获益,改善预后②。 “肿瘤诊治强调‘精准治疗’,而基因检测为转移性结直肠癌的精准治疗奠定了基础。根据基因的突变状态,可以帮助医生制定最合适的治疗及用药方案,从而给结直肠癌患者带来更多的生存获益,规范化的基因检测过程和报告至关重要。”李进教授说道。 “我们在TAILOR研究中,通过RAS检测把能够从中获益的病人挑选出来再进行治疗,观察到了令人欣喜的结果,再一次佐证了患者分层和疗效的关系。”李进教授表示。“由此可见,基因检测反而可以减少浪费,因为有些病人可能本身就不适合某类靶向药物。通过基因检测,在精准诊断的基础上让适合的病人用上该用的药,才能够让更多人获益。” 11月25日,第二届默克精准联盟峰会举办,默克与8家基因测序和伴随诊断公司基于TAILOR研究达成深度合作,持续拓展这一全球首个由中国研究者开展的、使用NGS进行患者筛选入组的转移性结直肠癌大型、多中心III期抗EGFR研究的潜力,助力全球首批全RAS(NRAS+KRAS)西妥昔单抗伴随诊断试剂盒的诞生。 “精准诊疗的发展需要有一个生态圈,需要有行业各方的努力,需要大家一起朝前走。各方都打通,整个行业才能进入良性的进步。心有所持,方能笃定前行。”默克中国医药健康肿瘤事业部负责人袁泽之表示,“2020年精准联盟峰会成立至今,默克不断加深与基因检测上下游、医院、学协会多方的合作。在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欣喜地看到我国结直肠癌精准诊疗的进程不断向前发展,这也将为患者带去实质性的获益。” 参考资料:①https://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populations/160-china-fact-sheets.pdf②Zhang X, et al.Utilization of genetic biomarkers testing and its associated factors in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in China: a nationwide multicenter […]

玉米
可避免近50%结直肠镜检查浪费!中国结直肠癌风险分层模型可有效提升结直肠镜检查效率

可避免近50%结直肠镜检查浪费!中国结直肠癌风险分层模型可有效提升结直肠镜检查效率

结直肠镜检查是结直肠癌诊断的金标准,但是中国结直肠镜资源有效,另一方面,中国有限的结直肠镜检查资源在很多时候被结直肠癌低风险人群使用,由于没有较好的结直肠癌分层筛查,导致结直肠癌的结直肠镜检测效率低的同时还浪费结直肠癌检查资源,而且会加大人群的经济负担。 近期在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y杂志上刊登的由中国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联盟(GECA)和第二军医大学以及海军医科大学长海医院主导的新研究有望改变这一现状。这项新研究通过在中国175个中心推行的全国结直肠息肉护理计划(NCPC),确认了基于粪便免疫化学试验(FIT)的结直肠瘤变(Colorectal neoplasia,CN)风险分层模型的有效性,这将有效推动结直肠癌的风险分级,并提高结直肠镜资源的利用率。 注释:CN:结直肠瘤变(Colorectal neoplasia);ACN:进展型结直肠瘤变(Advanced colorectal neoplasia);CRC:结直肠癌(Colorectal cancer)。 在这项大型的、全国性的、多中心的前瞻性研究中,共计有10164名参与者登记并参与研究。 在本次研究中,根据单变量分析确认了11个潜在的风险因素,其中8个风险因素被最终确认为NCPC评分的独立预测因素,它们分别为性别、年龄、体重指数、吸烟、饮酒、糖尿病、结直肠癌一级亲属以及既往结直肠镜检查阴性史。 全国175个参与NCPC的研究中心在全国的分布情况 在确认了风险因素后,研究人员根据结直肠肿瘤的平均患病率,通过NCPC评分将参与者分为3个群体,分别为低风险、中风险和高风险群体,其中的中风险和高风险人群被认为推荐接受结直肠镜检查的人群。 另外,结合FIT检测结果来看,与FIT检测阴性的个体相比,FIT检测阳性个体不论PCPC评分如何,结直肠瘤变、进展型结直肠瘤变以及结直肠癌的发生率都要更高。 因此,FIT阳性个体推荐接受结直肠镜检查。 基于风险分层的衍生和验证队列之间的不同结直肠肿瘤的患病率比较. 此项基于大规模的中国人群的研究结果显示: 与其他亚洲人群结直肠癌分层模型相比,NCPC的评分对结直肠瘤变、进展型结直肠瘤变以及结直肠癌展示了最佳的辨别能力:NCPC评分可以识别70.7%的结直肠瘤变、77.7%的进展型结直肠瘤变以及78.7%的结直肠癌,从而可以分别减少29.2%结直肠瘤变、35.5%进展型结直肠瘤变和36.4%结直肠癌的结直肠镜检查; 而在推荐接受结直肠镜检查人群中,NCPC评分可以识别73.%的结直肠瘤变、82.6%的进展型结直肠瘤变以及93.6%的结直肠癌。 而对于年轻群体来说,只有25.6%的年轻个体被推荐接受结直肠镜检查——由于近些年来早发性结直肠癌的发病率不断升高,因此这一风险分层有望更好地指导年轻群体的结直肠镜筛查。 通过NCPC评分以及风险分层模型指导结直肠镜检查可以有效降低结直肠镜检查的负担 研究人员表示,对于中国人群来说,通过将FIT检测结果和NCPC评分结合组成的结直肠肿瘤风险分层模型被证实可以有效地分辨高危结直肠癌人群,从而有效提高结直肠癌筛查的效率。这一结直肠癌风险分层模型可以节省将近50%的结直肠镜检查,同时对不同阶段的结直肠癌发展有着较高的高灵敏度,这将有效提升中国的结直肠镜的筛查效率并提升结直肠癌的筛查范围。 参考资料: Zhao, S., Wang, S., Pan, P. et al. FIT-based risk-stratification model effectively screens colorectal neoplasia and early-onset colorectal cancer in Chinese population: a nationwide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study. J Hematol […]

玉米
2022年21款抗癌创新药盘点 推荐收藏

2022年21款抗癌创新药盘点 推荐收藏

2022年21款抗肿瘤创新药国内获批上市!   2022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于11月5-12日在北京召开。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22年10月,有21个抗肿瘤创新药首次在中国获批上市,涵盖肺癌、乳腺癌、甲状腺癌、胰腺癌、白血病、淋巴瘤等不同癌种。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针对21款获批上市的抗肿瘤药进行了梳理。   远大医药:钇[90Y]微球注射液 适应症:结直肠癌肝转移     2022年2月,远大医药宣布钇[90Y]微球注射液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经标准治疗失败的、不可手术切除的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钇[90Y]微球注射液液是一款针对肝脏恶性肿瘤的靶向内放射核素产品。   基石药业/施维雅:艾伏尼布片 适应症:急性髓系白血病(AML)   今年2月,基石药业宣布艾伏尼布在中国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携带IDH1易感突变的成人复发或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艾伏尼布是一种强效、高选择性口服的“first-in-class”IDH1抑制剂,该药最初由Agios Pharmaceuticals开发,施维雅(SERVIER)通过收购Agios公司肿瘤业务获得了该产品的权益。   复宏汉霖:斯鲁利单抗 适应症:MSI-H实体瘤、非小细胞肺癌   2022年3月,复宏汉霖宣布PD-1抑制剂斯鲁利单抗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的成人晚期实体瘤经治患者。今年10月,该药在中国获批第二项适应症,联合卡铂和白蛋白紫杉醇用于一线治不可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   武田:布格替尼片 适应症:非小细胞肺癌   2022年3月,武田(Takeda)宣布布格替尼片在中国获批,单药用于治疗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NSCLC患者。布格替尼片是一款新一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它的设计有针对性地靶向和抑制ALK融合蛋白。     礼来/信达生物:雷莫西尤单抗 适应症:胃癌,肝细胞癌   2022年3月,礼来(Eli Lilly and Company)宣布雷莫西尤单抗在中国获批,用于晚期胃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治疗。10月8日,该药又在中国获批肝细胞癌新适应症。雷莫西尤单抗可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2(VEGFR-2)特异性结合,高效阻断VEGF-A与VEGFR-2的结合,亦能够抑制VEGF-C及VEGF-D与VEGFR-2的结合。   石药集团/Verastem Oncology:度维利塞胶囊 适应症:滤泡性淋巴瘤(r/rFL) 2022年3月,石药集团宣布,其抗癌新药度维利塞胶囊在我国获批上市,用于治疗以往至少经过两次系统性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滤泡性淋巴瘤成年患者。度维利塞是Verastem Oncology开发的一款创新PI3K-δ和PI3K-γ口服双重抑制剂,石药集团拥有其在中国的独家权益。   辉瑞:洛拉替尼片 适应症:非小细胞肺癌   2022年4月,辉瑞(Pfizer)宣布洛拉替尼片在中国获批上市,单药适用于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洛拉替尼是一款第三代ALK抑制剂。   施维雅:盐酸伊立替康脂质体注射液 适应症:胰腺癌   2022年4月,施维雅公司宣布其伊立替康脂质体注射液获得中国国家药监局(NMPA)批准,与5-氟尿嘧啶(5-FU)和亚叶酸(LV)联合用于治疗接受吉西他滨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伊立替康脂质体注射液是一种拓扑异构酶抑制剂。   信达生物/Incyte公司:佩米替尼 适应症:胆管癌   2022年4月,由Incyte公司和信达生物共同开发的创新药佩米替尼片获得NMP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FGFR2融合或重排的胆管癌。佩米替尼是一种针对FGFR亚型1/2/3的强效选择性口服小分子抑制剂,可通过阻断肿瘤细胞中FGFR介导的信号通路来阻止癌细胞生长和扩散。 […]

玉米
图文详解:结直肠癌TNM分期 推荐收藏

图文详解:结直肠癌TNM分期 推荐收藏

肿瘤分期是临床诊断和治疗的依据,目前常用的方法为TNM分期。 第八版的更新再次强调了结直肠癌生物学信息和基因检测的重要性。 1 T、N、M定义 T:代表原发肿瘤的情况 Tx:原发肿瘤无法评价 T0:无原发肿瘤证据 Tis:原位癌,黏膜内癌(肿瘤侵犯黏膜固有层但未突破黏膜肌层) T1:肿瘤侵犯黏膜下层(肿瘤侵犯黏膜下层但未累及固有肌层) T2:肿瘤侵犯固有肌层 T3:肿瘤穿透固有肌层到达结直肠旁组织 T4:肿瘤侵犯腹膜脏层或侵犯或粘连于临近器官或结构 T4a:肿瘤穿透脏层腹膜(包括肉眼可见的肿瘤部位肠穿孔,以及肿瘤透过炎症区域持续浸润到达脏层腹膜表面) T4b:肿瘤直接侵犯或附着于邻近器官或结构 N:代表区域淋巴结 Nx:区域淋巴结无法评价 N0:无区域淋巴结转移 N1:有1-3枚区域淋巴结转移(淋巴结中的肿瘤直径≥0.2mm),或无区域淋巴结转移、但存在任意数目的肿瘤结节(tumor deposit,TD) N1a:有1枚区域淋巴结转移 N1b:有2-3枚区域淋巴结转移 N1c:无区域淋巴结转移,但浆膜下、肠系膜内、或无腹膜覆盖的结肠/直肠周围组织内有肿瘤结节 N2:有4枚及以上区域淋巴结转移 N2a:有4-6枚区域淋巴结转移 N2b:有≥7枚区域淋巴结转移 M:代表远处转移,表示肿瘤扩散到其他部位 Mx:远处转移无法评价 M0:影像学检查无远处转移,即远隔部位和器官无转移肿瘤存在的证据(该分类不应该由病理医师来判定) M1:存在一个或多个远隔部位、器官或腹膜的转移 M1a:远处转移局限于单个远离部位或器官,但没有腹膜转移 M1b:远处转移分布于两个及以上的远离部位或器官,无腹膜转移M1c:腹膜转移,伴或不伴有其他部位或器官转移 M1C:腹膜转移有或没有其他器官转移 1 Tis 包括肿瘤细胞局限于腺体基底膜(上皮内)或黏膜固有层(黏膜内),未穿过黏膜肌层到达黏膜下层。   2 T4b T4b的直接侵犯包括穿透浆膜侵犯其他肠段,并得到镜下诊断的证实(如盲肠癌侵犯乙状结肠),或者位于腹膜后或腹膜下肠管的肿瘤,穿破肠壁固有基层后直接侵犯其他的脏器或结构,例如降结肠后壁的肿瘤侵犯左肾或侧腹壁,或者中下段直肠癌侵犯前列腺、精囊腺、宫颈或阴道。 肉眼观察到肿瘤与邻近器官或结构粘连分期为cT4b,若显微镜下该粘连处未见肿瘤存在分期为pT3。 3 TD 淋巴结有转移时,肿瘤种植的结节数目不纳入淋巴结计数,单独列出。 4 V和L亚分期 用于表明是否存在血管和淋巴(LV1),而PN1则用以表示神经浸润。 5 前缀 cTNM代表临床分期,pTNM代表病理分期。两者都用来帮助制定治疗计划。由于病理分期是由术中取得的肿瘤组织确定的,因此病理分期可以比临床分期更好的指导手术后下一步的治疗方案(随访或化疗或放化疗等),也能更准确的预测病人的预后。 前缀y用于接受新辅助治疗后的肿瘤分期(如ypTNM),病理学完全缓解的患者分期为ypT0N0cM0,可能类似于0期或1期。前缀r用于经治疗获得一段无瘤间期后复发的患者(rTNM)。 2 结直肠癌分期图谱 8th VS 7th AJCC第8版结直肠癌分期 UICC/AJCC颁布了第 […]

玉米
血清白蛋白降低的严重程度分级,治疗策略和常见误区

血清白蛋白降低的严重程度分级,治疗策略和常见误区

血清白蛋白下降在临床很常见,不仅是肿瘤患者,非常多的急慢性疾病患者都可以出现。本文主要介绍该指标降低的相关知识。 PART 01 什么是血清白蛋白? 当我们去医院抽血化验肝功时,化验结果中会看到总蛋白和白蛋白这两个指标,总蛋白指的是血清中所有的蛋白含量,白蛋白是人体循环血中最丰富的血清蛋白,占据了总蛋白的大约一半,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血清白蛋白由肝脏的肝细胞合成并分泌入血液,有多种重要的功能,最重要的是维持血管内胶体渗透压,防止渗入血管外组织,还可以反应患者的营养状态和所患疾病的严重程度,并且可以携带多种内源性和外源性复合物、结合钙离子、维护酸碱平衡等作用(这些不理解没关系,知道肝脏合成,防止液体渗出到血管外,反应疾病的严重程度即可)。 简单的解释:如果血清白蛋白明显下降,经常会出现全身水肿,双下肢严重,如下图所示,一例典型的血清白蛋白下降导致的下肢可凹性水肿。 其次,很多急慢性疾病,心脏病、肝病、肾病、肿瘤、感染性疾病、营养不良的患者都可以出现血清白蛋白下降,并且,血清白蛋白下降越严重,经常反应这些疾病的严重程度,比如感染越重、肝病越重、肿瘤越严重,血清白蛋白降低的越明显。 所以,这是重要的参考指标,因为血清白蛋白越低,经常意味着患者的疾病越严重和营养状态越差,因此血清白蛋白降低的患者,经常合并伴有乏力、食欲差、消瘦、水肿等症状,也会明显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 PART 02 血清白蛋白下降的严重程度分级 人体的绝大多数指标异常都可以通过CTCAE 分级(Common Terminology Criteria for Adverse Events,常见不良反应术语评定标准),这是目前最通用和权威的区分指标异常严重程度的分级标准。 血清白蛋白下降通常称为低白蛋白血症,也可以按照严重程度进行CTCAE分级,如下所示(来自CTCAE 5.0): 1级 2级 3级 4级 ALB (白蛋白) <正常下限-30g/L 30g/L-20g/L <20g/L 白蛋白显著下降导致出现威胁生命的后果,需要紧急治疗 注:成年人的血清白蛋白的正常范围通常是35-50g/L(不同医院的结果可能不同)。 这样,当血清白蛋白下降时,医生和患者就可以很轻松的判断出严重程度。通常是,1级最轻;2级有些风险,需要干预,但风险很低;3级和4级风险明显升高,需要积极治疗。 PART 03 血清白蛋白下降的治疗策略 1、寻找和去除病因 找到导致白蛋白下降的根本原因并解决,才是最重要的方式。 血清白蛋白下降,无非是两种原因:肝脏合成的白蛋白减少和丢失过多。例如,肾病综合征就可以导致从尿液丢失大量白蛋白引起严重下降,胃肠道感染或大手术后、烧伤等情况,都可导致丢失的明显增加。这些疾病都可能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法,当原发病变好转后,白蛋白的下降也可以得到纠正。 恶性肿瘤患者经常出现血清白蛋白下降,很重要的原因是营养不良导致,因为长时间进食差,经受手术、放化疗、靶向或免疫治疗带来的毒性,就会导致食欲差和摄入营养不足,有时合并感染更会加重。    临床也有一些特殊情况,病因是无法去除的。比如接近终末期的肝癌或肝转移癌病灶巨大,破坏肝脏引起肝脏衰竭,肝细胞的合成能力越来越差,那白蛋白下降就难以好转。 2、恢复血清白蛋白的措施 (1) 静脉输注人血白蛋白 常见有两种做法: 第一种:按照国家的报销标准来输注 国家制定的输人血白蛋白的报销指征有多种,不光是抢救和重症,在北京,恶性胸腹水患者在白蛋白<30g/L,或者普通患者白蛋白<25g/L,就可以报销使用3天的静脉白蛋白。这个指征进行干预其实完全来的及。也就是,低一些可以不用静脉白蛋白,低的多了,国家是会给患者报销使用,这就不会成为负担。  国家的报销指征是合理的,30-35g/L的白蛋白1级下降非常多见,通常并不需要输注人血白蛋白。假如1级下降就要求输注和报销人血白蛋白,那给医保的压力实在太大,按照医学诊疗常规也不需要。 这种情况适合于大多数低白蛋白血症的患者。 第二种:更积极的静脉输注人血白蛋白 有些患者经济条件好,白蛋白略下降就想自费输注提高,这当然也可以。 另外,就是有些特殊状态需要考虑积极输注白蛋白,比如接受大手术后患者,低白蛋白血症影响伤口愈合,就可以依据医生的建议尽早干预。 (2)充足的热量摄入、优质蛋白饮食和良好的睡眠 只依靠间断输人血白蛋白是不行的,这只是临时的应急。最终除了找到原发病进行治疗,还要积极的想办法让肝脏多合成白蛋白,从而让白蛋白上升,这是最重要的方法。 充足的热量摄入:肝细胞的工作需要能量,如果进食不好,强烈推荐肠内营养制剂,比如瑞能或安素等,这些在过去的饮食篇里写过。 优质蛋白饮食:优质蛋白消化后形成的氨基酸,是合成白蛋白的原料。 […]

玉米
细胞的自述:人类,你们好!我是怎样一步步疯狂生长的!

细胞的自述:人类,你们好!我是怎样一步步疯狂生长的!

我就是传说中的癌细胞 虽然你们都不喜欢我 一直想消灭我 但,我还是想说说 我是怎么进阶成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可怕角色的 本文专家: 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癌症早诊早治办公室主任 陈万青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 尤长宣 本文来源:生命时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玉米
这类患者凭啥免疫治疗「药到病除」,病理缓解率99%?这个指标至关重要!

这类患者凭啥免疫治疗「药到病除」,病理缓解率99%?这个指标至关重要!

病理缓解率99%,95%的患者残留活肿瘤少于10%,67%的患者病理完全缓解,中位随访13个月0复发。 这串惊人的数据在今年的ESMO年会上引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它来自O药联合伊匹单抗新辅助治疗非转移性dMMR结肠癌的NICHE-2研究: 仅仅2剂O药和1剂伊匹单抗,就让107位参与研究的患者中,106人病理缓解,另外1人的残余活肿瘤也减少了40%,只是没有达到50%的缓解标准。   错配修复缺陷(dMMR)结直肠癌大约占全部结直肠癌的10%。相比于错配修复正常(MMR)结直肠癌,dMMR结直肠癌对结直肠癌化疗中常用的5-氟尿嘧啶敏感性较差,生存期较短。但也正因为dMMR结直肠癌中的错配修复缺陷,它对免疫治疗十分敏感。 在今年6月的ASCO年会上,免疫治疗药物dostarlimab就凭借治疗dMMR直肠癌大出了一把风头,12位dMMR局部晚期直肠癌患者仅接受dostarlimab的治疗,无需手术,也无需放化疗,就全部获得了完全缓解,数据截止时也无人复发。参考文章:抗癌新范式: 打半年PD-1, 癌细胞消失, 有效率100%, 手术都省了 当时的一个采访中,研究负责人Diaz博士曾透露,他们选择dostarlimab的原因并非这个药物疗效比别的PD-1好,只是其它的PD-1生产商都觉得他们的研究计划过于冒险不同意赞助。那么别的PD-1是否也能达到类似的疗效呢? 今年ESMO大会上的NICHE-2研究正是一项新辅助免疫治疗结肠癌的研究。试验设计上,NICHE-2相比之前dostarlimab的研究确实略显保守,所有患者最终都接受了手术。但也正因如此,让我们可以获得病理缓解率的数据。 NICHE-2一共纳入了112名非转移性dMMR结肠癌患者,89%属于III期,77%是高危III期。每位患者要先接受1剂伊匹单抗和2剂O药的新辅助治疗,然后在6个月内接受手术。最终,有107名患者遵循了研究规定的治疗方案,并被纳入分析。 根据对手术切除的肿瘤标本的分析,这107位患者中,106人(99%)的残余活肿瘤低于50%,达到病理缓解,102人(95%)的残余活肿瘤低于10%,达到主要病理缓解,72人(67%)完全没有残余活肿瘤,达到病理完全缓解。另外一位没有病理缓解的患者,残余活肿瘤也减少了40%。 到数据截止时,这些患者已经中位随访了13个月,没有一人肿瘤复发,最长一位已持续缓解了57个月。 安全性上,O药+伊匹的组合表现也十分良好,只有3位患者出现了3~4级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3位患者推迟了手术。 利兹大学的Jenny Seligmann博士评论到:“这些数据有可能改变现有的治疗实践。NICHE-2研究进一步强调,对于dMMR早期结肠癌患者,未来的治疗方案几乎肯定会是免疫治疗而非化疗,它也为一些dMMR早期结肠癌患者提供了非手术治疗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ytimes.com/2022/06/05/health/rectal-cancer-checkpoint-inhibitor.html  

小D
多药联合,狂轰滥炸:抗癌新风尚,真管用么?

多药联合,狂轰滥炸:抗癌新风尚,真管用么?

随着靶向药、PD-1、免疫细胞治疗等新型抗癌药物的不断上市,同时联合越来越精准和高效的局部治疗(微创手术、立体定向放疗等),晚期实体瘤患者的生存期越来越长,甚至让一小部分原本认为没有治愈可能性的病友获得了远超历史记录的长期生存和临床治愈。 不过这部分幸运儿的比例还是偏低的,绝大多数晚期癌症病友依然面临治疗有效率偏低、药物耐药以及生存期偏短的困境。 为了进一步提高治疗的有效率、延长患者生存期,除了不断研发新药、新技术,还有一个古老的思路就是在患者副作用能耐受的前提下,尝试多药联合治疗——“双拳难敌四手,乱拳打死老师傅”。 双药联合,三药联合,四药联合,甚至近期开始出现令人恐怖的5药联合方案。 近日,《柳叶刀.肿瘤学》公布了一项前瞻性多中心2期临床试验的结果,探索在体力体能评分尚可的初治的晚期肠癌患者中,对比4药联合方案(贝伐+奥沙利铂+5-Fu+伊立替康)和5药联合方案(PD-L1抗体T药+贝伐+奥沙利铂+5-Fu+伊立替康)的疗效。这个临床试验的结果一经公布,就在学术界激起了广泛的讨论。 首先,大家纷纷感叹这个5药联合方案“过于凶残”:晚期肠癌一线治疗常用的3种化疗药全上(一般是5-Fu+奥沙利铂或者伊立替康二选一),靶向药选了贝伐,免疫治疗用了PD-L1抗体,也就是说把目前最常用的三大类抗癌治疗(免疫治疗、靶向治疗、化疗)都涵盖了,且化疗把肠癌最常用的3个药一起都用了,的确是堪称王炸、狂轰滥炸组合。那么,这么一个5药联合方案,疗效如何? 从2018年11月30日到2020年2月26日,意大利的22家癌症中心一共入组了218名晚期肠癌患者,2:1随机分组,145人接受了“五药联合方案”,73人接受了“四药联合方案”,中位随访19.9个月,两组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成时间为13.1个月和11.5个月,疾病进展风险下降了31%。 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中位延长1.6个月,疾病进展风险下降31%,代价自然是副作用的增加。中性粒细胞减少发生率从36%提高到42%,腹泻发生率从13%提高到15%,“五药联合组”有2人(1%)死于不良反应(1个是心梗,1个是肺出血),对照组未出现副作用导致的患者死亡。 总体而言,PD-L1抗体加入以后,“五药联合方案”副作用轻微增加,尚属于可控范围。至于是否愿意冒险尝试这样一个全新的“狠毒”方案,病友心中自有一杆秤。 无独有偶,晚期肾癌里,目前公认的一线治疗,主要是两大流派:双免疫治疗(PD-1抗体+CTLA-4抗体)和免疫靶向治疗(PD-1抗体+抗血管生成为主的TKI药物),这两种治疗相比于传统的TKI药物单药或者PD-1抗体单药,都可以改善疗效,而且初步数据显示两大思路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相当。 正在学术界为到底是免疫联合免疫更好,还是免疫联合靶向更好,争论不休的时候,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王炸方案出现了,“免疫+免疫+靶向药”,目前已有的药物都组合在一起(干嘛要比来比去谁更好,直接都要了),PD-1抗体O药+CTLA-4抗体Y药+抗血管生成TKI类药物卡博替尼(也就是业内大名鼎鼎的XL184),三药联合。 用这样一个“三药联合方案”对比既往的双免疫治疗,3期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中期分析的结果显示:可以显著延长患者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成期,使得疾病进展或者死亡的风险再下降27%。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简单把现有药物相加在一起组成狂轰滥炸方案的临床试验都获得了成功。应该说成功是少数,失败是更多数。 比如局部晚期头颈部鳞癌里,相比于传统的同步放化疗,加上PD-L1抗体avelumab并未改善疗效;比如局限期小细胞肺癌里,相比于传统的同步放化疗,加上PD-1抗体O药,甚至是加上PD-1抗体O药再加上CTLA-4抗体Y药,均未能改善疗效……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 因此,不要简单地认为把目前已有的各种药物或者治疗方案一股脑全部联合在一起,就一定可以获得更好的疗效,还是要一事一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谨遵医嘱为宜。 参考文献: [1]. Antoniotti C, Rossini D, Pietrantonio F, et al. Upfront FOLFOXIRI plus bevacizumab with or without atezolizumab in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tezoTRIBE):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randomised, controlled,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022 Jul;23(7):876-887 […]

小D
一家人中有8位癌症患者,癌症遗传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一家人中有8位癌症患者,癌症遗传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近日,一则“家中8人患癌二胎妈妈也查出癌症”的消息登上热搜。 据浙江省肿瘤医院微信公众号刊文,36岁的朱女士刚刚生下二胎宝宝,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她偶然发现,一直定期观察的“甲状腺结节”突然变大,出于对疾病的敏感性,她立即到医院做检查。 果然不出所料,在进一步检查中她被确诊为甲状腺未分化癌,这是甲状腺癌中危险性极高、预后较差的一种。 一家人中,有8位癌症患者 令人惊讶的是,连同朱女士,她的家族中共有8位癌症患者。朱女士的父亲、哥哥、两位姑姑、叔叔、堂哥、堂弟都有癌症病史: 父亲胃癌、肾癌、肺癌、结肠癌病史; 哥哥淋巴瘤病史; 两位姑姑乳腺癌病史; 一位叔叔肝癌病史; 一位堂哥肺癌病史; 一位堂弟肺癌病史。 朱女士第一时间来到浙江省肿瘤医院,她不仅想确诊自己的病症,还想弄清楚家族癌症高发背后的原因。 浙江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医生苏丹在全面评估了解她的病史和家系肿瘤史后,已经推断这一家极可能患的是一种罕见遗传肿瘤综合征——李法美尼综合征(Li-Fraumeni综合征),详细的分子病理检测证明了她的判断。 苏丹医生解释,TP53基因突变导致的Li-Fraumeni综合征在遗传性肿瘤中比较少见,发病率通常为1/20000,它有一些特性:发病患者年纪比较轻、可发生多种不同系统肿瘤而形成肿瘤谱。 苏丹医生表示,“这8人患的都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肿瘤综合征。此外家族中其他10位直系亲属也做了相应位点的检测,发现了几位致病基因的携带者,意味着他们今后患者的风险明显增高。”① 李蔚海 摄 癌症遗传的概率有多大? 目前,人类对癌症的发生机制尚不完全了解,很多癌症的病因还不明确,但有些癌症已被证明具有明显遗传倾向。 1. 乳腺癌:女儿风险高2~3倍 河南省肿瘤医院乳腺科主任医师陈秀春2020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研究发现,在乳腺癌患者中,20%~25%具有家族聚集性,其中55%~60%属于遗传性乳腺癌,其占乳腺癌总体的5%~10%。 乳腺癌有遗传倾向,一般来说,母亲得乳腺癌,女儿得乳腺癌概率要比其他女性高出2~3倍。临床建议高危人群应定期自查,每年到医院进行一次体检,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② 2. 卵巢癌:遗传多由基因突变引起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妇科主任医师吴小华2020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这类卵巢癌的主要特征就是家族聚集发病,而导致遗传性卵巢癌综合征的“真凶”则为BRCA1/2基因突变。 BRCA1/2这两种基因是“抑制”细胞癌变的重要基因,一旦发生突变,“抑制”癌变的阀门就被打开,进而导致较高的癌变风险。 研究表明,超90%的遗传性卵巢癌由BRCA1/2基因突变引起。对于有卵巢癌或乳腺癌家族史的女性,建议通过基因检测或有效的遗传咨询,确认有BRCA1/2基因突变的人群经专业医生评估可进行预防性切除,以避免罹患卵巢癌或乳腺癌的风险。② 3. 肝癌:子女是一级预防对象 河南省肿瘤医院肝胆胰外科副主任医师王谦2020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如果父母被查出肝癌,子女是一级预防对象,因为乙型肝炎病毒的垂直传播,易造成肝癌的家族聚集倾向。特别是携带乙肝病毒的母亲,其后代发生肝癌概率较高。 肝癌主要和感染相关。比如说一个家庭中,有一人得了乙肝或丙肝,其他家族成员就容易被感染,而肝癌的高危人群是慢性病毒性肝炎和各种原因导致的肝硬化患者。但是,患有肝炎的患者只要及时控制,积极治疗肝炎,阻断其发展进程,有助于避免肝癌的发生。 如果家中有肝炎患者,要定期接种疫苗,同时建议采用分餐制,避免家中餐具交叉使用,降低肝炎的传染。家有肝癌患者,其子女无论身体好坏都要进行全面的肝脏检查,如肝功能全项、B超等。② 4. 鼻咽癌:有明显家族遗传倾向性 杭州市肿瘤医院肿瘤放疗科主任医师邓清华2020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同一家族里同时有几个人患上鼻咽癌,分析原因,遗传是基础,是不可忽视的因素。研究发现,有鼻咽癌家族病史的人,患病概率比正常人要高20~40倍。 常规体检中有个项目是检查鼻子,很多人觉得不做也没关系,其实这可以筛查鼻咽癌。如果鼻咽肿瘤的位置不是特别隐蔽,有经验的五官科医生在检查时,基本上可以看到病变。目前临床上的EB病毒检测,也是鼻咽癌重要的辅助诊断手段。如果家族中有人曾经得过鼻咽癌,建议大家到医院做个鼻腔镜和EB病毒检测。② 5. 甲状腺癌:有一定遗传倾向 原空军总医院肿瘤医院院长夏廷毅2011年在健康时报刊文指出,甲状腺癌有一定遗传倾向,直系亲属中若有甲状腺癌患者,家族中其他成员应被列为高危人群,早到医院进行筛查,如果病情需要还可在B超引导下进行细针穿刺活检。③ 6. 肠癌:有家族性特点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结直肠外科主任王锡山2021年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表示,结直肠癌发病确实有家族性特点。临床上也会见到父母及兄弟姐妹都患癌的情况。其中遗传性结直肠癌的发生率大约是5%。 有一种家族遗传性腺瘤病性结直肠癌,主要是因为一种叫APC的抑癌基因发生了突变,肠道会长许多息肉,患者到了三四十岁后,即使没有不良生活习惯,基本上都避免不了患结直肠癌;还有一种是非息肉性的家族遗传性结肠癌,没有临床标志,发病前看不出是非遗传性的结肠癌还是遗传性的结肠癌,根据家系调查来看,每一代中都有人发病,跟核酸修复基因的失活有关。④ 7. 胃癌:有家庭聚集现象 湖南省肿瘤医院肿瘤防治办公室主任廖先珍2019年在健康时报刊文介绍,遗传性弥漫性胃癌综合征(HDGC)是第一种被识别出的遗传性胃癌。 胃癌的家族聚集现象是由于编码E-钙黏蛋白的CDH1基因发生突变所致,其以常染色体显性方式遗传。平均发病年龄在38岁,男性患弥漫性胃癌的风险约为67%,女性约为83%,患者多伴有胃外肿瘤。⑤ 8.胰腺癌:有早现遗传现象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胰腺肝胆外科主任医师虞先濬2017年在健康时报刊文表示,在临床上,胰腺癌可根据遗传背景分为两种,一种是家族聚集性,一种是散发性。而家族性胰腺癌是已经确定的遗传肿瘤综合征,约占所有胰腺癌的3%左右,其存在早现遗传现象,即在越是年轻的一代,其发病年龄越早,症状越重,预后越差。 对于家族性胰腺癌的临床诊断标准,大多数专家将其定义为在一个家族不存在其他恶性遗传性肿瘤的情况下,出现2个或者2个以上的家族成员发生有病理依据的胰腺癌。⑥ 最后,癌症确实是具有一定的遗传性和家族聚集性,这主要是由于致癌基因的遗传和家族成员相似的生活习惯导致。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要对此现象有所警觉,发觉家族中此情况的一定要足够重视,做好癌症的预防和筛查工作,争取将癌症扼杀在摇篮中。

半夏
从6毫米的小息肉,发展成肠癌,需要几年?

从6毫米的小息肉,发展成肠癌,需要几年?

46岁的刘先生,体检发现数个肠息肉,其中一个大的约有6mm大小,当时因为清肠药的原因没有切除。 医生嘱咐要择期切掉并定期复查;由于也没有什么症状,刘先生慢慢就忘掉了。 前段时间,他偶然看到一篇文章,说肠息肉可能会癌变,于是才想起来要复查,就预约了肠镜,结果就发现了一个高度怀疑癌变的肠息肉,而他平时没有任何症状(下图),后病理证实为:绒毛状腺瘤,伴高级别上皮内瘤变(早癌)。 图1肠息肉 实际上,像刘先生这样的情况,在临床十分常见,几乎上每天都有发现。 这个早癌,其实在一年前还是一个很乖的息肉,如果当初就做一次肠镜切掉它,就没有癌变的机会了。 我们很多人在做肠镜时候,都可能发现有肠息肉,有的医生说不用切掉?有的医生说要格杀勿论,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先说说什么是息肉? 息肉的“息”,其实就是多余的意思,就是肠道内表面黏膜上多出来的赘生物。其实是大肠黏膜表面的一个“肉疙瘩”。 准确一点说,大肠息肉泛指肠黏膜表面向肠腔突出的隆起性病变,是一种常见病,而其中70%以上为腺瘤性息肉。 医学界早已有明确的定论:80%-95%的大肠癌(包括直肠癌、结肠癌),是由大肠腺瘤性息肉演变而来的。 图2 肠息肉 但也不是所有的肠息肉都会癌变。 我们大体可以把肠息肉分为两大类:肿瘤性息肉、非肿瘤性息肉。 肿瘤性息肉,主要指腺瘤性息肉和息肉病,在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终于有一天会癌变; 管状腺瘤的癌变率<5%; 管状绒毛状腺瘤癌变率为23%; 而绒毛状腺瘤的癌变率高达30%~70%; 家族性息肉病更为邪恶,40岁前的癌变率几乎100%。 而非肿瘤性息肉(主要是炎性息肉、增生性息肉、幼年性息肉等),一般不会癌变;但也不是100%不会癌变,如果这种息肉长得比较大、时间比较久,也有变成肿瘤性息肉的可能。 那到底切不切呢? 大肠息肉基本没有任何症状,因此,我们只有通过做胃肠镜,才能知道有没有长息肉。 在肠镜下,它就是一个凸出肠壁的“肉疙瘩”,医生很难判断它的性质是肿瘤性的还是非肿瘤性的,只有做病理分析才能明确到底是好还是坏。 实际上,对于较小的、数目也比较少的,在做肠镜检查时候,一般都会顺便切除,格杀勿论。 然后,还会留取一点点组织,去做病理分析。知道性质之后,我们才能确定是否需要复查,复查的时间间隔是多久等等。 对于一些大的、数目多的,为了保险起见,都要先做病理,然后再选择合适的切除方式。 一般医生都会这样建议: 第一,如果是炎症性息肉等所谓“好的”息肉,也可以不处理,进行药物治疗,炎症好了大部分会自行消除;但实际上,我认为还是在检查时候顺便切掉为好。 第二,如果是腺瘤性息肉,按照大小和病人情况,都需要择期内镜下切除。 择期就是不要拖延1年、2年,有空时候去安排切除就行了;千万不能把它忘了! 第三,如果息肉有癌变可能或者已经癌变,那就需要马上治疗,不要拖延!具体能肠镜下切除还是外科手术切除需要医生评估。 图3 肠息肉 是不是每个人都长有肠息肉? 也不是。 肠息肉的高发年龄是50岁以后,但三十几岁的人也有不少人长的有,尤其是有家族史的,或者是家族性遗传性息肉病的人。 我们昨天(2020.8.5)做了22个肠镜,发现10个患者有息肉,息肉发生率超过45%,偶尔某天可能一半还要多! 据统计,35-49岁,检出率为10%-30%;超过50岁的人群中,检出率可达30%-67%。 也就是说,超过50岁,几乎一半的人都长有这个定时炸弹。 肠息肉要演变为肠癌,需要5-15年的时间,平均需要10年左右。 55岁以后是结直肠癌的高发年龄段,因此我们必须要在它癌变之前切掉它。那就是40岁之前做一次肠镜检查; 对于有消化道肿瘤家族史、肥胖、久坐、爱吃烧烤、烟酒嗜好等的高危人群,更要提前到30岁左右,做第一次肠镜检查。 这个时候,它往往还是一个良性的息肉,在肠镜下就可以轻松干掉。 图4 肠息肉 因此,我们建议,你如果35-40岁,还没有做过肠镜的话,请尽快做一次吧,不管有没有症状! 复查也很重要 发现肠息肉切掉后,也并非万事大吉了,原因在于: 1、由于一次肠镜,由于多种原因(比如肠道准备不好、医师经验、设备等的影响等),可能会有一些小的“漏网之鱼”; 2、喜欢长息肉的人还会再次长出来; 3、由于上次切除不彻底,留有残基,有可能“枯树发新芽”。 因此,切除后,要遵医嘱进行定期复查。 具体如何复查,要遵循您的医生的建议,也可参照下表:(点击可看大图) 表1 […]

半夏
抗癌新范式:打半年PD-1,癌细胞消失,有效率100%,手术都省了

抗癌新范式:打半年PD-1,癌细胞消失,有效率100%,手术都省了

以前,我们认为手术是治疗肿瘤的最好方式,刀起瘤落,彻底治愈,挨一刀也值了。   现在,这个观念可能要变了:有些药物的效果可能不亚于手术,连刀都不需要开了。   在今年的ASCO年会上MSKCC的Andrea Cercek博士分享的一项研究[1],无需手术,也不用放化疗,单凭免疫治疗药物dostarlimab就让全部12位局部晚期直肠癌患者完全缓解。 数据截止时,这12位患者均没有复发或进展,其中4人已持续临床完全缓解超过1年,最长一人已持续25个月。该研究同期发表在顶级医学期刊NEJM上[2]。 该研究的另一位领导者Luis A. Diaz也表示:“这是癌症史上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   Cercek博士(左) 局部晚期直肠癌的治疗一直以手术和放化疗为主,生存率并不低,3年无病生存率可以达到77%[3]。但直肠癌的手术对患者日后的生活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肿瘤位置较低的患者,常常要切除肛门,以后只能依靠腹壁造口排便,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近些年来,对局部晚期直肠癌非手术治疗的探索逐步增多,仅使用新辅助放化疗就可以达到77%的3年无病生存率和58%的三年器官保留率[4]。但在直肠癌中,大约有5%~10%存在错配修复缺陷,对标准化疗反应不佳,而对免疫治疗较为敏感。这些患者使用新辅助免疫治疗能否有更好的效果?     Cercek博士等人一共招募了16位错配修复缺陷的II期或III期直肠腺癌患者,中位年龄54岁,62%是女性,15人有局部的淋巴结转移。按照计划,这些患者要先接受6个月共9个周期的dostarlimab治疗,而后进行标准的放化疗和手术。 数据截止时,中位随访了12个月。其中12位患者已完成6个月的dostarlimab治疗,全部获得临床完全缓解,无论是核磁、PET、肠镜、指检还是活检,各种检查方法都无法发现残余的肿瘤。目前,已有4位患者在dostarlimab治疗后持续完全缓解超过1年,最长一位已持续完全缓解25个月。   一位患者在基线、3个月和6个月时的内镜、MRI和PET图像 由于疗效过好,医生认为他们无需接受进一步的治疗,12位患者中无人进行试验计划中的放化疗和手术,也因此无法获得病理缓解率的数据。 安全性上,dostarlimab的表现也十分优秀。全部16位患者中无人发生3级或以上的不良反应。常见的1级或2级不良反应包括皮疹或皮炎(31%)、瘙痒(25%)、疲劳(25%)和恶心(19%),1名患者出现甲状腺功能的异常。 Dana-Farber癌症中心的Kimmie Ng博士对这一研究评论道:“6个月的dostarlimab新辅助治疗对于II/III期错配修复缺陷的直肠癌患者来说是一种有前途的新疗法。我们还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来获得无病生存期和总生存期数据,并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   如今,PD-1药物已经成为癌症治疗中的常用药,价格也屡屡下调,不再高不可攀。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癌症无需开刀,仅用免疫治疗就可治愈。     参考文献: [1].https://meetings.asco.org/abstracts-presentations/213772 [2].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201445 [3].Bahadoer R R, Dijkstra E A, van Etten B, et al. Short-course radiotherapy followed by chemotherapy before total mesorectal excision (TME) versus preoperative chemoradiotherapy, […]

小D
为什么著名影星安吉莉娜∙朱莉要做两次癌症预防性手术?

为什么著名影星安吉莉娜∙朱莉要做两次癌症预防性手术?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比如自己患了癌症,会不会遗传给子女,需不需让他们做肿瘤的遗传基因检测?还有些年轻人会很纠结这个问题:父亲或母亲罹患了癌症,甚至其他家人也有癌症,很担心自己会有遗传的基因突变导致癌症,询问是否需要进行基因检测? 今天就来讲讲这个问题。实际上绝大部分情况下都不需要进行遗传基因检测,因为基本都不符合,只有极少数特殊的情况才需要进行。携带先天遗传的致癌基因突变的患者的比例是很低的,大多数情况下都低于1%,即使是最常见的遗传的MMR基因突变(称为林奇综合征,可导致肠癌),也仅仅占所有肠癌的3%,因此不用过多担心。     先讲一个特殊情况的例子:安吉莉娜∙朱莉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小部分人,可以说是很不幸,一出生就注定有非常高的概率会罹患恶性肿瘤。安吉莉娜∙朱莉(Angelina Jolie)就是其中一位,作为《古墓丽影》等多部著名电影的主演,她在国内和国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女演员。 2013年,安吉莉娜∙朱莉在当时身体健康,没有罹患任何癌症和癌前病变的情况下,在医生的建议下果断地做了双侧乳腺预防性切除(保留乳头),之后在2015年,又接受了卵巢预防性切除术。(这件事曾经在国内外引起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这个决定其实很不容易,放在任何一位健康女性身上都会犹豫不决甚至放弃手术。为什么安吉莉娜∙朱莉能够接受并做出这些决定呢? 这需要从她的家人讲起,非常不幸,安吉莉娜∙朱莉的3位至亲都因罹患恶性肿瘤而死亡,一位亲姨患乳腺癌,祖母患有卵巢癌,她的母亲同时患有乳腺癌和卵巢癌。 这并不是巧合,而是因为家族的女性成员出生就携带了一个叫做BRCA1的遗传基因致病突变。数据显示,当女性存在该基因突变时,乳腺癌的终身患病风险在40-85%,卵巢癌的终身患病风险达到40-60%。很不幸,经过检测,确认安吉莉娜∙朱莉从母亲遗传了致病的BRCA1基因突变,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很高,因此进行了两次预防性手术。 除了BRCA1基因,还有很多致癌的遗传基因突变,会导致携带者的癌症发病率显著升高。比如携带胚系CDH1致癌基因突变的人,容易患胃癌和特殊乳腺癌,分别是遗传性弥漫性胃癌(占比大约1-3%)和乳腺小叶癌。数据显示:携带该突变的男性终生患遗传性弥漫性胃癌的风险为70%,携带该突变的女性终生患遗的遗传性弥漫性胃癌的风险为56%,患乳腺小叶癌的风险为42%。再比如携带遗传的MMR基因致癌基因突变的人,也称为林奇综合征,一生之中罹患肠癌的概率可能高达80%,罹患子宫内膜癌的可能高达60%,除此之外,林奇综合征的人患有胃癌、胰腺癌、卵巢癌、胆管癌等肿瘤的风险也会升高,但幅度很小。 携带这些致癌的基因突变的人,从出生之后,无论怎么注意生活方式:健康饮食、积极锻炼、戒烟戒酒、良好体重等等,他们罹患恶性肿瘤的风险也远比那些长期吸烟和嗜酒的人要更高的多。当然,这些人其实更要注意生活方式,并不是说自己的基因不好,先天患癌的风险高就可以放任自由,毕竟还有机会不罹患癌症。更何况,如果再加上各种不良恶习,癌症的风险只会更高,并且更快出现。 但是,大家也别害怕,就像文章开始所说,这种携带先天的致癌基因突变的概率很低,比如BRCA1致病的胚系突变的比例低于1%,携带MMR基因的林奇综合征最为常见,也只有3%,并不高。(并且注意,即使父母携带这种突变,未必会传给子女,通常只有50%的概率) 因为比例非常低,通常来说,我们不用过于焦虑和担心。即使现在癌症的发病率相当高,大多数癌症的遗传性较低,而不属于这种携带先天的致癌基因突变的情况。但是,当碰见安吉丽娜∙朱莉这种情况,就需要去核实是否是存在这种先天的致癌基因突变。   那么,什么时候要高度怀疑存在遗传致癌基因突变,并建议去做肿瘤的遗传基因检测呢? 这通常由医生评估,主要参考三个方面的因素: (1)一级亲属(指的父母和亲兄弟姐妹)或比较近的亲属中罹患癌症的人数越多,风险越高。 (2)亲属罹患癌症的发病年龄 通常来说,亲属罹患癌症时的发病年龄越小,遗传的风险越高。比如一位年轻人的父亲患有肠癌,70岁时患肠癌的遗传风险,要明显低于40岁时患肠癌。所以,越年轻时患癌,属于该类型的风险越高。 (3)亲属罹患癌症的类型 前面已经讲过,携带致癌基因突变的肿瘤类型其实不多,最常见的是林奇综合征。如果亲属罹患的癌症类型属于结肠癌、子宫内膜癌、卵巢癌、乳腺癌、胃癌之类,风险就越高。反之,其它类型的风险就相对低。   如何监测一个人是否携带遗传的致癌基因突变? 家庭里出现罹患多位恶性肿瘤,且发病年龄轻,又偏向于肠癌、子宫内膜癌、胃癌、卵巢癌这类风险高的情况时,可以考虑检测。找基因公司抽取外周血即可,大约花费数千元就可以做一个遗传基因检测,看是否携带罕见的致癌基因突变。(建议找知名的大公司,以保证结果的可靠性)   如果确实存在遗传的致癌基因突变怎么办? 即使知道自己携带,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基因,能做的就两件事: (1)更早和更频繁的筛查相关肿瘤 比如安吉丽娜.朱莉,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很高,如果不进行切除,那么就需要经常做相关的肿瘤筛查:乳腺B超和卵巢B超,早发现早治疗。这是最常用的方式。 (2)考虑预防性切除 这么做的患者比例通常比较低。比如携带CDH1致癌基因突变的患者容易罹患胃癌,就可以考虑预防性切除全胃。安吉丽娜∙朱莉预防性切除了双侧乳腺和卵巢,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总结 当家人患癌时,别过度恐慌,通常遗传的风险很小。如果真的亲属中有多位癌症患者并怀疑存在遗传的致癌基因突变,可以抽外周血进行肿瘤遗传基因检测,并采取相应的预防和处理措施。此外,无论先天基因如何,一定要注意后天的防癌,既往文章曾经写过,要尽量避免接触致癌因素。

半夏
2022版CSCO结直肠癌诊疗指南更新,袁瑛教授带你一文理清!

2022版CSCO结直肠癌诊疗指南更新,袁瑛教授带你一文理清!

2022年4月23-24日,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大会于线上召开。来自全国各肿瘤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交流学术研究成果,讨论行业发展动向,见证多部指南更新。结直肠癌指南也不例外,在23日的会场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袁瑛教授和大家分享了结直肠癌诊疗指南中晚期结直肠癌部分的更新要点。鉴于此,“医学界”特邀袁瑛教授针对本次指南更新进行深入解读并发表自己的专业见解。 与时俱进,指南更新助力临床实际应用 1.结肠癌/直肠癌的诊断 更新点:“(肠镜确诊者)的分期诊断”I级推荐由去年的“胸部/腹部/盆腔增强CT”修订为“胸部平扫或增强CT及腹部/盆腔增强CT”。 2.结肠癌术后辅助治疗 更新点1:对于“II期低危(T3N0M0,dMMR)”增加说明为“T3N0M0,dMMR无论是否伴有高危因素。” 袁瑛教授指出:“既往的指南中这部分患者术后建议为“观察”,在实际的临床工作中,许多医生对同时存在较多临床高危因素的低危II期患者仍然存在治疗方面的疑惑,如存在脉管侵犯、淋巴结清扫数目不足12枚等,是否仍建议观察随访?因此我们在指南中进行了补充,低危II期结直肠癌患者无论是否伴有临床高危因素,均建议随访。” 更新点2:注释中的“高危II期(除T4)”修订为“高危II期”,建议所有高危II期患者可考虑3个月的CAPEOX方案辅助化疗。 袁瑛教授谈道:“2022版指南指出,所有高危II期的患者与低危III期的患者均可采用3个月的CAPEOX辅助化疗,为许多患者避免了6个月的辅助治疗,对于实际的临床应用具有较大的价值。” 3.转移性结直肠癌的免疫治疗 更新点1:姑息治疗组一线方案中针对帕博利珠单抗增加注释,说明该药在中国已获得适应证。 更新点2:姑息治疗组二线、三线方案中针对“MSI-H/dMMR,一线未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患者II级推荐中增加“PD-L1抑制剂”,修订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抑制剂),并且在注释中加以说明。 袁瑛教授指出:“目前临床医生可及的PD-1/PD-L1抑制剂已经不下10种,在诸多免疫治疗药物中,指南优先推荐了国内已经获批的帕博利珠单抗、纳武利尤单抗、恩沃利单抗,以及在指南修订期间获批的斯鲁利单抗以及替雷利珠单抗。” 4.肠癌术后随访 更新点:增加注释“近期有研究显示,动态ctDNA监测有助于提前预警术后复发转移,但其是否应该被常规用于术后随访并指导治疗仍存在争议”。 袁瑛教授分享道:“ctDNA是近些年来肿瘤领域探索的热点之一,经过专家的讨论,一致认为ctDNA检测对于结直肠癌患者的术后复发转移具有一定的预警作用,但是目前ctDNA对于随访以及指导后续治疗方案选择等方面的价值仍旧不明,后续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探索。” 砥砺前行,呋喹替尼晚期结直肠癌三线标准治疗地位稳固 谈及晚期结直肠癌的三线治疗,袁瑛教授分享道:“往年几乎每一年的《CSCO结直肠癌指南》更新都会在晚期结直肠癌的三线治疗部分新增药物推荐,2018年新增了瑞戈非尼,2019年呋喹替尼获得了指南推荐,2020年增加了曲氟尿苷替匹嘧啶(TAS-102),2021年新增了TAS-102联合贝伐珠单抗等。因此,近几年三线治疗的选择得到了极大的丰富,针对不同的患者我们更应该按照患者的个人情况进行个体化的选择和推荐。 呋喹替尼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小分子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在FRESCO III期随机双盲多中心的国内研究中[1],纳入了既往至少二线化疗进展的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分为呋喹替尼组或安慰剂组。既往报道显示,呋喹替尼组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总生存期(OS),中位OS较安慰剂组显著延长了2.7个月(9.3 vs 6.6个月,p<0.001)。呋喹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较安慰剂组延长了一倍(3.7 vs 1.8个月,p<0.001)。基于该研究数据,呋喹替尼于2018年9月在国内获批。 在目前临床的实际应用中,呋喹替尼也展现出了良好的安全性,因此呋喹替尼单药已经成为国内晚期结直肠癌三线的常规推荐方案。 在2021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发表了一项李进教授牵头的呋喹替尼联合PD-1抑制剂信迪利单抗治疗晚期结直肠癌的Ib期研究的初步结果。该研究入组的患者既往曾接受至少二线治疗,该研究结果显示,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ORR)为27.3%,疾病控制率(DCR)为95.5%,疗效令人满意。 在晚期结直肠癌尤其是伴有肺转移的患者的三线治疗中,若患者无免疫治疗禁忌症,会考虑采用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单抗的治疗方案。” 专家简介   袁瑛 教授 浙医二院肿瘤内科主任,肿瘤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教育部恶性肿瘤预警与干预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实用肿瘤杂志》常务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委、遗传学组组长 中国抗癌协会家族遗传性肿瘤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协会(CSCO)理事 CSCO结直肠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胃癌专家委员会常委 CSCO胰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结直肠肿瘤遗传专委会主任委员 浙江省医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 浙江省医学会精准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浙江省抗癌协会肿瘤转移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浙江省抗癌协会肿瘤内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参考文献: [1] Jin Li, Shukui Qin, Rui-Hua Xu, […]

半夏
坐得久也会得肠癌?世卫组织指出最新内容......

坐得久也会得肠癌?世卫组织指出最新内容……

近日,“久坐已被世卫列为肠癌高危因素”登上了微博热搜,吓得小编是一激灵,赶紧从懒人椅上站了起来,点进去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图1 微博截图   小编注意到,引发这个热搜的是一段源自央视的视频,下面我们首先来回顾下这个引起热搜的视频内容。  视频1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刘教授其实是将久坐和缺少运动放在了一起,列为肠癌的一项高危因素,并对其可能的致病机制进行了解析,其致病的主要机制为久坐或缺少运动时,患者的肠道会趋于静止,蠕动减少,这样就不利于粪便的形成和排出,从而增加了粪便中有毒物质和肠道黏膜的相互作用时间,从而增加了肠癌的风险。不过既然此次热搜中提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我们接下来就来看看,WHO是怎么阐述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WHO如何定义久坐? 通常我们认为久坐就是长时间坐着,那这个所谓的长时间,究竟有没有一个标准呢?   搜索后发现,各个国家对久坐的界定也是差异很大,如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将久坐定义为每天8~12小时以上坐着不动,美国糖尿病学会2016版的指南中建议所有人应避免持续坐着90分钟以上。WHO在2020年11月25日时,就已经发布了《关于身体活动和久坐行为指南》(以下称为指南),在指南中,WHO明确了久坐的定义。 指南中指出:久坐行为是指清醒状态下长时间坐着,斜躺或躺着的低能量[≤1.5METs(梅脱)]消耗行为,这里敲重点了,WHO的定义中,更强调了低能量消耗,久坐不仅仅限于“坐”,只要是清醒状态下的低能量消耗,斜躺,躺着也算。这就是说,躺着刷手机也是啊!!!!   不过遗憾的是,在此次指南中,WHO并没有对久坐中的“久”进行明确的定义。 那么1.5METs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MET是指相对于安静休息时运动的能量代谢水平,1METs相当于每分钟每公斤体重消耗3.5ml的氧,或每公斤体重每分钟消耗1.05千卡能量的活动强度。≥6METs为高强度活动,3~5.9METs为中等强度活动,1.6~2.9METs为低强度活动,1.0~1.5METs为静态行为活动。   由此可以看到,久坐概念中的≤1.5METs是属于静态行为活动,这个范围内的活动其实很多,如:躺着看电视,坐着打游戏、坐着看电视,写作、打字、阅读,坐公共汽车、私家车,站着给人打电话等,怎么样,有没有被点名? 久坐会增加肠癌的风险,依据是什么? WHO指出,对于成年人(18岁以上)而言,久坐行为可增加肠癌的风险(图2)。 图2 WHO指南原文 下面我们分别针对上图中的三个关于肠癌的引文分别进行探索。第一个引文是一项荟萃分析(1),此分析共纳入了38项研究(队列研究17项,病例对照研究21项),其中有6项研究是针对久坐行为的,这6项研究的荟萃分析结果提示,与久坐时间短的人群相比,久坐时间长的人群结肠癌风险会增加(RR=1.44,95%CI:1.28-1.62),但是直肠癌的风险不会增加(RR=1.02,95%CI:0.82-1.28)。 图3 论文截图   第二个引文也是一项荟萃分析(2),此分析共纳入了64项研究(观察性研究32项,横断面研究17项,病例对照研究10项,纵贯研究5项),分别对体力活动和久坐行为这两项因素和结直肠肿瘤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荟萃分析,其中有3项研究涉及到了久坐行为,针对这三项研究的荟萃分析结果显示,久坐行为(最长时间vs最短时间)可增加晚期结直肠肿瘤的风险。 图4论文截图   第三个引文是《2018美国身体活动指南科学证据报告》(3),报告中指出了中度至剧烈的体力活动可以降低罹患乳腺癌和结肠癌的风险,并将这一保护作用扩大到了膀胱癌、子宫内膜癌、食道癌、肾癌、肺癌和胃癌。 成年人该如何改善?WHO这样建议 WHO建议对于所有的成年人(18-64岁),都应限制久坐的时间,而将这部分时间用来进行各种强度(包括轻微强度)的身体活动。运动的时间为每周至少150~300分钟的中等强度或75~150分钟的高强度有氧活动;或者等量的中等强度和剧烈强度组合运动。此外,如果成年人每周增加至少有2天进行中等或更高强度的肌肉训练或将运动时间延长,则会获得额外的健康收益。 图5 WHO建议   WHO在指南中也建议:为了帮助减少过多久坐行为对健康的不利影响,成年人进行中等到剧烈强度身体活动应力求超过建议水平。这也就是说,为了身体健康,我们的运动时长应该大于上面提到的时长,默默对照下,看自己达标了吗? 最后来个温馨提醒: 放下手机,站起来走走吧! 参考文献: [1]Mahmood S,MacInnis RJ,English DR,Karahalios A,Lynch BM.Domain-specific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behaviour in relation […]

半夏
【白茶有约】第5期 双亲先后患病  如何从惊恐到理性

【白茶有约】第5期 双亲先后患病 如何从惊恐到理性

来自生命的力量,来自心灵的觉醒。 【白茶有约】——力量觉醒 interview 第5期     双亲患癌,我要的是他活着 如何从惊恐到淡定 Impression 她   咚友“哈哈哈_753”是一位独生女,也是一对双胞胎幼儿妈妈。父母先后发现患肠Ca。从开始的害怕、伤心到现在的淡定,她是怎么想的呢? 妈妈2019年正月十五发现,有点担心爸爸,不料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爸爸于2020年9月查出肠Ca晚期,且没有手术机会。爸爸是聋哑人,她和母亲亦母女亦朋友。以前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对她来说只是一首歌,自从这一场经历,她也当了妈妈之后,每次给孩子唱这首歌都会哭,希望父母能健健康康的。   我们聊一聊 基础信息    Info 肠Ca   手术  晚期 化疗  奥沙利铂  卡培他滨     爱必妥     放疗   贝伐    氟尿嘧啶    副作用 Q 白茶:爸爸妈妈是怎样的人? 哈哈哈_753:妈妈性格还好,不紧不慢。爸爸很倔。犟的时候,把自己锁医院厕所,医生护士都出动了。当时是嫌打氟尿嘧啶副作用大。因为上次出院,医生说不打了,医生说这个效果不错,这次再打吧。 Q 白茶:妈妈发现时是什么情况呢? 哈哈哈_753:2019年我怀孕了,怀上三个月的时候查出是双胞胎,妈妈说她要去查查身体好给我看孩子,因为一直肚子疼,并且当妇科病治疗了几个月,没什么效果,我们就去了当地的人民医院。人家医生连头都没抬,开了一张胃镜检查单,但是我觉得疼的部位应该最好再加上肠镜,于是我们就离开了人民医院去了中医医院。中医院的主任摸了摸说感觉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但是做个胃肠镜看看放心。当时病理由家属去送,我看着化验单上写了个结肠ca,我在想难道还有结肠钙这个说法吗?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子,我记着在英文单词中,癌症好像是ca开头。我又上网查了查,确实如此,我在窗子那哭了一会儿,多么希望这个检查结果是错误的。我和妈妈亦母女亦朋友,感情很深。我擦干了眼泪,打开摄像头,看了看自己看不出哭的样子,然后回肠镜处接我的妈妈,我的妈妈还在麻药的作用中,迷迷糊糊的也没问我为什么去了那么久,后来很快就确定了是结肠癌。 Q 白茶:爸爸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哈哈哈_753:有过妈妈的经历,加上爸爸之前的一些症状,我就很担心。2020年,爸爸阑尾炎手术之后大便一直不正常,我说一定要去医院查体。我爸非要听我大姑说10月份再去。后来拍了一次全家福,其实是为了我的爷爷奶奶拍的,他们都90了,我看着照片上的爸爸,像僵尸一样,我觉得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让他们抓紧去医院查,最后查出了直肠癌晚期,并且无法手术,转移到了腹膜!(温馨提示:家属也需要做防癌筛查,定期体检) Q 白茶:爸爸妈妈的治疗过程可以介绍一下吗? 哈哈哈_753:妈妈查出来后就是各种查体,好在没有扩散。我们找了北京的专家来做的手术。手术的前一天是正月十五。那一天也是我的生日,我挺着肚子从医院走回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去的,一路上很多人们在放烟花庆祝十五,大家都在团圆的日子,自己的妈妈却查出这个结果,感觉心都要碎了。回家之后我也咽不下饭去,但是我告诉自己,肚子里有两个宝宝,一定为了他们也要把饭咽下去。那时候真的是味同嚼蜡,长这么大终于知道嚼蜡是什么感觉了,真的没有一点味道,感觉好多的渣子。后来总是动不动的哭,又觉得对两个孩子不好,再笑一笑,我感觉那段时间自己就像神经病一样。后来妈妈手术做完了,计划6次的化疗,但是打了4次,因为白细胞的各种原因就不能再继续打下去了。 因为我怀孕,爸爸又是聋哑人,很多带放射性的检查,以及拿报告都是临床的帮忙。我突然早产了,孩子只有2.3斤,坐月子的时候,我婆婆说她的羊生小羊了,她要照顾羊,于是妈妈要照顾我的月子。她打了奥沙利博,虽然戴着手套,但有时候从冰箱拿鸡啊鱼啊,太冷了也会像过电一样。 爸爸自从2020年9月查出后,打过爱必妥,放疗,现在在打贝伐、氟尿嘧啶。爸爸用氟尿嘧啶遇到的副作用有白细胞低,肚子疼,头疼,拉肚子,拉裤子好多次了,要不就拉不出来,肾水肿,生殖器也肿,血压高,恶心,呕吐,心脏难受(这就是爸爸把自己锁在厕所的原因!) Q 白茶:您觉得爸爸妈妈平时生活方式上有没有值得改变的地方? 哈哈哈_753:之前爸爸妈妈给个人老板打工,下班比较晚,就晚餐这顿在家吃,吃的比较多,吃完不运动,上班也坐着。现在饮食上注意了,吃的没那么晚了,我妈运动运动,我爸还是照样不动。(无奈) Q 白茶:您在这过程中遇到什么难点?是如何克服的? 哈哈哈_753:爸爸化疗有副作用,过几个月后爷爷奶奶就嫌副作用大,不让打了,让找个中医。他俩做主做惯了,解释了也不听,又不出门,不与外界交流,天天不是给我打电话就是给我妈打电话,说副作用,把我俩烦坏了。本来就很忙,这个病的治疗过程这些副作用又无法避免,真不打了,那不是等死吗?我爸一听不打了,他也很乐意。因为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的病是啥情况,只知道拉不下大便,告诉我打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好,不打了,等拉不下大便再打。我妈就哄着我爸去打,我就来硬的,直接吵吵。以前很顺着爷爷奶奶,现在不管那些了。我要的是他活着!虽然我爸打化疗很难受,但是见了我俩孩子,依然会哄他俩玩,帮我看看孩子。那种情景是珍贵的。(一句我要的是他活着,令人泪目) Q 白茶: 平时如何做到照顾父母和照顾孩子的平衡? […]

半夏
什么药肺、乳、胃、肠四大癌种均能有效呢?

什么药肺、乳、胃、肠四大癌种均能有效呢?

2022年3月21日,第一三共和阿斯利康共同递交Trastuzumab Deruxtecan(Enhertu,DS8201)的临床上市申请。 DS8201是一款靶向HER2的抗体偶联药物(ADC),采用第一三共专有的DXd ADC技术设计。由HER2单抗通过稳定的四肽可裂解连接子连接于拓扑异构酶I抑制剂有效载荷(依沙替康衍生物)。兼顾靶向治疗的精准与化疗的高效,在各大癌种中均取得很好的疗效,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一下DS8201如何横扫各大癌种的。 乳癌篇 DESTINY-Breast01:保底及入脑能力强悍 乳癌新晋神药 2019年12月21日,基于DESTINY-Breast01研究,FDA正式批准DS-8201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后线治疗。 DESTINY-Breast01是一项单臂、开放标签、全球多中心研究,评估了DS8201(5.4mg/kg)作为单药疗法治疗HER2阳性、不可切除性和/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安全性和有效性。纳入患者已接受过2种或多种HER2靶向方案,治疗转移性疾病的既往疗法中位数为6。 2020SABCS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8日的数据,中位随访20.5个月,37名患者(20.1%)仍在接受治疗。中位DoR为20.8 个月;mPFS为19.4 个月(95%CI,14.1 mo-NE);确认的ORR为61.4%(12个CR),DCR为97.3%(95%CI,93.8-99.1); 12个月OS率为85%(95%CI,79%-90%),在18个月OS率为74%(95%CI,67%-80%)。初步的mOS为24.6 个月(估计为35%的成熟度)。 DS8201的安全性与先前报道的相似。经过9个月的随访,仅报告了3例新的DS8201相关性间质性肺病(ILD)。 DESTINY-Breast03 :DS8201正面BATTLE TDM1,降低复发风险72%! 2022年1月17日,FDA优先审查DS8201的补充生物制剂许可申请,用于治疗先前接受过抗HER2治疗方案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成年患者。 此次认定是基于 DESTINY-Breast03 的3期试验 (NCT03529110) 的结果。DESTINY-Breast03研究是首个头对头对比ADC药物(DS8201和T-DM1)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疗效与安全性的一项多中心、开放性、随机、Ⅲ期临床研究,纳入了先前在晚期或转移性环境中接受过曲妥珠单抗(赫赛汀)和紫杉类治疗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 HER2 阳性乳腺癌患者。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患者被允许具有临床稳定的、经治疗的脑转移。 共有 524 名参与者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 3 周 5.4 mg/kg 的DS8201(n = 261)或每 3 周 3.6 mg/kg 的 T-DM1(n = 263)。他们根据激素受体状态、既往用帕妥珠单抗 (Perjeta) 治疗和内脏疾病史进行分层。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每个 BICR 的 PFS,一个关键的次要终点是总生存期 (OS)。其他次要终点包括每个 BICR 和研究者的客观缓解率 […]

半夏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